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作为调查外国政治干预的一部分 澳洲警察获取了中国外国官的电邮和短信


在中国打击澳洲人的几个月前,作为调查政治干预的一部分,澳洲警方没收了中国顶级外交官的通讯设备并且在一个搜查令中点了一名外交人员的名。

澳广发现了高度敏感调查的爆炸性细节,这个调查在最近几个月私底下激怒了中国政府。澳中关系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达到了最糟糕的危机。

澳广看到的搜查令显示了澳洲联邦警方(AFP)调查中国驻悉尼总领馆是否与新州议员的政治顾问张智森密谋渗入工党和影响选民。

这个搜查令上写了悉尼领事孙彦涛的名字,他是负责管理该市澳洲中国人的网络。

孙先生是由侨务办公室委派到悉尼的,这个机构由中国的外国影响机关统战部所接管了。



澳广也可以披露张先生指责澳洲当局违反了国际法律和澳洲法,拦截了他与中国驻澳高级外交人员及其家人之间的通讯。

张先生上个月底写信给联邦政府部长们,投诉了AFP和澳洲边境保护局(ABF)阅读并且拷贝了他与中国驻澳顶级外交人员和领事官员之间的通讯。

这些投诉与ABF一月份在悉尼国际机场搜查了张先生的电脑和手机还有6月份AFP突击搜查他的家、公司和新州议会有关

这些人包括现任悉尼总领事顾小杰和堪培拉大使馆的最高级外交人员。

这些投诉指责ABF和AFP违反了庄严载入澳洲法律里最神圣的国际公约的其中两个: 维也纳外交和领事关系公约,里面规定本国政府不得触碰别国外交官员的通讯。

澳洲高级官员告诉澳广他们怀疑中国最近打击澳洲记者是对这个调查的报复,他们害怕如果AFP捉人的话,北京会进一步采取行动针对澳洲人和澳洲利益。

澳洲电视主持人成蕾上个月在北京被捕后,澳广特约记者Bill Birtles和澳洲金融时报记者Michael Smith上周被撤回澳洲,澳洲外交官员要面临更广泛的余波。


AFP和澳洲间谍机关ASIO的联合调查是两个部门史上最重大的调查之一,并且是澳洲外国干预法2018年引入后的第一个测试。

调查的首要目标是63岁的张先生,他是澳洲华人社区领袖-眼镜进口商,2018年以来新州上议员Shaoquett Moselmane聘请他为高级政策顾问。

作为澳洲最有影响力的亲北京团体领袖,张先生没有隐瞒他与堪培拉中国大使馆和悉尼总领馆的紧密关系,并且在媒体文章中吹嘘他与澳洲政界精英的关系。



如果张先生被起诉外国干预并且罪名成立,他面临最高刑罚入狱15年。

根据搜查令,AFP怀疑他是一群外国代理的一部分,他们鼓励和帮助Moselmane先生在新州工党和向选民宣传中国政府利益。

AFP怀疑张先生和他被指的同伙违反了澳洲外国干预法,他们被指在一个“隐秘”的社交媒体群里与Moselmane先生聊天,并且隐瞒了自己是与中国主要间谍和外国影响机关有合作。

这些搜查令授权警察搜查张先生与这名议员和其他八个月之间通讯的证据。



包括在搜查令里的人包括为中国国营媒体工作的三名记者: 中国新闻通讯社的澳洲分社社长陶社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雪梨分社社长李大勇和CRI记者Fei Fei。

这些搜查令是在6月颁发的,当时AFP-ASIO外国干预特别小组突击搜查了张先生和Moselmane先生的住所和办公室,还有新州议会,来搜查与他们和同谋政治干预计划有关的证据。

陶女士和李先生是四名在联合行动当天被ASIO盘问后离开澳洲的记者中的两个。中国政府媒体被澳广提问后才在上周公开了这次突击搜查。

另外一个搜查令6月份在新州议会里执行,里面包括了在上海的著名学者陈弘,他是一个与中国政府看齐的澳洲外交政策批评家,还有另外一名被怀疑是同谋的人。

澳广上周披露了陈教授和另外一名领头中国学者被澳洲禁止入境,因为ASIO评估他们对国家安全有风险。

张先生和陈教授强烈否认指控。Moselmane先生上个月告诉7.30节目上联邦警方说他不是调查中的嫌疑人。

张先生在最高法院挑战了调查和外国干预法。

这些突击搜查是澳洲当局活动升级的一部分,让澳洲的亲北京社区感到震惊并且激怒的中国政府。

其中特别引发众怒的是张先生和他家人一月份在悉尼机场被澳洲边境保护局的人盘问。

澳广获悉ABF一月28日搜查并且拿到了张先生、他妻子和女儿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里的内容。当时他们一家在中国过完年后回来。

张先生向外交部长佩恩,内政部长达顿和总检察长波特投诉,指ABF在机场非法从他笔记本和手机下载了通讯内容。

笔记本和手机里含有与高级中国外交官和领事官员之间的通讯,他们在澳洲和国际法下有豁免权。

张先生与中国外交官员之间的通讯来往在六月份的突击搜查中再次被没收,警察拿走了他的电脑,平板,手机,手机卡,存储设备,文件和短信应用数据。

张先生争辩说搜查令可能是非法的,因为根据澳洲和国际法,与外交官的通讯是不能澳洲政府“侵犯的”。

在堪培拉的外国大使馆官员也有起诉豁免权,但像孙先生这样在搜查令中被点名的领事人员获得的保护就少了一些。

领事人员如果违反了他们官职之外的罪行是可以被起诉的,任何非官方的通讯是可以被澳洲政府拦截的。

张先生和Moselmane先生也申请法庭不能接受新州议会里拿到的证据,因为他们说AFP搜查令违反了议会的特权。

张先生的最高法院挑战争辩说澳洲的外国干预法违反了宪法,原因是他们违反了里面暗示的政治通讯自由。

张先生的法律团队拒绝了澳广的问题,但在声明中说:"张先生否认在调查案件中有任何做错的地方。"

陈先生上周告诉澳广说对他的指控是荒谬的。

Moselmane先生也坚称自己是清白的。

达顿先生,波特先生,佩恩参议员,内政部和联邦警察拒绝批评。

澳广的发表文章前还没有收到中国大使馆的回应。
 

发布者:Eric Zhao,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