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前哨!两个工党的胜利!新西兰的“革命小将”;两匹黑马!两场选举引发的思考

10月18日,澳新地区两场重要的选举陆续出结果。

两场选举结果是即在情理之中,又有点出人意外。

在新西兰,现任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和她领导的工党在此次选举中大胜,在120个议席中的绝对多数席位(64席),可以实现单独执政。

根据计票结果显示,阿德恩所在的工党获得超过49.1%的选票,将占据议会120个席位中的64个席位。

这是新西兰工党自1946年以来取得的最好成绩,赢得50年来最大胜利。同时也是自新西兰1996年选举改革(MMP,英语全称是Mixed Member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即“混合成员比例选举制度”)以来,第一次有单个政党占据绝对多数席位。

有别于上一次选举工党需要和绿党以及民粹小党 “新西兰优先 “组建联合政府。这次工党单独执政,政策约束性相对较小。

但是,阿德恩此前已经表示,即便可以独立组阁也不排除会和绿党联手的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新西兰绿党的一位“革命小将”,94年出生,今年才26岁的Chloe Swarbrick。

在本次的选举中,她成功击败了工党的Helen White和国家党的候选对手,成功拿下了奥克兰Central选区。

新西兰绿党议员Chloe Swarbrick  (图片来自网络)

90后的她也是“大麻合法化及管理法案”的发动人。“大麻合法化及管理法案”也是此次公投绑大选的两个公投议题之一。另一个公投议题是“新西兰安乐死法案”。这两个公投议题初步结果将于10月30日公布。

新西兰连任总理阿德恩的部分施政目标  (图片来自:阿德恩 Instagram)

此前总理阿德恩已在其Ins上公布了部分施政目标,包含:

1.     毛利新年Matariki成为公共假期

2.     免费学徒项目

3.     改革资源管理法案

4.     建数万公屋政策

5.     以人为本的疫情经济恢复计划

6.     学校心理健康辅导计划

7.     学校健康午餐计划

8.     应对气候变化

9.     2030年达到100%绿色电能

据笔者观察,此次新西兰大选结果在国人社区内部出现了很多争议及分歧。特别是新的公屋建设计划、大麻合法化公投等。

许多华人社交媒体社群内也出现了许多有趣的PS表情包。

新西兰华人社交媒体社群表情包 (图片来自微信群)

新西兰左翼政府大胜,也引起了澳洲媒体(尤其是右翼媒体)的关注。

例如Sky News的就以“NZ will now fall ‘further and further into China’s orbit’”为题来进行新西兰选后政局分析。

周六,ACT的选举也引人关注。

工党获胜领先,但未达单独执政的门槛。现任首席部长安德鲁·巴尔(Andrew Barr)宣布他领导的工党将继续与绿党组建联合政府。

这是自2001年以来(20多年),工党在ACT继续连续执政。

但值得注意的是,有别于上次选举后绿党在执政联盟里的位置(工党主导)。此次选举后,工党将需要在更多的政策方面与绿党进行更深入的意见交换与协商(尤其是环境保护方面)。

此次ACT选举,最大的输家是自由党(ACT自由党),其在许多传统选区失掉席位。而这部分的席位,很大程度上是由绿党获得。

纵观10月17日澳新两场选举的结果。澳新的绿党都是黑马的角色。这也反映了选民对于环境议题关注度的持续升高。

其实,许多人并不知道,澳大利亚是人均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环保组织的气候模型显示,澳洲正变得更为干燥、更热、更容易发生毁灭性的森林火灾。

为了人类的生存,绿党呼吁澳洲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放弃对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化石能源的依赖,继续增加对风能,太阳能,氢气和水力发电等新能源的投资,达到2050年碳排放为零的目标。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各州政府,代表商业利益的澳大利亚商业委员会 ( Business Council Australia) 和澳大利亚科学院(CSIRO)也支持2050年碳排放为零的立场。

目前,澳洲25%的电力已经来自可再生能源,预计到2023年将增长到34%。

近年来环保议题一直是澳洲选举的一个热门话题。

2019年大选时,时任工党领袖的肖顿也打气候牌,承诺到2030年碳排放在2005年基础上减少45%,再生能源占总能源供给达到50%的目标。

但肖顿当时的气候政策更多的是一种拉选票的表态,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机制加以实施,在制定碳排放价格和设立碳排放市场等关键问题上语焉不详。肖顿当时对澳洲最大的Adani煤矿项目也首鼠两端,既不敢大胆反对又不表示明确支持。

但总的来说,工党对开发煤矿和煤电项目是不支持的,这种态度得罪了澳洲矿业相关工会,工人和矿区当地民众。

2019年大选时,很多传统的工党选区,很多一辈子的工党选民倒戈投票给自由党。工党大选失败后,肖顿下台,阿尔巴内斯接任工党领袖,工党表态放弃大选中提出的2030年减排目标。

阿尔巴内斯当下的应对气候变暖的表态似乎是步肖顿的后尘。阿尔巴内斯并没有提出实现碳排放为零的明确路线图, 他声称在2050年实现零排放目标的情况下,澳洲仍然可以开采和出口动力煤,他认为当前没有必要制定碳排放价格。

阿尔巴内斯的表态迅速遭到澳洲保守势力的反弹。

这些人士认为地球气温变化是自然现象,并非人为所致,绿党的环保立场是杞人忧天,作茧自缚。

其次,他们认为澳洲碳排放总量只占世界的1%,无论澳洲如何努力也改变不了世界碳排放增加的总趋势,环保政策不能对澳洲的经济造成负面影响。

莫里森政府对于气候变暖问题上的压力也异常大。但莫里森必须对一系列的关键问题做出抉择。他必须在推广新能源和使用化石燃料之间找到平衡。

国际上,莫里森一方面受到支持绿色环保的英国首相约翰逊的影响;另一方面,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会牵制莫里森的决策。

如果听信坚持否认气候变化的民粹主义保守势力,莫里森政府会被贴上过于保守的标签,拒绝应对气候变暖可能转化为难以应对的政治压力。而且排斥气候变暖的立场不利于接受和培育新技术,澳洲有可能因此受到国际资本和技术的边缘化。

但另一方面,莫里森政府很难根据科学家现有的对气候变化的预测来建立国家政策。

同时,向环保项目投入巨资具有很大风险。当这些政策引入价格机制,例如碳排放市场和碳排放价格,就必然在国民中产生利益再分配。

自由党联盟目前仍然维护他们的目标,既在2030年将澳大利亚的排放量在2005年的水平上减少26%至28%。这与世界主流意见距离较远。

接下来的两场选举(维州、昆州),我们将继续关注政坛的走势。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