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战狼疫苗”还是俄罗斯轮盘赌?同志,为了复兴,请扎一针!

阅读导航

  • 拔“苗”助长
  • 不求最好,但要最大!
  • 别跑,回来扎疫苗!

1

拔“苗”助长

就在几天前,俄罗斯总统普京在面向全国的电视直播中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俄罗斯自行研发生产的新冠疫苗已经完成所有手续,将在9月进入大规模量产,并在10月开始大规模集体注射。这也让俄罗斯成为全球第一个登记拥有“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国家。

这个消息在国际论坛上瞬间炸开了锅,许多医学专家表示,这款疫苗的第三阶段人体实验仅仅在进行了两个月后就宣布完成,完全属于拔“苗”助长。另一些分析也指出,俄罗斯的“醉翁之意不在酒”——疫苗救命是其次,救经济才是首要。

而俄罗斯作为一个崇尚“大国情怀”的国家,在疫情之下最需要的并不是别的,正是让自由落体的经济立刻刹车。

因为新冠疫情对俄罗斯来说,远远不止是一场公众健康危机。更令普京头疼的其实是疫情封锁之下全球运输业的停摆,对俄罗斯这个全球第二大产油国带来的冲击。

所以,也许这支来自加马列亚研究中心(Gamaleya Institute)所研制的疫苗,可以像现年67岁的总统普京一样修改宪法,将总统任期届数归零(再次当选后可连任至2036年),让一切重新开始。

2

不求最好,但要最大!

被誉为“战斗民族”的俄罗斯,除了拥有辽阔的疆域以外,另一大特点就是“皮糙肉厚”——从半身不遂的老妪可以用拐杖打跑棕熊,到俄罗斯空军战机可以在没有起落架的情况下用肚皮降落(顺便来一场小型烟火秀)。

俄罗斯历史和文化中与生俱来的“自信”其实一直在支持着这个外强中干的大国。

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最新数据显示,俄罗斯在2020年的经济萎缩将达到6%,成为11年来最高水平。

当然,6%的萎缩与全球领先发达国家目前的窘状相比也并不算夸张,但是俄罗斯作为全球面积最大的国家,GDP却可怜得只有1.58万亿美元。

换句话说,俄罗斯的全国生产总值只相当于中国广东省在2019年的总值(1.6万亿美元)。如果硬要和冷战期间的死对头相比,那么俄罗斯的GDP只有美国的7.6%。

造成俄罗斯经济惨状的罪魁祸首之一,正是“大国心态”和“急于求成”。

在苏联解体前,一群向往市场经济的俄罗斯年轻人走到了一起,他们对于国家经济的结构性困境(民生艰难)进行了挥汗如雨的讨论。他们认为,苏联经济和国家政策体系的崩溃,除了和美国在科技竞赛和航天竞赛使劲抬杠以外,主要是源于国家经济体系内部——物资匮乏、供求关系失衡,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直线下降所导致的恶性循环。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开始效仿西方经济强国的民主模式,也激发了人民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从下而上的民主社会结构(Bottom-up democracy)必然改善生活质量。换句话说,政客想要立足于政坛,就必须从民生上下大功夫。

正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这群年轻的学者获得了他们无法驾驭的力量——他们通过报刊发表了大量对市场经济学的研究报告,并大肆宣扬了市场经济(Market Economy)的优势。

1991年8月,俄罗斯前总统波利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站在坦克上发表演讲,鼓励通过民主框架和资本主义模式赶超国际竞争对手

他们的观点和言论迅速点燃了俄罗斯民众心中的希望,但是也点燃了决策者屁股下的坐垫——在刚刚建立的民主框架之下,如果不立刻改善民众的生活水平,那么另一轮动乱将一触即发。

但是丰满的理想总会与骨感的现实发生碰撞——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结构高度失衡,国内产业水平严重落后,再加上堆积如山的债务,根本不是一拍脑袋就能解决的问题。

一方面是民众的期许,另一方面是脆弱无比的经济,俄罗斯政府只好把死熊当做活熊揍,推出了“休克疗法”(Shock Therapy)。

所谓“休克疗法”,其实是指一套颇具革命性质的经济政策,主要内容包括经济自由化、经济私有化以及经济稳定化。由于这套政策的涵盖范围之广,冲击力之强,很容易由于用力过猛导致经济体在短期内出现巨大震荡。

人脑震荡,就晕了;经济震荡,就休克了。

很遗憾,这套最早由美国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Jeffery Sachs)提出的理论,只给俄罗斯经济带来了休克,并没有带来后续的惊喜。

愤怒的民众将杰弗里称为“敌人派来的大忽悠”,而负责大肆宣扬市场经济的那群年轻学者也成了过街老鼠。

1994年3月,一名俄军士兵与两名正在喝可口可乐的车臣儿童聊天;武装冲突共造成近14000人死亡

随着休克疗法的失败,俄罗斯经济再次遭到重创,一泻万里——国家和社会陷入了深度的动荡和混乱之中。在此之后爆发的车臣战争(Chechen War),更是将俄罗斯超级大国的窗户纸完全捅破,让这个强悍民族的传说化作一缕青烟。

反观俄罗斯经济改革的失败,不难看出有几个关键因素:

  • 理想主义:深信市场经济改革和民主框架可以神奇地修复体系诟病;
  • 缺乏实验:对虚弱的经济强力注入“大剂量”的实验性“药物”,导致经济休克;
  • 急功近利:缺乏耐心和常识是经济革命失败的主要原因;
  • 盲目自信:“大国情怀”让决策者铤而走险堵上国运,最终一败涂地

3

别跑,回来疫苗!

回到今天的克雷姆林宫(The Kremlin),总统普京在讲话中多次强调,这款全球第一的疫苗已经经过了所有“必要的测试,疫苗是安全有效的”。

为了让民众放心接种疫苗,普京还表示自己的一个女儿已经“以身作则”,接种了这款疫苗——接种后出现了轻微的发热,不过在第二天体温就基本降到了正常水平。

总统普京通过电视直播宣布俄罗斯成为全球第一个注册新冠疫苗的国家

但是,这种充满着浓郁文化色彩的宣传方式却与常规疫苗研发过程却大相径庭。

疫苗的正规研发和测试过程通常包括2个大阶段和3个小阶段。两个大阶段主要是:

“发现和临床前阶段(Discovery and pre-clinical phase)”:科研人员在对病原体进行充分了解后,在不同种类的动物身上进行试验;

“临床阶段(Clinical phase)”:候选疫苗在通过第一阶段后,即可进入人体试验过程,这个过程又分为3个小阶段:

  1. 第一阶段(Phase 1)——在小群体身上进行实验(10-50人),参与实验的志愿者将被密切监测,以防人体出现排斥反应等状况;
  2. 第二阶段(Phase 2)——扩大规模,将参与实验的志愿者规模扩大至百人以上,科研团队继续观测志愿者的免疫系统是否会出现问题;
  3. 第三阶段(Phase 3)——规模增加至千人以上,主要目的在于观测志愿者在接种后,疫苗是否会有效产生保护(比如与受感染者近距离接触时),参与实验的所有志愿者都必须受到高频率的监测。

即便有疫苗能够过关斩将,顺利完成上述所有步骤,接下来等待疫苗的还有来自不同机构的独立评估(Independent review)以及每个国家药监局的审批。

当然,新冠病毒对全球经济和社会稳定带来的巨大动荡甚至已经超过了疫情本身,所以疫苗的开发被合理提速是情有可原的。

但是,俄罗斯疫苗能够在全球131种潜在疫苗中脱颖而出(121种处于临床前阶段,10种已经进入临床测试阶段),并且只用2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第三阶段(Phase 3)的大规模测试,会不会到头来只是一次“俄罗斯轮盘赌”?

如果疫苗在研发、测试还有生产的环节中存在隐患,而又被大范围投入使用,那么俄罗斯政府又将应对这场更大规模的公众健康危机和随之而来的经济崩溃?

埋藏在俄罗斯人民心中的民族骄傲和对未来的过度理想化,会不会让“休克疗法”的惨剧再次上演?

参考来源: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russia-economy-worldbank/russian-economy-will-shrink-6-in-2020-world-bank-forecasts-idUSL5N2EB042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8540647

https://edition.cnn.com/2020/08/12/europe/russia-coronavirus-vaccine-what-we-know-intl/index.htmlhttps://www.indiatoday.in/news-analysis/story/corona-vaccine-covid-19-russia-sputnik-v-india-world-1710685-2020-08-13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europe/the-liberal-democrats-who-once-thought-russias-future-was-in-their-hands/2017/08/17/77335b28-8298-11e7-9e7a-20fa8d7a0db6_story.html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