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维州贵族私校上法院向家长追讨学费!有些人直接破产

维州私立学校正通过法院向未付学费的家长进行追讨,甚至让那些拒偿债务的人破产。

一些顶尖学校,包括Toorak College, Eltham College, Loreto Toorak和Scotch College,最近已经对家长提出了破产财产的申索权,要求他们支付2.5万到40多万澳元不等的未付学费。

其他学校,如Geelong, Camberwell, Wesley和墨尔本女子文法学校在过去几年也采取了类似的法庭行动。

与此同时,最贵学校的学费已达到每年4万澳元,而研究显示,70%的家长已经感到压力山大。

维州的主要收债机构已经有50多所私立学校客户,它向家长保证,大多数学校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不会追债。

Prushka Fast Debt Recovery首席执行官门德尔松(Roger Mendelson)表示,学校将等到明年再向今年没有支付学费的家长追讨债务。

他说,“这意味着债务在不断累积。如果家长还没有付款,那么我们将在2月份看到一个高峰。”

门德尔松还说,那些已经与学校达成协议的家长将需在规定时间内付款,但学校将追查那些他们认为有钱但不愿意支付学费的家长。

Oakleigh Grammar在收费政策中已将这类家长作为目标,指出学校将利用地方法院强制执行收费,这可能最终导致家长破产或财产被扣押。

一位父亲被Loreto Toorak起诉,学校要求他偿付前伴侣欠下的9万澳元。

他于是申请破产。 与此同时,学校警告“非困难户”家长按时缴纳学费,而越来越多的学校表示,明年将不会提供学费折扣。

来自The Futurity Investment Group (前身为Australian Scholarships Group)的一份报告显示,70%的家长在支付学费方面面临经济压力。

这项对1800多名家长的调查发现,即便是56%收入超过18万澳元的高收入家庭也同样感到经济紧张。

Futurity的首席执行官希金斯(Ross Higgins)表示,“毫无疑问,COVID-19大流行,以及围绕着个人是否有资格获得JobKeeper 2.0补贴的不确定性、抵押贷款延期和放宽限制的不确定性,都加剧了这种压力。”

Ballarat Grammar的校长希思(Adam Heath)说,学校一直与家庭合作,解决经济问题。

Westbourne Grammar校长汉森(Meg Hansen)表示,学校保留“在合同义务未得到履行的情况下,采取任何它认为必要的进一步相关措施”的权利。

Scotch College和King David School校长以隐私为由拒绝置评。

Loreto Toorak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学校将继续对学生和家长提供支持,并且“在非常罕见的情况下采取法律行动来追回未支付的学费,这是绝对的最后手段”。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