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3. 经济

中产变中惨!小企业主度日如年,四分之三家长付不出学费

随着“第四阶段”封锁措施全面启动,维州的零售业、建筑和制造业等商业核心领域逐步停摆。

澳洲乡镇经济专家Terry Rawnsley预测,维州第三阶段和第四阶段封锁令或导致200-250亿澳元经济损失,此外,新州经济将因为维州封锁而损失10亿澳元。

“全面封城”引发蝴蝶效应……原本富裕的私人企业主开始因为生意长时间停滞,而无法负担子女高昂的教育开支,一些私校家长正联合起来要求学校减免学费,约翰(John McGain)就是这日益壮大的家长队伍中的一员。

约翰(John McGain)是悉尼北区Cessnock一家高端食品店Fuchs Fine Food的老板。年初以来,他的生意经历两次重创。

年初,由于山林大火使得猎人谷(Hunter Valley)的餐馆客户纷纷停止采购,这导致约翰食品店收入严重缩水,此后,新冠疫情又“吞噬”澳洲旅游业和高端餐饮行业。

截至3月,约翰的收入已经下滑超70%。

在短短数周内,他申请了澳洲疫情补贴JobKeeper、暂停了商业贷款、房贷和健康保险缴费。现在,他不得不向学校提出申请要求推迟8周的学费缴付。

约翰 的16岁儿子艾德 就读于Newcastle的私校St Philip’s Christian College。

约翰表示,“我很不愿意克扣孩子的学费,但作为个体户,我也别无选择。跟新冠疫情相比,全球金融危机就像野餐一样,我一度以为自己的店会倒闭。”

金融科技公司Edstart首席执行官杰克(Jack Stevens)表示,迄今为止,约有11%的家庭要求削减甚至推迟支付学费,且有1%的父母因为收入压力而不得不选择推迟孩子的学业。

金融科技公司Edstart涉及管理学费支付业务,数据显示,该公司四分之三的 客户已经削减了可自由支配支出,其中37%的人甚至削减了食品杂货支出,还有17%的人暂停偿还房贷。

Jack Stevens说:“对父母来说,在各项开销中,孩子的学费往往被最先考虑,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推迟支付学费,或者让孩子辍学。”

面对家长们的呼吁和施压,学校方面也表示很无奈。即使在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私立学校也并未受到影响。但此轮新冠疫情的来袭,的确让学校各方都很紧张。一些学校已经开始担心明年的入学情况,所以在第二学期提出了很多折扣方案。

目前,墨尔本已经进入“第四阶段”的封城期,非必需品的零售店实际上已经消失,只有药房,超市、杂货店、银行、邮局、食品和酒类商店可以继续运营。许多销售额已呈现复苏的零售企业再次被禁止营业,其中包括家具家电和硬件零售商Bunnings、Harvey Norman以及JB Hi-Fi。

同时,购物中心变得几乎空无一人,商铺、电影院和美食街等零售场所全部关闭,除了送外卖,餐厅和咖啡店什么也不能做。 

对于“第四阶段”封锁令,社会各界对此意见分歧巨大。

许多人认为这样做过犹不及,对许多小企业主而言可能活不过疫情结束,他们的家庭会面临各种经济考验。

而另一些人认为,政府的封锁措施相当及时。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