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领跑!新冠疫苗竞赛“白热化“!不要让“民族主义”成防疫隐患?

阅读导航

  • 前言
  • 全球疫苗研制竞赛进入“白热化“
  • 澳洲专家:俄罗斯疫苗通过第三阶段试验“轻率鲁莽”
  • 如果中国成为第一个研发出有效疫苗的国家
  • 中澳关系“冷冻期”,澳方如何面对新冠疫苗Made in China?
  • 结语

前言

“红宝石公主” 号邮轮于3月19日停靠悉尼港口。尽管当时部分乘客出现症状,船上的2700名乘客还是悉数被放下船。自此,涉及人数众多的最早一起澳大利亚新冠疫情爆发。

澳大利亚新冠肺炎疫情从今年3月初开始暴发,澳联邦政府及各州政府采取了多项限制措施加以应对,到6月初疫情已经基本上得到控制。

澳总理莫里森在5月底宣布经济重启计划,决定分三步走来逐渐放松限制措施,并乐观地估计到2020年7月份建立起应对新冠病毒的安全生活和工作环境,恢复所有国内旅行,逐步放开国际旅行,使大多数澳大利亚人重新返回工作。

然而,形势发展却出乎意料。

从6月下旬开始,新冠肺炎疫情从维多利亚州墨尔本市开始反弹,全国新冠确诊病例在7月14日突破1万,8月7日突破2万,第二波疫情导致确诊和死亡病例已经大大超过第一波。

维州不得不实行三级和四级限制措施,其他各州本来要开放的州际边界继续关闭,澳大利亚刚开始复苏的经济再遭重创。

截至8月15日,澳大利亚新冠累计确诊病例增至23046例,死亡病例379例。

几个月来,全球各国都一直在等待新冠病毒疫苗问世的消息。

世界卫生组织上周发表评论说,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拥有战胜冠状病毒的“灵丹妙药”。这话让人难以接受。

但我们都明白,我们需要这一警钟,以使我们在期待疫苗的同时,设想并为没有疫苗的未来做好心理准备。

1

全球疫苗研制竞赛进入“白热化“

8月11日,俄罗斯高调宣布全球第一款新冠疫苗已获得国内卫生部许可并注册,该疫苗命名为 “卫星五号” (Sputnik-V),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当日透露,自己的女儿已经接种了这种疫苗,他还表示,疫苗已通过必要检验,能充分有效地发挥功能,稳定生成抗体。

此消息一经公布,引起轩然大波,学界质疑“卫星V”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因为这款疫苗不仅跳过了Ⅲ期临床试验直接获批,就连Ⅰ/Ⅱ期临床试验也仅纳入了76名受试者,且尚未公开发表任何临床试验数据。

据悉,俄罗斯研发的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苗进行人体测试不到两个月,总统普京就已经下令,批准该疫苗可以投入使用。俄罗斯官员表示,他们计划在10月开始大规模接种。

各方专家对于俄罗斯疫苗进展的速度提出了担忧,指研究人员有可能是在抄近路。外界忧虑疫苗安全性不足之际,世界卫生组织(WHO)在上周敦促俄罗斯在研制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时要遵从国际社会的指引。

俄罗斯研发的疫苗“卫星五号”(Sputnik-V),目前并不在世卫认可的处于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的六种疫苗之列。第三阶段试验涉及较广泛规模的人体测试。

全世界目前有超过100种疫苗正处在早期研发阶段,其中有部分已经进入人体临床测试阶段。虽然进展较为迅速,但是大多数专家认为,任何疫苗都不会在2021年中之前被广泛使用。

普京表示,他知道这种疫苗“颇为有效”,但此外未有透露更多细节,只是强调它已经通过“一切所需的检验”。普京还称,他的其中一个女儿已经接种了该疫苗,她在短暂的低烧之外,感觉良好。

俄罗斯科学家表示,疫苗的早期试验已经完成,试验结果是成功的。

俄罗斯的疫苗是采用腺病毒疫苗的适应株,该病毒通常会引致普通感冒,从而引发免疫反应。

俄罗斯官员指,疫苗被命名为“卫星五号”,是向世界第一颗人造卫星致敬。俄罗斯将疫苗研究比喻为苏联和美国在冷战时代的太空竞赛。

实际上,全球多款疫苗的研发进度均快于俄罗斯的“卫星五号”,只不过它们都在进行严谨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

2

澳洲专家:俄罗斯疫苗跳过第三阶段试验“轻率鲁莽”

几个月来,澳大利亚举国上下更是在疫情反复中一直在等待新冠病毒疫苗问世的消息。但是,澳大利亚专家表示,来自俄罗斯的消息即世界上首个COVID-19疫苗已获批准很难令人感到振奋。

墨尔本大学的免疫学家何塞·比利亚丹戈斯(Jose Villadangos)说:“轻率鲁莽是可以用来形容俄罗斯当局这一决定的最温和的措辞。”

澳洲专家表示:一旦研发出有前途的疫苗,有一些障碍必须在批量推出之前克服。它们分别是:

  • 临床前:在动物中进行测试。疫苗会产生抗体吗?可以预防疾病吗?需要多少剂量?
  • 阶段1:在少量人员中进行测试。此阶段旨在确保疫苗对人体安全。
  • 阶段2:在人体中进行更多测试——疫苗有效吗?
  • 阶段3:在大规模人群中进行测试以确认其有效性。

然后,在推出之后:

  • 阶段4:持续进行监视以确保其安全性,并且不会造成长期不利影响。

没有一种疫苗是100%安全的,而且有些人会产生副作用,尤其是那些免疫功能低下的人,因此完成严格的临床试验至关重要。

没有第三阶段,他们根本无法意识到潜在的陷阱,无法确定谁应该接种疫苗,谁不应该接种,这非常危险。

没有第三阶段,就不知道疫苗的保护性有多强,因为没有与安慰剂的比较。

疫苗是用来调节免疫反应,因此,如果以错误的方式对其进行调节,实际上可能会加速疾病的发展。

这可能是一场可怕的免疫接种,当另一种冠状病毒来袭时,那些人余生都会受到影响。

3

如果中国成为第一个研发出有效疫苗的国家

中国是第一个经历新冠肺炎疫情的国家,这让中国研究人员在开发抗击这种疾病的疫苗方面领先了一步。

目前,这种疾病已导致全球超过75万人死亡。

据悉,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与康希诺(CanSino)联合开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已经在6月下旬完成二期临床试验,并且于6月25日获得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颁发的军队特需药品批件,有效期1年。

康希诺生物表示,总体试验结果表明,疫苗具有预防由SARS-CoV-2(严重呼吸综合征2型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的潜力。

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办法》有关规定,Ad5-nCoV现阶段仅限军队内部使用,未经军委后保部批准,不得扩大接种范围。

显然,中国疫苗研制已经在全球立起一个重要里程碑。那么问题也出现了:鉴于现阶段中国与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许多西方国家的外交关系棘手,如果中国成为第一个研发出有效疫苗的国家,会发生什么?

据悉,中国方面近日已经表示,中国的疫苗将是一项“全球公共产品”,向所有国家提供。


然而,面对过去十年中国疫苗制造行业的一些负面新闻,其他国家也对中国生产的疫苗的质量提出了质疑。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本周公布的数据,已经开始试验的候选疫苗有168种。其中6种处于3期试验,这意味着它们将进行大量人体测试,以衡量其有效性和安全性。

这些候选疫苗中有三个来自中国医药开发商,包括国有企业背景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和国药集团(Sinopharm),后者与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合作进行了两项试验。

新冠肺炎疫苗的开发和研究最初在中国遇到了一些障碍:随着病例数量的下降,通过接触活跃的病毒病例来测试疫苗变得更加困难。

这导致国药集团在6月份表示,其疫苗可能在2021年之前不会面世。

然而,自那以后,通过将试验地点转移到国外,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

国药董事长刘敬桢表示,国药集团已在阿联酋为约1.5万名试验参与者接种了疫苗,他们预计将在大约3个月内完成第三阶段试验。

科兴生物也在采取类似的做法。该公司在印尼1600多名参与者的帮助下启动了3期试验,一个月前,巴西推出了一项类似的计划,约有900名参与者。

截至上个月,中国方面一共有13家企业启动了生产疫苗的流水线,国药集团也在北京建设了疫苗生产线。

在国药控股发布的一份声明中提到,北京工厂预计每年能够生产2.2亿剂。

4

中澳关系“冷冻期”,澳方如何面对新冠疫苗Made in China?

毋庸置疑,中澳关系在2020年仿佛迈入了“冰窖”。如果中国率先发布可批量生产新冠疫苗,澳洲会作何反应?

ABC NEWS在报道中提及:中国疫苗生产在过去确实存在丑闻,这也导致人们对中国疫苗体系存在一定程度的不信任。其中,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副教授杨辉(Hui Yang音译)表示,毫无疑问,中国疫苗在进口之前必须符合澳大利亚的标准。

然而,杨博士表示,中国疫苗行业的问题更多地与当地生产和腐败个例有关,而不是国家生物医学研究的质量。

“这不是科学问题,而是管理问题,”曾任北京大学中国公共卫生政策与管理学教授的杨博士说。

“是错误操作、腐败和管理不善等因素才导致了疫苗生产出现问题。”

冷链——一种在2至8摄氏度的安全温度范围内运输和储存疫苗的系统与污染等其他问题,才是中国妥善管理疫苗的最大挑战。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Mode物流公司的理查德·帕塞里(Richard Passeri)在接受ABC NEWS采访时表示,他认为从海外运抵澳大利亚的疫苗这个操作不会有任何问题,是完全可以胜任的。据悉,Mode物流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墨尔本的公司,专门从事经营来自中国的冷链物流业务。

帕塞里表示:“根据我在物流方面的经验,从海外运输疫苗不存在安全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应对计划的顾问玛丽-路易丝·麦克劳斯(Mary-Louise McLaws)表示,对中国疫苗生产的焦虑可以通过实现中国实验室和生产商与海外病毒学家合作来解决。

她说:“如果有一个国际组织协助中国进行疫苗生产,就可以为最终产品提供额外信任度。”

麦克劳斯教授说,她认为中国拒绝为其他国家提供其研发的任何可行疫苗的风险很小,即使是那些与中国政见不统一的国家。

她说:“我认为中国不会希望在自己国家人民接种疫苗的时候,世界其他国家仍然处于被感染的巨大风险之中。”

结语

从2020年开始至今,全世界都笼罩在新冠疫情的阴影之下,没有幸免。所以此时此刻人类是命运息息相关的共同体。

与疫情较量,唯一的出路就是守望相助、共克时艰,有效的国际合作,才是战胜病毒、维系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关键。

在这个伟大进程中,中国和澳洲都从未缺席,一直在奋力前行。

盼望2020年接下来的日子里,中澳关系迎来积极转折,新冠疫情也能随着有效疫苗的推广彻底消失。

我们盼望携手,也携手盼望。

本文参考翻译来源: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8-15/what-chinas-covid-19-vaccine-race-mean-for-australia/12557700 China’s COVID-19 researchers got a head start on a vaccine — here’s where they’re at now By Bang Xiao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0-08-11/what-if-we-never-get-a-vaccine-for-covid-19/12546856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science-53749119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0-08-13/au-experts-react-to-sputnik-vaccine-news-reckless/12554910

https://finance.sina.com.cn/world/gjcj/2020-08-14/doc-iivhvpwy1044402.shtml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