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傲娇的新州,孤立的维州,官方就业数据“掺水”了?

阅读导航

  • 前 言
  • 孤立的维州
  • 傲娇的新州
  • 悲催的昆州
  • 前景展望
  • 结语

前 言

澳大利亚统计局官宣,失业率“出人意外地”下降。

然而,不少人却对这一数据表示质疑称:“并没有觉得找工作有越来越容易,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官方数据显示,今年8月,澳大利亚新增11.1万个工作岗位,推动整体失业率从7.5%下降至6.8%。

各州/领地表现不一,新州傲娇,维州孤立、昆州表示很受伤,两个领地低调领跑……。

1

孤立的维州

在各地忙着疫情后复苏,尤其是新州被屡次拿来做成功典范的同时,维州仿佛被孤立了,成为了那个拖后腿、什么都例外的一个。

例如,整个8月份,其他州/领地的就业市场均有所向好,新增岗位数环比上升,只有维州是个例外。

疫情发生之前,Kyle和Kirby原本是一对生活小康的夫妇。Kyle有一份全职工作,Kirby开了一间发廊。

然而,自3月疫情爆发以来,Kyle失去了工作,Kirby的发廊被迫关闭。

虽然成功领取了政府的JobKeeper,但是Kirby说道:“我们的家庭收入突然减少了2/3,只有疫情之前的1/3。”

尽管他们设法降低了房租、和车贷还款,同时封城状态也让两人支出比疫情前要少,但是,夫妇两人仍然觉得付账单非常有压力。

Kirby说:“我们仍然有电话费、水费、电费、煤气费。只有足够的预付款,才能保证不停水、停电和断网。”

在疫情之前,Kyle曾是一名分包商,主要工作面向客户,并于3月开始接受JobSeeker付款。

Kyle曾经联系过他的前雇主,但是后者表示,最早也需要等到明年3月才能重新雇用他。

如果政府没有延期的打算,JobSeeker本月底到期后将削减300澳元,至每两周815.70澳元。并且,自明年1月1日起,补贴将恢复为原来的每周282.85澳元。

届时,递延的房租和车贷也会到期,需要偿还。

Kyle和Kirby两人今年3月才开始新婚生活,也就是联邦和维州政府开始实施防疫限制的前几天。

Kyle说:“原本我们有要孩子的计划,但是现在一切都被打乱了……。”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继二波疫情导致更为严格的封锁之后,墨尔本现在已经成为全国失业危机的中心。

澳大利亚统计局就业部门负责人比约恩·贾维斯(Bjorn Jarvis)表示:“在维州,工作时间减少了4.8%。而在澳大利亚其他地区则增长了1.8%。”

“除了工作时间的大幅减少,维州的就业人数也减少了42,400人,失业率上升到了7.1%。”

目前,Kyle最希望的事情就是维州在预期的10月26日解除限制。这样一来,夫妇两人的发廊可以重新开业。

截至目前,发廊关闭时间已经超过了18周。

Kyle说:“我们只需要放宽多一点限制,让大家各就各位,继而刺激经济,并让社区重新焕发活力。”

2

傲娇的新州

和维州截然相反,新州成为澳大利亚经济复苏表现最好的州。

联邦财政部的建模显示,在第一轮封锁期间,新州约有69.4%的人要么失业了,要么工作时间不到一小时。但是,截至目前,新州已有31.5万失业或工时为零的人成功实现再就业。

可以说,新州引领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复苏。

数据显示,新州就业人数只占全澳就业人数的32%,却在经济重启后贡献了46%的就业岗位。

新州的真实失业率已从4月的15.8%降至7月的8.5%。

维州州长Andrews和新州州长Berejiklian在联邦的待遇截然不同也反映了这一点。

例如,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内阁部长多次褒奖了新州政府的做法。

在发言中,他们表示尽管新州感染案件持续存在,但是当地经济复苏也初见成效,Berejiklian政府在追踪密切接触者方面表现非常成功。

相反,对于维州州长的持续封锁,导致全澳复苏进度受到拖累,联邦对维州州长也是颇有微辞。

本周一,新州政府将宣布期待已久的24小时经济发展战略,旨在将悉尼打造成不夜城,意在继续领跑。

据了解,作为夜市经济复兴计划的一部分,悉尼将拥有更便利的夜间交通,延长商业晚上的营业时间,并减少对现场音乐和表演的限制。

财政部长Dominic Perrottet表示,该战略“旨在促进投资,创造就业机会,吸引更多企业到CBD和周边郊区,为新州的经济复苏奠定基础”。

3

悲催的昆州

也许,因为维州封锁,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墨尔本。

然而,实际上,维州的失业率并不是全澳最高的。事实上,今年8月,南澳的失业率排在全澳首位,录得7.9%。

相比之下,两个领地的就业市场表现最为稳定,澳首府领地和北领地8月的失业率均为4.3%,为全澳最低水平。

另外,尽管在疫情控制方面表现不错,新发感染病例很低,但是昆州的失业率却是全国第二高,为7.5%。

生活在昆州的安布尔(Amber Pereira)表示,在布里斯班,找一份工作真的很艰难。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说:“目前有很多人都在找工作。就连我妈妈,她也在找工作。所以,这真的很难。”

疫情之前,安布尔曾在一家医院做前台接待。但是,在3月疫情爆发后,安布尔经历了多重打击。

先是没了工作,接着租约到期,没钱租房子。

她说:“那是我的旧租约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不得不搬家,和妈妈住在一起。”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似乎表明,就业市场反弹真实,而不是统计上的错觉。即便采用国际同类指标,结果也显示失业率在大幅下降。

例如,如果澳大利亚采用美国相同的方式来衡量失业率(下岗工人也纳入失业人群),那么失业率将为7.9%,低于4月份的11.8%。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马塞尔·塞利安特(Marcel Theliant)表示,这些数字似乎表明,澳联储和财政部之前的预测过于悲观。

他说:“从现在来看,就业市场[失业率]不太可能像我们预期的那样在未来几个月内攀升至8.5%,更不用说澳储行和财政部所预测的10%。”

“的确,随着维州在年底之前放宽限制,就业人数应该会继续增加。”

联邦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克雷格·詹姆斯(Craig James)称,统计局公布的8月失业率是“意外的惊喜”。

他说:“虽然8月份找工作的人更多了,但是,更多的人找到了工作,更多的员工重新回到了工作场所。”

“数据显示,超过86,000名失业者找到了新工作。最重要的是,青年失业率从16.3%下降至14.3%。”

4

前景展望

不过,联邦财长Josh Frydenberg则更为谨慎。

如财长所言,有效失业率(包括工作时间为零的人或放弃找工作的人)要高于官方数据。

他说:“有效失业率不仅考虑了正式失业的人,还考虑了那些已经离开就业市场或工作时间减少到零的人,这一数据从9.8%降至9.3%。”

AMP Capital高级经济学家戴安娜·穆西纳(Diana Mousina)认为,这才是对实际失业率的“真实”衡量。

她指出:“要使就业市场恢复至疫情之前的状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统计局公布的官方数据中也存在其他一些明显的漏洞。

例如,尽管新增就业岗位超过10万个,但是总的工作时间仅增长了0.1%,比去年八月下降了5.1%。

不充分就业率(希望工作更长时间的人)依然停留在11.2%,而疫情前的这一数据为8.8%。

为此,反对党工党就业部长布伦丹·奥康纳(Brendan O’Connor)说,就此认为失业高峰已经过去是错误的。

他警告说:“当JobKeeper支付削减后,我们将面临更为艰难的局面。当JobKeeper和JobSeeker完全取消时,我们将看到经济陷入困境。”

结语

澳大利亚智库,格拉顿研究所近日发布报告呼吁,在已经承诺的3140亿澳元基础上,政府应再追加1000亿至1200亿澳元的财政刺激方案。

该研究所表示,相对于2022年底的失业率,这足以将失业率降低约两个百分点。

“这将使失业率回落到5%左右,接近澳联储预期推动工资再次增长的水平”。

参考来源: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9-17/jobs-employment-data-abs-august-2020/12668374?section=business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