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从幸灾乐祸到见证历史:澳洲有史以来最高罚款,是否由你在买单?

阅读导航

  • 尘埃落定
  • 除非穿雨鞋
  • 好一个硬骨头
  • 老骥伏枥,胡乱发力?
  • 沉默的人
  • 熟悉的配方

1

尘埃落定

昨天,一件轰动澳大利亚金融界的历史性事件终于尘埃落定。

澳大利亚四大银行之一的西太银行(Westpac ASX:WBC)与监管机构AUSTRAC(澳大利亚交易报告分析中心)达成庭外和解,西太银行同意支付13亿澳币罚款,用于平息一场长达10个月的法律诉讼。

随着最后一块拼图的嵌入,这场戏剧化的马拉松式纠纷也终于清晰地呈现在公众眼前。

当然,之所以被称为历史性事件,是因为其涉案金额之巨大、违规次数之多以及涉案人员之复杂。而这些破碎的拼图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与普通的澳大利亚百姓又有什么关联呢?

这一切要从2019年11月20日说起。

当时澳洲股市大盘正在挑战7000点大关,但是一则爆炸性的新闻席卷了整个澳大利亚——全澳第二大银行西太银行涉嫌参与跨国洗钱案,其规模之巨大,违规转账记录居然高达2300万次。

据澳大利亚反洗钱监管机构AUSTRAC调查显示,西太银行在过去5年内由于监管不力,企业文化风气不正、领导班子追名逐利(status, money, power)、对于《反洗钱及反恐法案》(AML/CTF Act)“漠不关心”,终于酿成大祸。

对此,AUSTRAC首席主管妮可·罗思(Nicole Rose)还表示:“西太银行未能将合作银行的转账记录及时递交给AUSTRAC……而结果就是西太银行未能对国际客户(指境外收款及汇款者)的背景进行彻底调查。”

消息一出,西太银行顿时名声扫地,股价应声暴跌8%以上。

更糟糕的不止于此,而是这2300万笔违规转账记录中包括几笔被不法分子用于交易儿童淫秽制品。也正是“儿童淫秽制品”这个词条,让西太银行的丑闻迅速发酵到了金融圈以外。

顿时间,自媒体平台上的业余评论员数量激增,各种怒火中烧的家长一拥而上,网络批斗大会如火如荼。

但是,嗓门儿最大的往往不能代表所有人,因为真正的利益相关人并不会站出来发声,那么沉默的那些人到底是谁?

在铺天盖地的噪音之中,我们不妨冷静地捋清时间线,很多疑问自然会迎刃而解。

2

除非穿雨鞋

仔细回顾西太银行洗钱案始末,有几个细节难免有被媒体夸大的嫌疑:

首先,高达2300万次违规纪录,按次数来计算,当之无愧是澳大利亚建国以来最高违规记录。

但是,按照性质来看,这23,000,000次违规记录是出于同1个系统漏洞(LitePay,跨国小额转账服务),这个漏洞导致违规的转账记录未能被及时报备至监管当局。

这和说一个人一顿饭吃掉7233粒米饭一样(笔者没有数过,如果说少了,请读者再盛一勺补上),难免有些虎头蛇尾的感觉,而事情的本质其实没有因为巨大的数字而变化。

其次,也正是引起社会各界愤慨的一点——“未经报备的转账导致非法资金流入一些东南亚的不法分子手中,用于交易儿童淫秽制品”。

这一个论点同样显得头重脚轻,很难站稳,因为这些参与交易儿童淫秽制品的不法分子大多来自东南亚,而作为资金的终端收款人,这些资金是通过与西太银行合作的东南亚合作银行(corresponding banks)来完成的最终转账。

下一个问题,是谁在用这些钱去参与儿童色情交易?

据《卫报》调查,12名参与者主要包括来自菲律宾的销售者和澳洲境内的消费者。报道指出,AUSTRAC认为西太银行的失职在于,几位已有前科的客户账户在已经出现“规律化的转账记录”时,就应该提早发现并报备。其中6人重复往返菲律宾和澳大利亚之间,直接参与儿童色情交易,更不应该漏网。

那么对于这些指控,西太银行是否有错?

当然有,银行缺乏完善的机制来监测上述2300万次违规转账就是有错,间接助长儿童色情交易更是大错特错。

但是退一步讲,哪家金融企业敢保证所有流水账都是干干净净,常年行走于河边而不湿鞋的呢?

对此,西太银行前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哈泽尔(Brian Hartzer)就表示自己冤得慌,特别是面对AUSTRAC指控自己和董事会对于儿童色情受害者“漠不关心”这一点上,简直暴跳如雷。

这也是故事线里的下一个重要环节——布莱恩·哈泽尔。

3

好一个硬骨头

布莱恩·哈泽尔作为案发时的CEO,对于澳洲监管机构一直不买账,特别是澳大利亚皇家调查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在2017-2019年期间对全澳金融体系进行底朝天的调查时,布莱恩给外界的感觉一直是“人正不怕影子斜”。

相比之下,各大金融机构的CEO和负责人,在面对皇家调查委“拷问”时,无一不坐在听证席上面色蜡黄,低头认罪。

就像许多土生土长的纽约人一样,桀骜不驯的布莱恩不仅“不认罪”,反而还在皇家调查委风头正劲时干了件大事——带领西太银行在法庭上挫败了澳洲证监委(ASIC)。

据调查,澳洲证监委当时以“不负责任贷款行为”起诉西太银行,并表示银行在审批自住房贷款申请时玩忽职守,没有考察贷款申请人的实际花销情况。

具体来看,西太银行的“失职行为”在于使用了行业标准评估的方式——家庭支出计算法(Household Expenditure Measure/HEM),而并没有逐一去考察贷款申请人的实际生活花销情况,所以证监委认为,银行属于敷衍了事,不负责任。

对于证监委的严厉指控,大法官迈克尔·里(Justice Michael Lee)却表示:“很多消费者在申请贷款时都可能选择性地隐瞒真实支出水平,这是个正常现象。”

大法官的言外之意也清晰明了——责任在于贷款申请人,而不是银行。

所以,证监委的3500万澳币罚款不仅没有到手,反而还按照澳洲法律惯例,为西太银行的诉讼费买了单。

最后,这场官司的收场时间同样值得推敲——2019年8月(洗钱案爆发前3个月)。

那么洗钱案爆发时,布莱恩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回到2019年11月,有知情人士透露,布莱恩当时一半屁股坐在董事会圆桌上,一只手放在裤包里,对惊慌失措的董事会成员淡定表示:“不要搞得像是天要塌下来一样,大家伙儿该干嘛干嘛,多大点儿事儿。”

但是,第二天,桀骜不驯的布莱恩和董事会就被总理莫里森点名,后者表示:“西太银行的董事会应该深刻反省,特别是对于首席执行官布莱恩的去留,以及数以千万计的违规记录。”

4天后,布莱恩宣布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而董事会主席林西·马克思泰德(Lindsay Maxsted)同样在不久后辞去董事会主席职务。

4

老骥伏枥,胡乱发力?

两位最高企业领导人的辞职对银行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在内,各部门群龙无首,并且继续接受监管机构的调查;在外,银行名声扫地,就连疫情爆发后推出的“免费贷款延期还款福利(loan deferral scheme)”也被骂成“伪君子,真小人”。

但是日子还得过,特别是作为全澳历史最为悠久的银行,当务之急就是立刻填补空位。

2020年1月23日,西太银行发布公告称,已获得一员大将可顶替林西·马克思泰德董事会主席一职——来自英国巴克莱银行的前董事会主席,约翰·麦克法仑(John MacFarlane)。

这位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同岁的老先生确实有着非凡的履历:

  • 花旗银行(Citibank)英国及爱尔兰地区总管
  •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英国及香港地区总管
  • 澳新银行(ANZ)首席执行官
  • 皇家苏格兰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非执行董事

重出江湖的约翰宝刀未老,迅速对西太银行的窘境进行了布局——多家媒体忽然开始大肆报道西太银行“迎来救世主”。从这些报道中的措辞和观点也不难看出,约翰在银行和金融界的根基之深,此番出山,怎可悄无声息?

接下来的发展更加戏剧化。

2020年6月,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JobKeeper津贴和福利部门(Centrelink)的自动扣账系统丑闻被曝光。

据本刊此前报道,被用于抗击疫情带来的失业潮而推出岗位保留津贴(JobKeeper)在5月底被曝巨大乌龙——启动该政策的实际所需资金仅为700亿澳币,并非财政部此前估算的1300澳币。

对于这次历史上涉及金额最大的乌龙,财政部以及税务局表示:“在提出申请津贴的91万家企业中,有近1000家企业将表格填错……这些企业在‘符合规定领取津贴的员工人数’一栏中,将员工人数填写成了津贴金额1500……这导致政府大幅高估了符合条件的员工数量。”

说白了,就是1个错误,导致多算了60,000,000,000澳币而已。

当然,这个错误并没有造成恶劣后果,没有必要深究。

超级乌龙曝光后,参议院委员会主席凯迪·盖乐阁(Katy Gallagher)及工党代表人佩妮·王(Penny Wong)要求负责人出来给个解释,而财政部长则淡定表示,没有必要解释,其他党派只不过是在借机作秀。

除了津贴大乌龙之外,联邦政府的自动扣账系统(Robodebt)却同样被曝“因系统漏洞而导致大规模错账”。

所谓自动化扣账系统,是联邦政府在2016为福利部门(Centrelink)量身定做的电脑系统。在这套系统问世前,该部门一直使用人工审核津贴受益人的实际收入情况,如果受益人的福利所得和个人收入出现偏差,那么Centrelink将会派遣个案负责人进行核对,在确认产生债务后,才会发出一份债务通知,要求当事人补偿债务。

但是,自动化扣账系统的最终目的就是减少福利部门的人工运营成本,所以上述人工审核的环节在2016年被该系统代替——只要系统判定福利和个人收入存在偏差,就会在不经复查的情况下,自动向当事人发出偿还债务的通知。

据统计,在新系统问世前,联邦政府每年仅会发出2万份债务通知,而系统问世后,Robodebt每周都会发出超过2万份此类通知。

截止2019年6月,全澳已有47万名津贴受益者收到了新系统发出的错误催账通知,而联邦政府也收获了高达7200万澳币的错误收入。复杂的税务体系和大量的催账通知,在过去3年里成为了无数中低收入家庭的噩梦。

这两起政府丑闻的曝光,也激怒了许多在银行就职的高管。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报道,几位来自不同银行的匿名高管均表示联邦政府明显是“双规”。

其中一名直言:“这根本不符合逻辑,政府铸下大错却可以一走了之……相比之下,西太银行违规案件中所谓的受害人只有12个,这两者(指Robodebt的近50万受害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也正是在这两件丑闻之后,西太银行新董事会主席再次发起攻势。

攻势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大量媒体开始大范围报道联邦政府丑闻;第二,西太银行果断拒绝了AUSTRAC的庭外和解协议,并表示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但是,就在几天后,AUSTRAC发表声明称,再次发现西太银行存在数万次未报备的违规转账记录,并且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事已至此,输赢已定——壮士若不断腕,下一个断的就是脖子。

5

沉默的人

时间回到2020年9月24日上午,西太银行在澳洲标普200指数开盘前发出通告称,银行已经与监管机构达成庭外和解协议,决定通过支付13亿澳币进行和解,成为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最高罚款金额。

看到新闻后拍手称快的百姓不在少数,但是更多的人却在沉默——这笔罚款将由谁来承担?

答案很明显,正是西太银行的股东。

这些股份由谁持有?下图可以看出,74.9%的持有人(或机构)均在澳大利亚境内,其中48.7%持有者为个体投资者,而51.3%属于机构投资者。

当然,机构投资者还包括澳大利亚养老基金(Superannuation funds),这些基金又负责为数以万计的澳大利亚百姓管理退休金,并且为已经退休的发放退休金。

换句话说,为此买单的基本是澳大利亚百姓。

据统计,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大量上市公司都大幅减少发放股息(dividend),而西太银行作为四大银行之一,则完全取消2020年中期股息(interim dividend)。

一方面是为了响应澳大利亚央行(RBA)和澳洲审慎监管局(APRA)的号召,尽可能地保存战斗力(保留现金)以便应对充满变数的市场环境,而另一方面,则是勒紧裤腰带准备交罚款(银行原预计罚款不会超过9亿澳币)。

6

熟悉的配方

无独有偶,大洋彼岸的美国财务部在9月21日忽然曝光包括汇丰(HSBC)、德银(Deutsche Bank)为首的多家大型跨国银行涉嫌洗钱超过2万亿美元。

据美国媒体Buzzfeed曝光,多达2100多份被“泄露”的文件显示,这些大规模集体违规事件主要发生在2008-2017年之间。

其涉案金额之巨大,不禁令人反思,监管机构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采取相应行动,反而是等到12年后才“秋后算账”?

更值得思考的是,德国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2019年世界银行数据),包括大众集团和德意志银行在内的德企已经屡屡遭到美国伏击,本次曝光的2万亿非法资金中,再次有1.3万亿是来自德银,只有极少部分是来自美国摩根大通银行(JPMorgan)。

退一步来看,饱经疫情肆虐的各国,举债数万亿美元的政府和央行,是否已经山穷水尽?

还是说,这蹊跷的时间和熟悉的剧情,只不过又是在找人买单?

参考来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19/nov/21/what-is-westpac-accused-of-and-how-is-this-related-to-child-exploitation-explainer

https://www.smh.com.au/business/banking-and-finance/asic-loses-shiraz-and-wagyu-case-appeal-against-westpac-20200626-p556g9.html

https://www.abc.net.au/news/2019-08-13/westpac-asic-responsible-home-lending-case-banking/11407742

https://www.smh.com.au/business/companies/utterly-horrified-westpac-board-should-reflect-on-ceo-s-position-says-pm-20191121-p53cmi.html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11-25/westpac-ceo-hartzer-resigns-amid-money-laundering-scandal

https://www.westpac.com.au/about-westpac/media/media-releases/2020/23-january/

https://www.itnews.com.au/news/westpac-busted-23m-times-over-epic-money-tracking-system-failure-534273

https://www.afr.com/companies/financial-services/how-a-software-bug-triggered-westpac-s-woes-20191121-p53csx

https://www.afr.com/companies/financial-services/this-unhappy-westpac-shareholder-has-a-message-for-the-board-20191128-p53f5o

https://www.afr.com/companies/financial-services/bank-half-year-results-a-nail-biter-for-retirees-20200415-p54k2i

https://www.westpac.com.au/about-westpac/investor-centre/

https://www.smh.com.au/politics/federal/they-nearly-cost-me-my-life-how-robo-debt-turned-lives-upside-down-20200604-p54zk0.html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