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暴跌!澳洲留学遇冷,都是疫情惹的祸?

前言

国际学生数量或将减半、学生签申请量暴跌八成、未来三年教育产业收入将损失190亿澳元……自2020年3月澳大利亚封锁国境以来,围绕留学产业的都是“下跌”、“减少”、“损失”等不那么美好的字眼。

都是新冠疫情惹的祸吗?

最近,一项由5000名国际学生参与的调查显示,59%的受访人员可能不会建议其他人来澳洲工作或学习,在中国和尼泊尔留学生中,持有这种观点的比例更高,分别达到76%和69%。

作为抗击疫情最成功的发达国家之一,澳大利亚对国际学生的吸引力却正在下降。

为什么?

曾经——连续五年两位数增长

两年前,2019年2月初,当时的联邦教育部长Dan Tehan 意气风发地对媒体表示,他预计澳大利亚在2019年将超过英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最受国际学生欢迎的目的地。

给了他底气的是一系列令人欢欣鼓舞的数据,2017-2018财年,澳大利亚教育出口达到创纪录的339亿澳元,国际学生数量也达到创纪录的69万人次,国际学生的所有支出增长了15.3%。

Image
 图源:THE AUSTRALIAN

在2018-2019财年,教育出口再次打破纪录,达到376亿澳元,相比上一个财年增幅高达15%。

作为仅次于钢铁和煤炭的第三大出口物,2020年以前,澳大利亚教育出口已经连续五年保持两位数增长,留学生人数翻了一番,达到71.2万人,由此衍生的工作岗位多达24万个。

从生源国家来看,中国从2001年开始,已经连续19年成为最大生源国。

据联邦政府2019年底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学年来澳中国留学生人数为22.9万人,其次是印度12.2万人。中国学生贡献了澳大利亚教育出口额的30%以上,被认为是第一大“金主”。

Image
图源:网络

和最大的竞争对手英国相比,在2018年以前,澳大利亚的移民政策相对宽松,本科入学门槛也相对简单,这被认为是澳洲越来越受国际学生青睐的重要原因。

在QS世界大学排行榜中,澳洲有7所大学跻身世界Top100,这自然也吸引了国际学生的目光。

此外,作为澳洲第四大支柱产业,留学产业受到极大的扶持,市场运作较为成熟,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现在 —— 耐心耗尽、幻想破灭

据澳大利亚内政部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3月至8月间,有137471份来自海外的学生签证申请。而在2020年同期,仅有22893份申请,下降了83%。

澳大利亚高等教育研究中心的最新数据表明,边境封锁已导致高校收入骤减70亿澳元,损失1.2万多个工作岗位。

“如果继续实施旅行限制,到2021年7月,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人数将降至29万,比新冠疫情前的数量下降一半多。”

来自维多利亚大学米切尔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的最新报告《新冠病毒与国际学生》(Coronavirus and International Students)显示,截至2020年11月,澳大利亚已经流失了21万国际学生。

申请暴跌!澳洲留学遇冷,都是疫情惹的祸?
 图源:ABC News

毋庸置疑,疫情和边境封锁阻碍了留学生的步伐。

然而,同为留学目的地国,加拿大在2020年10月就对部分得到许可的学生开放边境;英国政府在去年11月份安排了31架次包机,接回7000多名中国留学生;新西兰宣布允许1000名留学生从4月起分阶段返回新西兰。

尽管各个州和领地都在积极运作留学生来澳,但澳洲联邦政府迟迟未有针对留学生来澳的确切计划和时间点。

据SBS报道,澳洲对何时向留学生开放边境一直持模棱两可的态度,导致留学生耐心耗尽,延期的人数在急剧增加,新入学的人数也在急剧下降。

澳大利亚著名教育集团IDP Connect近期的一项调查就表明,由于持续的边境封锁,在1500名已收到澳洲大学offer的学生中,有59%的留学生已考虑改申他国。

Image
图源:网络

除了边境封锁外,因为在疫情期间受到的冷遇也让众多国际学生对澳大利亚幻想破灭。

移民工人公平倡议组织近期发布了一项针对5000多名国际学生的调查,59%的受访者表示未来不太可能推荐澳大利亚作为学习目的地。尤其是在两个主要的市场中,75%的中国学生和69%的尼泊尔学生不太可能推荐澳大利亚。

Image
图源:SBS

中国留学生林宇楠在疫情初期经历了“曲线”返澳的波折,随着疫情升级,他又失去了维持开销的餐厅工作。然而,联邦政府数百亿澳元的紧急刺激计划和福利津贴却并未惠及留学生和其他临时签证持有者。林宇楠在接受ABC采访时对澳洲政府十分失望,认为政府只把他当作“税务居民“,危难关头却不能为他提供任何帮助。

因为疫情失去兼职工作的印度留学生伯吉拿到了大学的经济补贴,但令他沮丧的是,莫里森总理表示澳大利亚“必须将注意力放在自己国民身上”,这让他感到留学生已不被澳大利亚欢迎。

然而,和澳大利亚政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英国和加拿大都对留学生慷慨解囊。比如英国开放了公共资金给一些短期签证持有者,允许部分外国人领取福利;加拿大的紧急补助金计划则囊括了部分符合条件的留学生,同时给从事暑期工的留学生提供工资补贴。

申请暴跌!澳洲留学遇冷,都是疫情惹的祸?
 图源:SBS

澳洲联邦政府曾表示,如果把包括国际学生在内的临时签证持有者也加入到JobKeeper和JobSeeker计划中,将再花费200亿澳元。

“不这样做的代价就是澳大利亚失去了留学胜地的好名声”,悉尼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劳里·伯格(Lauarie Berg)在接受澳媒采访时认为,这是一项短视的经济决定。

一项来自全球教育咨询机构Navitas最新的调查研究报告发现 ,加拿大已成为了后疫情时代国际学生心中“最具吸引力”的留学目的地。在“安全稳定”和“开放欢迎”两个项目中,加拿大分别获得68%和56%的支持率,而澳大利亚的支持率则分别是61%和45%。

申请暴跌!澳洲留学遇冷,都是疫情惹的祸?
图源:Navitas

未来 —— 需五六年恢复元气

实际上,早在新冠疫情爆发前,最大“金主”中国留学生的数量就已经在悄然下降。

根据澳大利亚内政部的数据,在2018-2019财年中,中国学生签证的申请量下降了3.3%。到了2019-2020财年,更是骤降20%。同时,印度生源的跌幅也达到了50%。

申请暴跌!澳洲留学遇冷,都是疫情惹的祸?
 图源:THE PIE NEWS

中国学生为何逐渐“冷落”澳洲?

显然,从2018年开始,越收越紧的技术移民政策是关键因素。独立技术移民签证(189签证)在2018-2019财年迎来巨变,配额从上一个财年的43990个骤减至18652个,导致会计类和工程类的获邀分数站上了90分的超高线,大部分留学生对189签证不再抱有希望。

而政府力推的偏远地区技术移民签证也经历了从489签证到491签证的改革,除了对居住年限有限制外,还为年收入设置了较高的门槛,这使得获取永久居留权之路更为不易。

在去年10月公布的联邦预算案中,2020-2021财年联邦政府移民计划将侧重全球优才和投资移民。虽然总移民配额仍是16万不变,但家庭移民配额增加3万多,意味着技术移民配额将缩减3万多。

不少人认为,当初被移民吸引来澳洲的留学生们或成预算案最大输家之一。在大部分留学移民中介看来,如果联邦政府继续收紧技术移民政策,未来几年留学生的数量都不会出现显著的增长。

Image
图源:网络

此外,中澳关系的恶化也使得中国学生对澳大利亚的兴趣大大降低。中国某留学移民中介透露,自中澳关系恶化以来,许多原本对澳大利亚感兴趣的家庭已经把目光投向了加拿大或英国。国际形势的复杂多变也促使有留学需求的家庭更加谨慎地考量子女的留学计划。

Image
图源:Macrobusiness

在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几个留学热门国家中,澳大利亚的中国学生占比远高于其他四个国家,而中国学生数量的急剧下降,将迫使澳洲大学在未来几年不得不继续经历裁员和减少研究经费的“阵痛”。

全国高等教育工会(National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的专家向澳媒表示,国际教育产业恐怕需要五六年的时间才能逐渐恢复元气。

结语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澳大利亚价值近400亿澳元的留学产业遭受重创,但莫里森政府却似乎一直没有任何有力的举措来助力留学产业的复苏,不仅迟迟未对国际学生开放国门,疫情期间也未给国际学生提供实际的帮助,并且继续收紧技术移民政策。联邦政府真的不在乎这一支柱产业吗?对此,您怎么看?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afndaily的头像afndaily
上一篇 2021年1月17日 下午9:21
下一篇 2021年1月18日 上午8: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澳洲财经新闻 | 澳洲财经见闻 - 用资讯创造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