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国内70万的药在澳洲仅售41刀,到底是不是真的?

前两天有朋友在微信群求证一条信息,说有一种天价药,在国内要70万一针,在澳洲只要41刀。

当时也没太在意,但今天一看,朋友圈到处都是这样的报道,说是湖南一个刚一周岁的孩子得了一种叫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罕见病,医生推荐的特效药70万一针,让这个4万年收入的家庭陷入绝境。

然而,有网友却查到,这款药在澳洲竟然只卖41刀,合人民币200多元,于是群情汹涌,觉得这是医药公司暴利,有人还致电药监局、物价局举报。

广为流传的是下面这个截屏:

我不清楚这个截屏者是如何获取的中文翻译,但可以看出这个页面的文字信息非常凌乱,恐怕有许多失真之处。

找个最显而易见的茬:澳洲的药品,为何用美元标价?

其实,在国外很容易就能找到原网页进行核实的,尤其是政府官方的信息。

直接在谷歌输入药名Nusinersen+Australia,得到的第二个搜索结果就是澳洲联邦卫生部的信息。

其实其他信息完全可以忽略,只要看底部的3个价格。

第一个价格Dispensed price for max qty $110000.00,是购买数量最大时的分配价,我的理解就是最低批发价。

第二个价格Max recordable value for PBS Safety Net $41.00,也就是这个系统里记录的最高价。

第三个价格General Patient Charge $41.00,也就是普通病人需要支付的价格。 

对澳洲不熟悉的朋友,有必要解释一下这个PBS Safety Net到底是什么。

PBS代表Pharmaceutical Benefits Scheme,也就是国家的药品补贴计划。Satety Net直译为“安全网”,其实也就是说,政府为了避免国民买不起药,给各种药品指定了一个“自掏腰包价”,差价全部由国家财政补贴。

比如Nusinersen这个药,在市场上可以拿到的最低价是11万澳币。面对这样的价格,无论在哪个国家,普通人家都会无比绝望。

这时候,就轮到财大气粗的安全网跳出来慷慨解囊了,他会拍着胸脯对病人说:

你自己只要掏41刀,剩下的109959刀由我来买单!

这样一来,脊髓性肌肉萎缩症也就不是什么绝症了,对病人的经济影响跟感冒发烧没多大区别。 

因此,这款药在澳洲可以花41刀买到,这个并没有错,但这是政府补贴过后的自费价,并非原价就是如此亲民。从原价来看,跟70万人民币也相差并不太远。

查一下Nusinersen的维基百科页面就可以发现,这药是2016年上市的,在美国的价格是12.5万美元一针,第一年的诊疗费可达75万美元,此后每年37.5万美元。《纽约时报》认为这是世界上最昂贵的药品之一。

这样看来,国内药企也并没有昧着良心开价。所以网友指责制药公司暴利、怪罪物价部门渎职,其实都是搞错了方向。

要怪,只能怪国家的医保基金不够大方。

维基百科的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5月,全世界共有40多个国家/地区的公共医疗系统对该药品提供补助,除了澳洲,还包括西欧、北欧的大部分国家,还有中东一些富国,以及亚洲的日本、韩国、香港。 

对我们这些平日里好端端的正常健康人来说,很难想象生一场病就足以让自己倾家荡产。但天有不测风云,万一撞上了这样的富贵病,即便是手握着北上广房子的中产,也会在药价单面前感到眩晕颤抖。

大部分的疾病,其实都是有偶然性的,没有人愿意没事萎缩点肌肉玩玩。在这种偶然性的命运冲击前面,“安全网”就有存在的必要性了,让一个人扛不住的重击,全体纳税人共同为之承受。

据ABC报道,2016年3月治疗丙肝的2种新药获批,到当年年底医保就为病人买单了10亿澳币。我查了下,这两种药原价都要1万多澳币一盒。

去年10月获批的一种囊肿纤维化新药,按原价治疗需要花费25万澳币一年。

今年2月获批的一种肺癌新药,原价要10万澳币一个疗程。

所有这些药,只要纳入“安全网”,每一张药方都只要病人自费40澳币左右。如果是手持低收入者优惠卡Concession Card的人群,只要6.5刀就可以买到。 

脊髓性肌肉萎缩症既然是罕见病,患者人数也不会太多,我查了一下相关报道,国内患者估计3-5万人,用Nusinersen治疗的话,总支出可能要超过1000亿元。

2019年基本医疗总支出是2万亿元,对GDP第二大国来说,增加1000亿也应该算是合理的幅度。这对财政来说可能只是几个百分点,但对那5万人可就是溺水者的救命稻草了。

人民把钱交给国家管理,就是为了厄运降临时可以依靠这坚强的后盾,不是么?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