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连锁反应开始了!裁员、卖资产、砍课程,澳洲高校求生模式开启!

阅读导航

  • 前 言
  • 澳洲高校的至暗时刻
  • 求生模式开启
  • 掏包机费的商家
  • 政府立场软化

前 言

对于今年在澳洲顺利拿到毕业证的中国留学生而言,很多人不由感叹:这个毕业季太过特别。

以墨尔本大学为例,没有毕业典礼,只有一封Coagulations的邮件。

同样,对于新学期的学生而言,往常热闹的迎新典礼也搬到了线上,丝毫没有喜庆的味道。

疫情笼罩下的澳洲高校总给人一种凄凄惨惨的感觉。

毕竟,疫情带来的不仅是健康危机,也带走了不少高校的“金主””。

米切尔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的最新报告显示,未来三年内,澳洲大学损失可能高达190亿澳元。

同时,建模分析显示,未来6个月内澳洲高校近2万个工作岗位面临风险。并且,这个数字还不是最终的数字。

今年4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曾表示,如果身处澳洲的留学生无法自给自足,那么他们可以选择返乡。

然而,损失钱是一方面。没了留学生,澳洲高校在国际上的声誉怎么办?没了免费的广告效应来源,酒香也怕巷子深。

1

澳洲高校的至暗时刻

自2月份开始,澳洲先后中止了中、韩、伊朗等国人员入境。3月下旬,澳洲政府则彻底实施了锁国政策。

一时间,数十万留学生滞留海外,无法顺利返回澳洲继续学业。

即便是留下来的,课程也遭遇中断,只能上网课。

在网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通过线上会议工具Zoom召开了艺术系的迎新仪式。

当主持人宣布进入问答环节时,一名学生喋喋不休地抛出了“裁员、削减课程……”等不少尖锐的问题。

虽然主持人一再保证校方正在想办法,但是这名学生还是坚持不懈地提出大量问题。随后,主持人不得不对学生的提问静音。

但是,这名学生又通过聊天功能源源不断抛出问题,主持人又不得不禁用了聊天功能。

此外,还有一些学生不断在平台了表达了对校方网课的不满。尽管主持人一再强调称,眼下是非常时期,但是仍然无法平息学生的情绪。

视频上传后又引发了各方的热议。

事实上,这只是澳洲高校目前“明显承压”的一个缩影。

由于大量留学生金主未归,澳洲高校均面临不小的收入缺口。

作为澳洲最大的出口产业之一,国际教育每年给澳洲经济创造的收入超过320亿澳元。

过去十年,澳大利亚的留学生数量增长137%,高等教育相关产业从学生获得的收入中有40%来自留学生。

2018年,全澳共接收约48万留学生。

其中,中国大陆是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地,总数达到15.2万人,占比38%。第二和第三分别是印度18%和尼泊尔7%。

澳洲前十大留学生来源国中,八个为亚洲国家,两个为拉美国家。

2018年,澳洲高校从海外学生那里赚取的学费高达88.4亿澳元,占其总收入的26%。

2

求生模式开启

为了渡过这场危机,澳洲各大高校均开启了求生模式,其中还包括一向以来“不差钱”的八大名校。

当然,求生的过程无疑是痛苦。

以号称最有钱的墨尔本大学为例,受新冠疫情影响,该所大学已官方宣布裁员450个岗位,包括多个学术岗位。

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3年,国际学生流失给墨大造成10亿澳元经济损失。之前,校方一直试图说服员工减薪2%,但是由于员工反对,不得不裁员。

7月17日,同属八大名校的蒙纳士大学宣布裁员277人,高层管理人员减薪20%。

前一天,新南威尔士大学也宣布裁员493个全职工作岗位,管理人员削减25%,并将学院数量从8个减少到6个。

悉尼科技大学(UTS)也于近日宣布了裁员至少500人的计划。

根据澳洲高等教育工会(National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NTEN)的估计,截至目前,澳洲高校已经公布的裁员计划包括3000-3711个全职岗位。并且,在新冠疫情影响全部凸显之后,这一数字可能攀升至3万人。

工会主席Alison Barnes指出,全职员工尚且如此,临时工的命运就更不用提了。

除了裁员以外,不少高校只能通过贱卖资产来获取生存时间。

今年6月,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宣布通过售后回租的方式出售位于墨尔本黄金地段的一处教学大楼,预期售价为1.2亿澳元。

7月,斯威本大学宣布出售位于墨尔本Flinders街的一栋7层写字楼。

过去十年间,国际教育一直是澳大利亚出口创收的一大支柱,每年给澳洲经济带来的收入超过320亿澳元。

2018年,澳大利亚高校从海外学生那里赚取的收入高达88.4亿澳元,占其总收入的26%。

由此,当留学生人数出现断崖式下跌时,澳洲高校求生模式疯狂开启,这一点并不意外。

即便是澳洲几所最好的大学,情况尚且如此,其它相对声誉较低的大学就更不用说了。

3

掏包机费的商家

事实上,留学生金主迟迟未归不仅对高校收入造成了直接冲击,而且相关效应已经外溢至了其它产业。

例如,澳洲最大的学生宿舍运营商Scape Group发布警告称,如果联邦政府不制定相应的政策允许国际留学生入境,学生住宿行业也是岌岌可危。

在声援澳洲各大高校的同时,Scape首席执行官Craig Carracher表示,政府应该采取类似于安全通道的方式让海外留学生返校学习。

如果没有这样的途径,学生宿舍入住率将从60%降至30%左右。同时,澳洲高校在国际教育领域的声誉也会受损。

为了让留学生回归,Scape甚至同意在必要时为返澳留学生支付包机费用。

在一次发言中,Carracher说:“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东南亚地区,不少学生仍然希望能够安全地飞回澳大利亚继续学业。”

2018年,全澳48万的国际留学生中,悉尼和墨尔本就读人数分别占比大约36%和35%。换句话说,悉尼和墨尔本吸引了71%的留学生。

由于留学生的大幅减少,很多依靠留学生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企业、房主均遭受了负面冲击。

澳大利亚研究机构SQM Research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墨尔本CBD出租房空置率也已经攀升至7.6%,仅略低于2010年12月8.2%的历史最高水平;而悉尼CBD的住房空置率更达到创纪录的13.8%,较3月份5.7%的空置率高出一倍以上。

除了租房以外,留学生的需求还养活了许多商家。

在目前留学生数量锐减的情况下,很多餐厅、留学中介、代购店,甚至以华人为对象的送餐服务都受到一定冲击。

有研究显示,学校每损失1澳元的学费,整个澳大利亚经济将会损失1.15澳元。

4

政府立场软化

今年4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曾表示,如果身处澳洲的留学生无法自给自足,那么他们可以选择返乡。

这一言论被指“冷酷”。同时,中澳两国关系一度紧张也为澳洲高校未来生源蒙上了阴影。

不过,从近段时间来看,澳洲政府的立场有所软化,对待留学生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

例如,澳洲联邦政府于上月恢复授予国际学生签证,并允许海外学生上网课,以促进国际教育产业的逐步复苏。

澳洲代理移民部长AlanTudge宣布了相关政策变更内容,具体内容包括:

  • 政府将重新开始对自澳洲境外递交的学生签证申请人发放签证。这样在边境开放时,国际学生可以获签并计划旅程。
  • 对于因受疫情影响而延期原学习计划的学生,在重新申请签证时免收签证费。
  • 学生签证持有人在境外进行网络线上学习的,此部分可以被视为有效的澳洲境内学习时长,可以计入PSW签证申请要求。
  • 持有学生签证的毕业生如果因为疫情原因无法返回澳洲的,有资格在澳洲境外申请PSW签证。
  • 对于需要提供语言成绩的申请人,如果因疫情无法参加语言测试,可延迟提交语言成绩。

另外,6月份,联邦政府还宣布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和堪培拉大学(UC)两所大学试点“包机接留学生返校”的计划,旨在日后带回更多的学生以及其他大学提供明确的模式。

然而,由于维州二波疫情高发,该试点计划暂停。

结语

截至目前,澳洲联邦政府虽然承诺给高校提供180亿澳元的资金支持,但是对将大学纳入留职补贴(JobKeeper)等支付计划“迟迟未能松口”。

同时,在政治局势升级的情况下,高校也很容易沦为无辜的牺牲品。

没有学生,自然没有收入。

没有收入,也就留不住人才。

没有人才……可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负反馈效应。

很显然,留给澳洲政府和高校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多。

参考来源:

https://theconversation.com/coronavirus-how-likely-are-international-university-students-to-choose-australia-over-the-uk-us-and-canada-142715

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0/jul/20/australia-to-restart-granting-visas-to-international-students-to-lift-struggling-university-sector

https://www.smh.com.au/national/with-losses-set-to-pass-200m-uts-fears-up-to-500-jobs-could-go-20200807-p55jp5.html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