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生活

Parramatta因为疫情变鬼城! 华人开咖啡店7年考虑关店

年初,Anthony Kerkmez在Parramatta的CBD开新健身房的时候,他认为找到了完美的地方。

但一个月后,疫情爆发,情况完全发生了改变。

原本,周边办公楼建筑的上千名员工都可能成为这家健身房的潜在客户,但现在他们突然都在家工作。

Kerkmez说:”这里有NAB的总部办公室,有悉尼水务厅,有西悉尼大学、商会还有教育厅等等,这里有很多上班族的。“

”我们周边的高楼里大约有3.2万名上班族,现在,我想可能只有2%了。“

 根据悉尼大学商学院的最新研究,在整个新州,逾40%办公室员工(包括会计、经理和行政员工)都在家工作。

报告作者Matthew Beck表示,虽然大家开始逐步回到办公室上班,但很多人还不知道何时回来。 很多注册了Universal Fitness的会员都已经取消或冻结了会员。

”我和我的合伙人用我们辛苦赚来的钱开了这家健身房,我们在2020年冒了险,但就在我们刚开始起步的时候,迎来了非常陡峭的悬崖。”

Kerkmez也承认,JobKeeper是救命稻草,让他得以留住所有员工。

但从下周开始,补贴就会减少,员工们就将面临更大压力,要找到更多会员,来保证健身房的运转。

Joel Perera是Universal Fitness的一名私人教练,他认为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我的课程最多有30人参加,但在因为政府限制短暂关门之后再重开,我每堂课只有1名学生,这是非常明显的不同。”

Parramatta上班族的减少也让夏盛(Sheng Xia,音译)的咖啡店Bartelli生意惨淡。

这里靠近法院和政府办公室,生意一直很好,但6个月前,情况发生了改变。  

“现在没人在办公室上班,也没人开会了,” 夏表示,JobKeeper和房租的减少帮了很大的忙,但依然每周都在亏钱。

“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不知道大家什么时候会回来。我非常努力地尝试保住所有员工,但真的非常难。我不得不开始用存款。”

这家咖啡店已经开了7年,夏正在考虑永久关店。

“如果情况一直这样持续下去,我可能不得不关店了。”

最新的谷歌出行数据显示,与今年年初的五周相比,Parramatta市府周边行人流量减少了27%, Parramatta商会会长Schon Condon认为,如果数据没有高山,悉尼的第二个CBD将面临灾难性的后果。

“没有通勤者,城市就没有活力的血液。我们会有空置的办公室空间,会有空置的小企业,街道会比现在更空,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恢复。”

Condon呼吁州政府鼓励员工回到办公室,为城市这些苦苦挣扎的企业注入新的生命。

美甲师Lauren La Rouge则比较乐观。

她将自己的Nailed by La Rouge部分产品在网上销售。

不过La Rouge还是感受到了CBD人流量减少带来的影响。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