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生活

澳洲生育率恐一落千丈!到2024年面临28万新生儿缺口!

由于经济衰退和疫情前的生育率预测不切实际,澳洲到到2024年将面临28万新生儿缺口,这有可能给联邦预算留下一个永久性的黑洞。

在10月6日的预算案之前,财相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面临新的挑战,预计预算案将出现超过2000亿澳元的赤字,而对澳洲生育率的新分析表明,澳洲每年诞生的新生儿数量可能会减少5.6万。

澳洲生育率恐一落千丈!到2024年面临28万新生儿缺口!

自1990-91年上一次经济衰退以来,澳洲一直依靠强劲的人口增长来帮助支撑经济。现在边境关闭、留学生人数急剧下降,导致海外净移民人数骤减,人口增长预计将下滑至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低水平。

但生育率——每个妇女所生的孩子数量——预计也将下降,从而加剧了预算中已经很明显的结构性问题。

2019-20年的预算假设全澳的生育率会从2018年的1.78个婴儿上升到1.9个。恰恰相反,甚至在大流行之前,生育率就在下降。

澳洲国立大学(ANU)深受尊敬的人口学家麦克唐纳(Peter McDonald)在为政府人口中心工作时编制的分析报告中预测,明年的生育率将下降到1.59,到2024年将上升到1.69,然后在本十年末恢复下降趋势,回落至1.62。

麦克唐纳教授估计,2019-20年的预算案和他的预测之间的差异相当于从2019年到2024年每年减少5.6万名婴儿。

其中一半以上是由于去年预算中的预测偏高,其余的则是新冠疫情的影响。

这五年期间的平均生育率预计为每名妇女生育1.69个婴儿——史上最低。

麦克唐纳教授预计,一些澳人将推迟生育,促使2024年生育率上升。但这些推迟出生的婴儿大多被假设为第一胎,而不是第二胎或以后的孩子。

澳洲生育率恐一落千丈!到2024年面临28万新生儿缺口!

BIS Oxford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亨特(Sarah Hunter)表示,生育率下降不会对预算产生直接影响,但它确实会带来重要的长期问题。

亨特博士说,较低的生育率最终会导致一个国家的劳动力规模下降,联邦政府的税收短少,经济规模下降,从长远来看会产生实质性影响。

自1980年以来,澳洲的生育率只有11次达到或超过1.9。上一次出现是在2012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开始的小型婴儿潮之后。自那时起,它已经下降了近14%。

财相曾在7月表示,提高生育率的最好方法是让人们对国家的经济前景更有信心。

工党内政事务发言人肯娜莉(Kristina Keneally)对去年的预测生育率表示担忧,她说,政府将不得不利用预算案来寻找鼓励生育的办法。

澳洲生育率恐一落千丈!到2024年面临28万新生儿缺口!

劳拉(Laura Mehew)和她的丈夫切恩(Cheyne)都是30岁,9个月前生下了第一个孩子泰莎(Tessa)。他们住在悉尼西南区Bradbury,还背着房贷。

劳拉曾担任项目官员和行政助理,怀孕期间接受了一份合约制的工作,休完产假后却赶上疫情而失业。

“我觉得我们极有可能不会再生了。”切恩说,“我们可以轻轻松松养大一个孩子,但两个就很勉强了。”

切恩继续从事仓储和物流经理的工作,但由于家庭收入减少了一半,尽管他们制定了严格的预算,但在产后的头几个月里,他们不得不提前取出劳拉的退休金,因为他们没有资格获得政府援助。

“除非你的经济状况很好,否则[现在生儿育女]是一种风险。我们决定生孩子的时候觉得自己挺好的,真是世事难料。”

文章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