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墨尔本东南社区新冠疫情严重 竟是因为文盲太多看不懂卫生信息!

维州卫生单位正在调查墨尔本东南部郊区Hallam市被冠状病毒感染的两个家庭之间的联系,该家庭与邻近的Narre Warren一起被列为该市最新的新冠群集。

首席卫生官萨顿(Brett Sutton)呼吁在凯西(Casey)任何出现咳嗽、喉咙痛或发烧等症状的民众赶紧接受检测,本人应主动去多元文化委员会报告身体症状。

此次暴发目前涉及9例,占周一在墨尔本报导的35例新增病例的近四分之一。

社区领导人向《时代报》表示,他们相信感染的两个家庭群集来自哈拉姆阿富汗社区。

萨顿教授强调,居民似乎是在高风险的工作场所感染了病毒,而非违反墨尔本封锁限制。

「我认为此存在有关工作、劳动力的结构性问题,可能导致病毒传播。他们工作的地点和方式存在一些漏洞。」

周一在凯西市有84例现有病例,与Wyndham、Brimbank或Melton相比较少。

根据Google和Facebook的行动数据显示,平均住在Casey(包含Hallam和Narre Warren地区)的民众比其他地区的人更常离开家。

为联邦政府追踪该病毒的科学家团队成员、墨尔本大学研究员伯恩(Rohan Byrne)说,针对企业的第四阶段封锁似乎扭转了这一趋势。

他说,在过去的两周中,居住在凯西的民众已经开始外出,大部分活动都发生在工作日,这暗示着外出与工作密切相关。

数据还显示,凯西的人们离开家通勤时,比其他地区的人更加依赖公共交通工具。

新南威尔士大学生物统计学家雷布利(Nicolas Rebuli)博士说:「我认为这两项活动的风险都很高,尤其是在从事高风险职业的情况下」。

社区领袖卡迪里(Bassir Qadiri)说,墨尔本东南部的阿富汗社区特别容易感染该病毒,因为其中一些成员看不懂澳洲国内的健康信息。

当社区遵守第四阶段的限制的同时,卡迪里先生一直在将公共卫生信息翻译成达里语,并与阿富汗社区的成员,特别是社区中的弱势老年人进行沟通交流。

南部移民和难民中心主席奥茨(Brian Oates)说,老年护理和不安全的工作很可能会导致传播。

席奥茨表示:「在许多情况下,老年护理人员似乎确实是冠状病毒的传播渠道。

老年护理人员通常是临时派遣工,往往为了达到收支平衡而同时在两个或三个不同的场所工作」。

「社区人们需要身兼数职才能生存。这非常令人失望,我认为这是此次疫情给我们带来的重要教训之一。我们需要给予弱势工作群体更多关注。」

《墨尔本时代报》报导了有关生活条件劣势、工作不安全和新冠传播之间的潜在联繫研究,根据流动性数据显示,在封锁限制期间,平均墨尔本较优势地区的移动性要低于劣势地区。

在2016年人口普查时,凯西的劳动人口主要在养老机构、医院、超级市场、外卖食品和育儿领域工作。

这些行业都被认为是必不可少的,不能在家中完成,并且被认为是抑制病毒最困难的工作场所。 Hallam的人口中有3.7%从事养老服务,而维州其他郊区的比例为1.8%。

但是,Hallam社区在医院工作的人少于该州平均水平。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