疫情加剧澳洲大学生粮食危机,留学生自曝每周只花$30买食物!有人全靠吃泡面维持生计…

当Mia Zentari在墨尔本大学上学时,她经常吃含淀粉和糖的食物来避免饥饿感,尽管她知道这对她没有好处,但她只买得起这类食物。

Zentari女士从未与其他学生或老师谈论过她所经历的这一困难处境。

她说:“这非常让我难为情,尤其是在墨尔本大学这样的学校,你周围许多学生都穿着昂贵的衣服,总是出去玩,家庭背景非常不同。”

现在,Zentari是墨尔本大学人口与全球健康学院(School of Population and Global Health)的一名研究员。去年,她被选为四名学生之一,参与了一个研究维州大学生粮食不足问题的项目,这让她很高兴。

她说:“我真的很高兴看到有人正为此做点什么,有人在谈论这个问题。”

c_pic_164111179796148

Mia Zentari(图片来源:《时代报》)

在维州第一次封锁期间,饥饿的留学生在食品银行外排起了长队,新冠将粮食不足问题推到了前台。

该研究的作者之一、墨尔本大学地理学教授Craig Jeffrey表示,疫情只是加剧了一个本已普遍存在的问题。

他说:“在疫情期间,这对学生来说这个问题更严重了,但这个问题在疫情之前就存在了……所以这个问题不会消失。”

在疫情之前进行的研究估计,30%至40%的澳洲学生经历过粮食不足,这意味着他们无法获得有营养的食物,而这些学生中的大多数表示,他们的学业受到了影响。

Jeffrey教授表示,两个行业内的趋势——留学生数量的增长和大学校园里便宜的补贴食堂的消失——加剧了粮食不足问题。

这项研究还在2020年4月至2021年1月期间采访了50名留学生,这些学生报告称,他们每周的食品预算通常在30到70澳元之间,他们把这些钱花在便宜的包装食品上,包括冷冻披萨、冷冻蔬菜、大米和土豆。

报道称,疫情封锁还导致维州的留学生失去了在零售和招待业的兼职工作,最终导致维州政府和各大学承诺提供数百万澳元的困难援助。

但Jeffrey教授表示,“有学生挨饿”经常被当成一个笑话或陈词滥调,但需要一个更持久的解决方案来解决食品不足问题,包括在校园重建便宜的补贴食堂。

c_pic_164111179746181

留学生Rei Fortes(图片来源:《时代报》)

他说:“如果你回到30年前,会有一个由大学或学生会经营的大学食堂,就在讲堂旁边,为学生提供廉价的食物,但这种体系已经在澳洲的大学里消失了。”“现在是私人供应商,很多学生表示,他们在午饭的时候,买不起售价10澳元的拖鞋面包或12澳元的寿司。”

留学生Rei Fortes去年靠吃袋装的印尼炒泡面维持生计。偶尔,他会用预算购买一些新鲜蔬菜,加到面条中。

Fortes今年毕业于拉筹伯大学的媒体和通信专业,在墨尔本封锁期间没有工作,靠他在菲律宾的父母提供收入支持。

他的父亲也在这场疫情中失去了收入,这意味着他们家已经没有能力给他寄那么多钱了。

Fortes说到:“我得付电费、煤气费、水费以及基本的卫生用品费,所以我不得不认真考虑……我还能剩下多少钱买食物。”

Fortes有时会去食品银行寻求帮助。

他说:“这会让人焦虑,尤其是当你还有大学学业的时候。”“这对留学生的生活方式来说是一种额外的压力,他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的压力。”

去年维州第一次封锁期间,Alex Dekker创办了食品银行Alex Makes Meals。他表示,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每天向留学生分发数千份食物。

有些人已经不再是学生了,但仍然依靠食品银行。

他说:“这场大流行打破了很多人的生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2年1月4日 下午2:20
下一篇 2022年1月4日 下午2:3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