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只想一死了之”!澳洲亚裔一家三口确诊,26岁女子讲述抗疫经历,父亲仍重病不起!

年仅26岁的墨尔本亚裔Tina Dinh目睹了新冠肺炎的严重性,在感染后,她的身体开始停止运转。现在,她的父亲也命悬一线,Dinh女士讲述了病毒是如何侵袭了她在Sunshine的一家人。

据《先驱太阳报》报道,7月17日,Dinh恳求她的母亲Dung Huynh不要去上班。她的母亲在一家名叫Bertocchi Smallgoods的肉店工作,有同事已经被确诊新冠,但作为一名临时工,Dung觉得自己别无选择。

在重症监护室的Tina Dinh(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到中午时,Dung和她的同事们被告知回家,接受新冠检测并自我隔离。

Dinh说到:“整个周末都很可怕,因为我母亲接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人们哭着说他们的病毒检测呈阳性。”“一个周末有17人被确诊,从那个星期天开始,我父母就病倒了,病得非常非常严重。”

在最初的检测呈阴性后,Dung和她72岁的丈夫Hoang在7月25日又进行了另一次检测,结果证实两人被确诊。

尽管没有任何症状,26岁的Dinh当天下午还是接受了检查,但她很快意识到自己并不需要等待结果出来。

“从周日开始,我一醒来就知道自己感染了,你从骨子里就能感觉到。”“这不是正常的疾病,你突然失去了嗅觉,失去了味觉,并且24小时头痛个不停。”“我记得我浑身发冷,却无法摆脱。”

Tina Dinh(左)(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尽管她的父母已经卧床不起,但Dinh很快就成了家里病得最重的患者。尽管她年纪轻轻,除了轻微的哮喘之外,并没有其他潜在的健康问题。但她却出现了体温不稳定、头痛、恶心和发冷等症状——最终在7月29日晚上8点被一辆救护车接走。

在墨尔本Footscray Hospital医院,Dinh经过了24小时的治疗,出院时院方在她家中安置了一台仪器来监测她的氧含量,并且要接受定期的电话检查。

但一回到家,她发现父亲已经被送往了Sunshine Hospital医院,在颤抖了一整夜后,Hoang已经有点不省人事了。

到周六早上,Dinh的氧含量已经下降到危险的84%,医生敦促她返回医院,好在医护人员及时赶到了。

“他们立刻把我带走了,因为我无法呼吸,它发生得非常非常快,你会停止呼吸,根本就无法吸入任何空气。”“我甚至无法描述它,这是最可怕的感觉,因为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想尽一切办法用嘴和鼻子想喘气,但什么也吸不进去,就像窒息一样。”

(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医院呼吸科的近10名专家很快就意识到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将Dinh置于呼吸机中诱导昏迷。四天后,Dinh独自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摊在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

她描述了醒来后的感受:“当我睁开眼睛时,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我只记得躺在那里很害怕,真的很害怕。一种完全的孤独感,我不明白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无法呼吸。”

她说:“我欠医生和护士一条命,我对他们的爱无以言表。”

几天后,Dinh头脑更加清醒了,但当她得知父亲和她同一天被插管时,情绪跌入谷底。更糟糕的是,Hoang病得还很重,靠生命支持系统苦苦维持。

Dinh说到:“有些时候我真想一死了之,这种感觉是难以承受的。”

慢慢的情况有所好转,Dinh能够用手机查看新闻了。她看到一名33岁的墨尔本男子死于新冠的报道,担心自己可能很快就会成为被匿名报道的“一名20多岁的病亡女性”。

在重症监护室的Tina Dinh(图片来源:《先驱太阳报》)

之后,她的恐惧变成了愤怒,“我看到人们抗议封锁的新闻,听闻人们不遵守规定并称之为骗局,这让我既害怕又生气。”“我当时想,我被困在这里,他们不知道有像我们这样的人…现在在重症监护室,不能自己呼吸。”“我身上插满了管子,这些都是真的,我不明白他们还有什么不相信的。”

病情好转后,Dinh女士最终决定回家照顾她的母亲,虽然她检测仍呈阳性,她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从新冠病毒对她造成的严重影响中恢复过来。

她说到:“我没有力气,甚至不能坐超过半个小时。”“我的嘴里有新冠的味道——它是一种金属的味道,而且不会消失。我甚至早上4点就起床刷牙。”

但是Dinh现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父亲身上,在他的身体遭受进一步伤害之前,维持了他两周生命的呼吸机现在必须移除。

Hoang仍在与肺炎作斗争,他的心脏和肾脏都很强壮,这是个好兆头。

Dinh说到:“我希望他能尽快好起来,因为我们都很想念他。我们每天都会和他进行FaceTime通话,看到他这样,我们心里很难受。”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