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来认识澳洲这些大boss!疫情期间,薪酬涨得简直离谱了

尽管澳大利亚正在经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收缩,但一些企业高管的薪酬仍扶摇直上。

这些人包括联邦银行(CBA)首席执行官科明(Matt Comyn)、Coles的凯恩(Steven Cain)、James Hardie Industries的Jack Truong和必和必拓(BHP)的亨利(Mike Henry),在截至今年6月的一年里,他们都获得了逾25%的大幅加薪。

这一令人眼红的涨薪正值新冠病毒大流行导致经济大面积瘫痪,并使澳大利亚陷入1991年以来的第一次衰退。

《先驱太阳报》对20家最大上市公司的薪酬报告进行了分析。

这些公司的总市值超过8500亿澳元,在此期间向其首席执行官支付了1.299亿澳元。

这比2018-19年的1.205亿澳元高出2%,其中薪酬和津贴的平均金额为615万澳元。

其中12家公司为其首席执行官加薪,平均加薪总额为124万澳元。

这些公司包括必和必拓、CSL、联邦银行、Fortescue Metals、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Coles、Afterpay、Brambles、澳交所、James Hardie、APA Group和Suncorp。

James Hardie的Jack Truong是最大的赢家,他的薪酬飙升54%,至607万美元(合829万澳元)。 Coles首席执行官凯恩在2019-20年间的薪酬和福利收入为696万澳元,比2018-19年增长29%。

CBA的科明紧随其后,薪资上涨28.5%,至568万澳元。

必和必拓首席执行官亨利的薪酬劲涨28%,至470万美元(合640万元)。

削减高管薪酬的公司包括Woolworths、Transurban、Goodman Group、Telstra、Newcrest、Ramsay Healthcare、REA Group和Cochlear。

澳大利亚最大的私人医院运营商Ramsay首席执行官麦克纳利(Craig McNally)的薪酬暴跌逾70%,至194万澳元,原因是选择性手术被推迟,公司利润减半。

CityLink 拥有者Transurban老板查尔顿(Scott Charlton)的薪酬被削减42%,降至460万澳元,该公司公布全年亏损1.53亿澳元。

澳大利亚退休金投资者委员会主席戴维森(Louise Davidson)说,考虑到整个社会都感受到了经济痛苦的程度,主要投资者希望看到高管薪酬受到限制,尤其是奖金。

她说,“鉴于疫情对投资者、员工、客户、政府和其他关键利益相关者的广泛影响,ASX200公司的董事会将需要认真考虑外部对薪酬发放的看法。”   

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