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澳洲零售大变局!失落的草根零售店、疯狂的奢侈品零售、崛起的线上网购…

阅读导航

  • 前 言
  • Myer的痛苦
  • 奢侈品大佬的坚守
  • 电商趁机抢地盘
  • 结语

前 言

在澳大利亚,如果您还不在网购,那么肯定在网购的路上。

新冠疫情影响之下,网购电商蓬勃增长,线下实体困境延续,零售商和购物中心业主之间的租金大战持续上演。

例如,由于MosaicBrands和Strandbag门店不交租,购物中心业主Scentre表示“受够了”,一怒之下强行关闭了129家门店。

事实上, 在疫情发生之前,线下实体转为线上网购的趋势就一直在上演。一些繁华街道上“转租/出租”的标牌明显多了起来——这就是一个明显的标志。

之前,我们经常会看看一条街上各式小店层出不穷。然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更多的可能是餐厅和连锁药房。

更为严峻的是,疫情的副作用不止如此,原本熙熙攘攘、人来车往的CBD购物区眼下却变成了一座座的鬼城。

商业地产服务商高力国际零售资产负责人迈克尔·贝特(Michael Bate)说道:“这是生活在悉尼这么多年以来最为寂寞的日子。”

不过,并非所有的零售品牌都是如此落寞不堪,不少奢侈品牌就混得是“风生水起”。

1

Myer的痛苦

Myer是一家拥有超过百年历史的连锁百货零售商,在澳大利亚可以说非常具有代表性,可以说是当地零售产业的风向标。

然而,Myer最新发布的财报却让不少人感受到了零售产业前所未有的“凛冬”。

截至7月25日的一个财年内,法定税后净亏损为1.724亿澳元,相较于2019年公布的2450万澳元净利润,降幅高达800%。

值得注意的是,绝大部分亏损均来自线下实体渠道。截然相反,线上销售额却成为了这家百年零售品牌的一大亮点。

同期,Myer全年线上销售额达4.225亿澳元,占总销售额的17%。同比增长61.1%。

Myer首席执行官金(John King)表示,此次疫情对Myer造成了重大影响,因为该公司许多业绩最好的门店都位于CBD地区,而那里的客流量明显下降。

金说:“在下半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通往实体店的客流大幅减少,尤其是那些位于CBD地区的实体店。”

“Myer的CBD门店代表了其最大的一些门店,它们的租金很高,员工需求也很高,因此收入减少对利润的影响就变大了。”

金暗示,Myer可能会加快关闭其在全国60家门店的关店计划,并表示将考虑在疫情的情况下“合理规划房地产”。

换言之,在Myer目前在册的1万名员工(大部分依靠JobKeeper)中,不少人将在政府补贴取消之后面临失业的困扰。

相信,对于很多人而言,圣诞节期间,小孩趴在美丽的橱窗外,鼻子贴在橱窗上看着商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眼里充满向往渴望——这样的场景代表了很多人童年的回忆,也是圣诞节期间喜庆的标志。

例如,Bourke St Mall曾是澳大利亚圣诞期间的一个著名景观·,每年有超过120万澳人和国际游客去观赏橱窗。

然而,这样的场景却可能缺席今年的圣诞节,空留诸多遗憾。Myer于近日宣布取消圣诞橱窗展示。

2

奢侈品大佬的坚守

在悉尼,George、King、Market和Castlereagh街俗称为名品街,是大量奢侈品零售商扎堆的地方,租金也是寸土寸金。

过去十年,奢侈品行业蓬勃发展。在2019年,全球奢侈品行业价值估计为1.26万亿欧元(2万亿澳元)。

今年,尽管受疫情影响,海外游客(尤其是中国游客)人数骤减,一些奢侈品零售商的销量较上年同期出现大幅下滑。

然而,相比其他大众消费零售品牌,不少奢侈品品牌却展现了明显更大的弹性,并且先后续约,为客户回升做好准备。

例如,Louis Vuitton位于悉尼的新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店还新增了一个专门针对VIP客户的购买区。

另外,Fendi也已经签约,租赁了伊丽莎白街135号(前爱马仕所在地)。而爱马仕店铺则搬离至Castlereagh和King街的信托大厦,对面是华伦天奴在 MLC中心新开的店铺。同样,劳力士也签约了Pitt街 192号 。

位于Market街55号的乐天免税店也成功续约,并且还计划在墨尔本Bourke街购物中心的一处地盘开新店,Mecca Cosmetica则将搬入Market街45号。

另外,不少大品牌也成功签约,租赁了George街388号大楼,其中包括高端珠宝商和颇受欢迎的高档服饰零售品牌。

据信,澳大利亚购物中心业主Scentre位于Market街77号的物业将迎来一系列新租户,清一色的一线高端品牌,包括Chanel、Harry Winston、Loro Piana、Brunello Cucinelli。

Scentre集团开发和战略资产管理负责人Stewart White说,作为奢侈品聚集地,悉尼Westfield购物中心悉尼正经历着奢侈品牌复兴、扩张和更新的浪潮。后者正在为边境重新开放、更多国际客户的回归做准备。

据悉,这些高端品牌签约面积从300平方米到3000平方米不等,租金从每年约250万澳元到每年超过850万澳元不等,租期为5年到10年,并有续约的优先选择权。

全球地产服务商,莱坊澳大利亚合伙人兼零售租赁负责人Alex Alamsyah表示,零售业的未来可以说是“优胜劣汰”的典范。

Alamsyah说道:“在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中,生存下来的不是最强,而是最能适应的物种。然而在零售世界中,上演的却是强者恒强的情景。”

“一方面,强大的零售品牌得以生存。另一方面,独立、地位不强的小品牌却遭受结构性问题,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消失。”

回顾历史,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有证据表明,在2008年,奢侈品零售业是为数不多、与其他行业相比下降幅度不大的行业之一。

3

电商趁机抢地盘

有关线下实体零售商转为线上电商渠道的趋势已经谈论了很多年。但是,在疫情发生之前,我们实际上看到的这种趋势进展非常之缓慢。

去年,快递交付服务商澳大利亚邮政(Australia Post)曾预测,即便到了2025年,网购占所有零售支出的比例也不过增长至16%-18%。

然而,一场疫情改变了一切,打乱了所有步伐。

今年4月份,澳大利亚超过520万人进行了网购。澳大利亚邮政也不得不改口称,本日历年末,网购占零售支出总额的比例将达到15%。

KordaMentha房地产和投资合伙人Berrick Wilson说:“事实上,我们所看到的是,在短短六个月的时间内,电商已经获得了原本需要五年才能获得的有效增长。”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提供的商家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的一年内,在线零售额增长了62.6%。

相比之下,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公布的数据显示,同一时期内传统零售额仅增长了12.2%。

拥有110年历史的知名鞋履零售商Florsheim澳大利亚总裁Damian Walton说道:“我们已经看到了网购人群的显著增长。在过去,线上下单占比大约为1/8。但是最近是1/4,前几周更是达到1/3”。

“客户已非常迅速地转移至数字化。”

Florsheim在澳大利亚拥有31家实体店。据其透露,目前该公司正在考虑关闭其中的八家店。

事实上,许多零售商正在采用这种趋势,即使疫情结束后,零售商也将大幅减少对实体店的依赖。

结语

问题来了,实体零售是否会就此消亡,成为历史?

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这不太可能,即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网购,他们还是希望有个地方可以看到实物后再决定是否购买。

KordaMentha合伙人Wilson指出,但是这种方式已经不再是传统“实体店”的概念,而是人们可以随时、随地、以想要的方式购买。

换言之,现有实体门店将发生结构性的变化。

参考来源:

https://www.smh.com.au/business/companies/luxury-retail-brands-defy-jitters-with-new-leases-for-post-covid-demand-20200907-p55t5b.html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9-11/shopping-centres-feel-the-pinch-as-retail-moves-online/12651046?section=business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