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中介再获$7亿政府补贴赚翻!可怜失业者还是找不到工作

求职者陷入了一个“破碎的系统”中,一方面,职业介绍所额外获得了7亿澳元的政府补贴,但另一方面,失业者还在为找工作而苦恼。

澳洲新闻集团揭发了十大“肥猫”职介所,这些私企从政府补贴中赚得盆满钵盈。

在疫情期间,数亿澳元的额外资金通过Jobactive系统流入职介所,今年,政府对该行业的资助金额将接近20亿澳元。

职介所负责与求职者签约并为他们找到工作,从而获取政府资助,研究组织Per Capita称,在失业率因新冠疫情而激增之前,该行业每年获得约13亿澳元的报酬。

但批评者称,一些私人就业服务机构把赚钱看得比失业者的切身利益更重要:失业者被迫申请不适合自己的工作岗位,以达到领取失业救济金所必须的求职次数要求(每月要申请多达20份工作),而企业主则被资历不足的求职申请淹没,而找不到真正需要的人才。

最近,一位就业顾问转发了一份只有四句话的求职申请,是应征一份零售销售岗位,但申请者是一个“只喜欢关在房间里打游戏的宅男”,他的理想工作是“不需要太多语言交流,因为我在面对面交流中会非常紧张”。

Per Capita执行董事道森(Emma Dawson)认为,这个系统已经崩溃了。

政府Jobactive项目旗下有40多家求职机构,政府资助的支付结构很复杂,目前涉及到每个求职者为期半年的管理费,最高为547澳元,而求职成功的奖励则从400澳元到1.1万澳元不等。

道森说:“职介所只要推送申请并让失业者去填补职缺就能获得奖励——但这不一定是真正适合失业者的工作或者长期职位。这不是在为失业者服务,也不是在为雇主服务,尤其是小企业雇主,也不是在为整个经济服务。”

职介所也会向企业支付雇佣奖励,但澳洲小企业组织委员会(Council of Small Business Organisations Australia)会长斯特朗(Peter Strong)表示,“其中没有多少能到雇主手中”。

斯特朗说,这种模式需要改变,应该由一家公营企业或一个大型承包商来监督,而不是相互竞争的供应商。

“就其本质而言,私营部门要实现利润最大化,”他说,“我们不怪中介机构——是政府给他们的合同。”

澳洲失业工人工会(Australian Unemployed Workers Union)发言人奥康奈尔(Kristin O‘Connell)说:“职介所获得数十亿澳元的奖励,而当前的资助模式鼓励他们让人们继续从事报酬低、不稳定、无保障的短期工作。他们让人们在这个系统中反复经历失业-再就业-失业的轮回。”

求职者对各大职介所的批评声此起彼伏,数百人在网上抱怨,并附上“圈钱”和“浪费纳税人资金”等评论,前雇员则描述了一个“吞噬你灵魂”的恶劣工作环境。

私营公司获得了政府约60%的资助,而非营利组织拿走了剩下的40%,但它们不需要披露利润。

就业部长卡什(Michaelia Cash)说,Jobactive已经帮助超过170万人找到了工作。

职介所如何获取报酬

每名求职者6个月的管理费:25岁以下为547澳元;25岁以上为391澳元。

求职者就业四周的奖励:$400-$2000

求职者就业12周的奖励:$500-$4000

求职者就业26周的奖励:$650-$5000

(奖励依据求职者的评估劣势程度和失业时间而不同)

十大私营职介所「肥猫」

MAX Solutions  12.1亿澳元

Sarina Russo Job Access  6.06亿澳元

APM  4.71亿澳元

Neato Employment Services  2.57亿澳元

Sureway Employment and Training  2.21亿澳元

Serendipity  1.96亿澳元

Atwork Australia  1.36亿澳元

Global Skills  9 130万澳元

MBC Employment Services  9 050万澳元

Peopleplus Enterprises  8400万澳元

文章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