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3. 经济

澳航考虑搬迁悉尼总部:维州昆州纷纷开始排队接盘

澳航(Qantas)表示,正考虑搬离其位于悉尼Mascot的总部,并可能迁往Western Sydney Airport或州际机场(interstate),为在疫情爆发后转变为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做准备。

自COVID-19危机爆发以来,该航空公司已决定裁员近三分之一(约8000名员工),并在9月15日表示,为了降低成本,该公司打算相应地缩小其实体占地面积。

澳航的商业地产足迹将集中在其悉尼机场附近的49000平方米的总部,那里有大约5000名员工,捷星的总部位于墨尔本的Collingwood,那里有大约1000名员工。

澳航CFO凡妮莎·哈德逊(Vanessa Hudson)表示,这两个办事处可能会合并,澳航可能会把Western Sydney Airport作为新选址。

澳航还将考虑将其在布里斯班的重型飞机维修设施,以及在悉尼和墨尔本的飞行模拟器,转移到澳大利亚的任意其他机场。该设施共需要约750名员工。

凡妮莎说:“和大多数航空公司一样,COVID的持续影响意味着我们将在一段时间内会变成一家小得多的公司。我们正在全公司寻找提高效率的方法,包括每年4000万澳元的办公室租赁费用。除了简单地调整现有空间的大小,我们还有机会整合一些设施并释放规模经济。”

澳航表示,将在各州政府间寻找财务激励,以将业务转移或留在现有位置。两年前,该航空公司获得了昆州政府的支持,在Toowoomba开设了一所耗资3500万澳元的飞行学校。

昆州政府出资2亿澳元元维持Virgin Australia在布里斯班的总部,该公司曾在今年4月倒闭。为了在2016年将David Jones总部820个职位从悉尼搬到墨尔本,维州政府给了零售商David Jones一笔纳税人的钱。

新州财政厅长多米尼克·佩罗特(Dominic Perrottet)表示,州政府愿意与澳航合作,以尽可能多地保留新州的工作岗位。

他说:“如果它们有办法在悉尼或Western Sydney进行合并,我们愿意就如何提供援助进行讨论。”

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Daniel Andrew)表示,9月14日晚上,他与澳航老板艾伦•乔伊斯(Alan Joyce)进行了卓有成效的讨论,讨论的内容是保留该州现有的工作岗位,并将更多业务吸引到南方。

他表示,这包括搬走办公室的工作和大量的维护工作,澳航之前在Avalon Airport做过维护工作,那里有巨大的空间。

安德鲁斯在墨尔本的每日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认为我们的报价很有吸引力,我们将通过这些努力,在我们的城市和州尽可能多地创造就业机会。”

昆州财政厅长卡梅伦•迪克(Cameron Dick)也承诺与澳航合作,以保持其在布里斯班的大型维修基地。在与澳航就在布里斯班开设787 Dreamliner基地和在Toowoomba开设飞行员学校进行谈判后,昆州政府与澳航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昆州是澳洲航空公司(Qantas)有“Q”字的原因。

澳航在上一财政年度因疫情而亏损19亿澳元后,该公司推出了一项为期三年的成本削减计划,计划到2023年可节省150亿澳元,,此后每年可获得10亿澳元的收益。

澳航表示,已委托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转租约2.5万平方米的多余办公空间。该公司将搬出位于墨尔本历史悠久的柯林斯街333号大楼的办公室,澳航的部分业务就在这里,今年10月,该公司关闭了位于悉尼CBD的办公室,缩小了Hobart联络中心的规模,并转租了部分Mascot办公室。

文章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