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近200家国际公司在澳避税25亿,澳洲税务局也“束手无策”?

阅读导航

  • 前 言
  • 你可能比企业交税还多
  • 科技巨头的避税大招
  • 隐形的交易品——知识产权
  • ATO如何追缴税款?

前 言

最新的数据显示,仅过去一年,澳大利亚税务局就发现187家公司少交税款25亿澳元。

其中,过半税款,大企业不认账。按照现行的制度,对于这部分有争议的税款,交一半已经是好的了。

另外,前一年的数据显示,跨国企业中多达1/3一分税未交。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多少年过去了,一年到头,结果却发现自己交的税比大企业还多……——这一点都不公平!”

“严厉打击转移利润、逃税漏税……”这个口号喊了这么多年,澳大利亚税务局又取得了哪些成就。

跨国企业真的愿意就此老老实实缴税,他们又是如何做到避税的呢?

1

你可能比企业交税还多

澳大利亚税务局(ATO)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仅过去一年,近200家公司由于错误定价、利润转移被罚补交税款高达25亿澳元。

由于担心越来越多的大公司采取激进的税收结构来避税,ATO一直在利用各种渠道来应对跨国企业的利润转移问题。

最新的数据显示,2020财年,经ATO审计发现,181家公司未正确交税的账单高达25亿澳元。这181家公司涉及资源矿业、电子商务、制药、医疗和科技领域,并且都是大型企业。

ATO副专员丽贝卡(Rebecca Saint)表示,在25亿补交税款中,26个应税单位对其中的大约15亿澳元提出了异议。

丽贝卡表示:“利润转移相关纠纷占大头。”

按照澳大利亚现行法律,当税单有争议时,ATO允许公司至少支付有争议部分的50%,加上未支付的无争议税款。

除了2020财年开出的25亿补交税单之外,上一财政年度仍存在大量未决的税收纠纷。

另外,根据2017/18财年的“税收透明度报告”,跨国大企业中,多达1/3的企业未能缴纳一分钱的税款。

当年的数据显示,在ATO数据涵盖的2214个实体中,其中超过半数是年营收超过1亿澳元的外资企业。但是,在这样一个样本中,710个实体未缴纳一分钱的税。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ATO的调查发现这2214个应税实体本身并不一定是独立的实体,而是一组实体的组成部分。

其中约72%和澳大利亚私人实体和超级富豪控制的组织相关,包括家庭信托等。

税务机构GetUp Campaigns总监埃德·米勒(Ed Miller)说道:“人们已经厌恶了这样丑恶的现实,即一年忙到头,发现自己交的税居然比大企业还多。”

“工资已经停滞不前。在陷入停滞的经济困境中,每天都有人遭遇由此带来的冲击。然而,一些挣得高额利润的大公司却一分税不交,或者象征性的交一丁点,这显然不公平。”

2

科技巨头的避税大招

在澳大利亚开展业务的跨国企业通常有数十亿澳元流向海外子公司,多数情况下通过低税收辖区——新加坡进行。

数千亿澳元的收入通过跨境交易快速进出澳大利亚,尽管大多数是合法的,但ATO也发现那些“经常游走于灰色地带”的公司存在不小的问题。

Saint女士说,在对跨国公司采用激进税收结构进行稽查时,税务局发现了一些问题,这与销售或价值未在澳大利亚记账有关,从而降低了当地税收。

“关联方交易往往是争议的核心领域之一。”

长期以来,Google澳大利亚公司一直声称自己只是促进本土销售的“中介代理商”。

换句话说,即便Google在澳大利亚获得了丰厚的广告收入,但是Google澳大利亚公司只赚取佣金,绝大部分收入流入了新加坡。

这一点可以从Google澳大利亚公司财务账户的描述中获悉:

“因为履约义务规定Google澳大利亚公司是为了促进Google亚太公司和广告客户之间的广告销售,因此,该公司仅获得佣金。

去年12月,谷歌与微软、苹果和Facebook等其他科技巨头一起,与澳大利亚税务局(ATO)进行了和解。

谷歌向审计署支付了近5亿澳元,作为自2008年以来的税务稽查的一部分。

Google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雇用有1,700多名员工,并声称大部分研发工作在美国进行,因此,美国才是其缴税最高的地方。

早些时候,苹果公司著名的“三明治避税法”也非常著名,同时也极具代表性。

事件发生在2018年之前。之所以提到2018年,因为2018年是一个著名的分水岭。

2018年之前,跨国企业通过利润转移来逃税避税的行为在澳大利亚非常猖獗。2018年之后,伴随ATO追缴渠道多样化,这种情况虽然仍然存在,但是较之前要相对好很多。

所谓的三明治避税是指,在两家爱尔兰子公司和一家荷兰子公司之间转移资金,如同带夹心的三明治。

苹果国际销售公司(Apple Sales International,下文简称“ASI”)是苹果在爱尔兰设立的子公司,负责接收除了美国以外地区的所有销售收入,享受爱尔兰12.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

相比起一些“避税天堂”所带来的税务优惠,“12.5%税率”明显相对较高。最终,苹果公司的目的是将大部分国际营业收入转移至一处避税天堂,从而享受更低的税率。

苹果国际运营公司 (Apple Operations International,下文简称“AOI”) 就是苹果在爱尔兰注册的这样一家外国公司,其总部则设立在著名的避税天堂——加勒比群岛。

一头“ASI”负责收钱,另一头“AOI”负责上税,但是苹果是如何将“ASI”的收入以最低价的成本转移到“AOI”的呢?

苹果这道“三明治“的重头戏是在于它的“美味夹心”,即苹果在荷兰设立的第三家子公司——苹果欧洲运营公司(Apple Operations Europe,下文简称“AOE”)。

爱尔兰和荷兰都规定欧盟成员国公司之间的交易,免缴所得税,所以苹果在爱尔兰与荷兰的3家子公司在荷兰都被认定为欧盟的公司,无需缴纳所得税。

3

隐形的交易品——知识产权

ATO税务专员丽贝卡表示,无论是过去一个财年,还是本财年,隐形的交易品——知识产权仍然是跨国企业避税的惯用伎俩,同时也是ATO重点追查的对象。

丽贝卡表示,一些跨国企业明明是在澳大利亚开发了自己的知识产权,但是为了方便进行利润转移,他们会选择在税率低、或者直接免税的辖区进行利润登记。

她说:“在知识产权商业化之前,他们已经将其转移在境外的关联方。”

据其透露,在遭到查处的大型企业中,每家都有某种无形资产,包括商誉、知识产权、专有技术等。

她说:“一些公司会将特许权使用费的成本嵌入成本流中,以避免缴纳30%的预扣税。”

在上述苹果的案例中,苹果美国公司先是将知识产权资产 (即苹果硬件终端和软件所提供的服务) 授权给“AOI”,再由“AOI”将其二次租借给在荷兰的“AOE”,最终由“AOE”再授权租借给“ASI”用于销售。

4

ATO如何追缴税款?

截至目前,澳大利亚共有170多家大型企业签署了ATO的“自愿税收透明法”。但是,仍有很多公司未能提供有关其企业税收事务的详细信息。

在此前工党政府引入的转移定价(transfer pricing)权之后,ATO近些年进行了批量税务稽查。

同时,ATO表示,联盟党政府主导下通过的一些权力,例如“跨国企业反避税法”(MAAL)和“转移利润税(DPT)”对于追缴税款也有帮助。

不过,大多数企业在适用法律生效之前对税收事务进行了重组。

2019财年,包括Facebook和Google在内的44多家公司重组了税收事务-预计这一数字将在2020财年增加。

ATO的另一个主要工具DPT(利润转移税,也称之为“ Google税”)使该机构可以对公司征收全部利润40%的税。

尽管目前未有任何DPT税单,不过丽贝卡表示,ATO正在“积极研究”如何适用这种权利。

从历史上来看,ATO希望通过和解,而非诉讼的方式来解决税务争端。

数据显示,2018-19财年,ATO与98家公司达成和解。和解之前初始税单为35亿澳元,和解后的实缴金额大约为19亿澳元。

丽贝卡说道:““不可能对每个案件都提起诉讼,并且,这也不是对资源的有效利用。”

参考来源: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9-29/multinationals-tax-avoidance-ato-tax-office-disputes/12694162?section=business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