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生活

让墨尔本进入“灾难“状态的养老院!天堂到地狱只是霎那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

阅读导航

  • 前 言
  • 夺命养老
  • 太阳底下无新事
  • 悲剧仍然上演

前 言

在澳大利亚Footscray医院的ICU病房里,病逝者临终前,身旁陪伴的是护士,而不是家人。

在多家养老院内,病逝者临终前,身旁很有可能任何人都没有。

这不是故事,而是事实。

3月初,第一波感染高峰来袭,新州Newmarch House养老院成为当地最大聚集性感染事件的爆发地。

这家养老院也被称之为“连环夺命澳洲养老院”,死亡人数高达20人,确诊感染近百人。

6月底,第二波感染高峰出现在维州。

截至目前,维州有大约77家养老院出现新冠病毒确诊感染病例。

过去24小时内,维州新增新冠死亡病例9例,全部是老人,并且7例为私营养老院老人。

毫无疑问,老人成为了新冠疫情中受直接冲击最大的群体之一。

此外,与疫情相关间接虐待老人的情况也在频繁发生。

作为“养老天堂”的澳大利亚,为何养老体系如此薄弱,养老院丑闻频发呢?

1

夺命养老院

在过去六个月中,不少养老院老人家属写信给老年护理部长理查德·科尔贝克(Richard Colbeck)。

在信中,他们表达了对生活在养老院家属死亡的担忧。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不是担心老人死于新冠,而是漠视和忽略。

同样,养老院一些有良知的员工也写信给Colbeck称,不少同事根本就没有经过培训就直接上岗。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应对养老院新冠感染的突发情况。

另外,即便有培训,也是做做样子。

不到十分钟的培训视频等于什么都没讲,一些养老院的员工到现在连怎么穿/脱个人防护服都不会。

尽管维州政府已经安排部分养老院老人住进医院,同时增加了拨款,但是维州当地医生表示,当地养老护理系统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最新的数据显示,维州目前有大约77家养老院出现了新冠感染病例,约占全州养老院总数的10%。

据预计,未来几天或几周内将至少有80名老人因为新冠而死亡,为今年年初悉尼养老院Newmarch House死亡人数的四倍。

截至目前,1/6的维州活跃病例和养老院有关,即4839例活跃病例中有大约804例患者。

同样,在新州,西悉尼Newmarch House养老院内爆发了严重群聚感染事件,死亡人数高达20人,确诊感染近百人。

值得一提的是,红宝石公主号邮轮爆出聚集性感染之后,新州政府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对此事进行调查。

然而,同样是在新州,对于Newmarch House养老院内发生的大规模聚集性感染事件。政府却没有这么做,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在线调查。

2

太阳底下无新事

自1997年老年护理法案颁布以来,养老院私营化在澳大利亚成为一种趋势。

然而,疫情之下,所有漏洞暴露无疑,其中就包括养老院。

现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每年花在老年护理上的支出接近200亿澳元。

然而,由于缺乏财务透明,养老服务提供商究竟是把这笔钱花在老人身上,还是养老执行高管,我们也无从知晓。

围绕养老院的问题有很多,并且属于“太阳底下无新事”的那种。

早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我们的养老院体系就已经问题多多。可以说,这场疫情只不过再一次让养老院的系统性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业内人士指出,如果在过去几年,各级政府真的有心倾听养老院老人、家庭和员工的投诉和抱怨。那么,眼下维州养老院疫情高发的可怕故事原本可以避免。

无论是现任联盟党政府,还是前工党政府,他们都忽略了无数调查提出的建议和研究证据。

在过去十年,出现了这样一种模式,即在相当短的一段时间内,养老院老人受虐待、受忽视、或者护理标准不当的问题一度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每一次,养老院成为媒体的头版头条。每一次,联邦政府都会以开始一项新的调查、或者成立一个工作组来予以回应。

结果最终却是不了了之。

例如,去年10月,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发布了长达700页、有关老人护理质量和安全的中期调查报告。

这份报告曾引发了社会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的一片声讨之音。随后,养老院供应商行业组织、监管机构老年护理质量和安全委员会(Aged Care Quality and Safety Commission)以及政府都信誓旦旦要解决。

结果,一周之后,这些有问题的养老院机构全部都正常营业。

在本次疫情发生之前,最吸引眼球的养老院事件莫过于南澳Oakden养老院。

在那里,一名老人被人勒住喉咙从走廊里一路拖着走,还被粗鲁地扔在沙发上。

据报道,这位老人名为Ermanno。在三年的疗养期内,他被诊断药物使用过量,即便在睡着的时候也会被喂药。

他甚至都不能走路,在没有人看管的情况下一周摔倒了5次,最终导致他不幸死亡。

令人细思极恐的是,一名养老院病人的家属声称,早在2008年,政府对Oakden养老院的暴行就已经知晓了,但一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尽管曝出了种种丑闻,这家养老院还是在九年的时间内连续通过了三项认证。

因此,面对处于媒体风暴中心的维州养老院,联邦政府的反应不足为奇。

3

悲剧仍然上演

除了遭遇疫情所带来的直接影响外,越来越多老人开始遭遇新冠疫情所带来的间接伤害。

财务虐待就是其中的一种。

近日,新州民事和行政法庭审理(NSW Civil & Administrative Tribunal)就审理了这样一起案件。

当地一名妇女仅向婆婆象征性地支付了3澳元,就取得了三块空置地块(价值300万澳元)的所有权。

一般人以为这是老人对孩子的赠与,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诉讼中,代理律师Darryl Browne指出,这起案件是典型的年轻家庭成员虐待老年人的行为。他们可能希望不劳而获,从老人手中窃取想要的住房、投资、银行账户和其它财产。

他说:“这种情况很常见。目前有很多老年人遭受虐待的案件,并且常常涉及最亲的家人。”

受疫情的影响,年轻的家庭成员可能面临不小的财务压力。又加上疫情带来的封锁,老人受虐待的风险也明显增加。

相比X一代,婴儿潮一代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充分就业、股权增值、房价上涨和减税等利好,继而积累了一定的财富。

相比之下,由于收入减少和失业等原因,年轻一代承受着不小的经济压力,继而催生了不劳而获的想法。

根据澳大利亚智库,Grattan Institute提供的数据,在年龄介于65至74岁的户主中,家庭平均财富净额为100万澳元,在过去12年中增长了大约40%。

相比12年前的同龄人,现在的年轻一代收益很少。

除了上文中提到的3元夺取300万资产的案例外,“爸妈银行”(即父母会把钱借给他们的孩子,或为他们的孩子提供担保进行购房)也是老人遭受财务虐待的高发点。

数据显示,就房贷业务而言,爸妈银行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的第九大银行。

伴随首府城市房价飞涨,父母和成年子女之间的财务问题就开始变得更加紧密,而不是那么分明。

尽管一些父母帮助子女成功买房,但是在有些情况下,处理不当反而会让好意成为问题。

南澳法律专家艾琳·韦伯指出,“至关重要的是,各方必须理解并同意这笔资金实际上是赠与还是贷款。”

她说:“不少年轻人会认为这是父母作为礼物的赠与,但是作为父母,他们很可能希望子女能够偿还这笔钱。”

结语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相信,每当新闻媒体中报道一起养老院老人因为感染新冠而独自一人死亡之时,不少人会联想到自己,亦或者是自己年迈的父母。

无疑,这是一场悲剧,一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剧。

至于如何避免?政府、运营商、纳税人都需要给出自己的答案。

参考来源:

https://www.afr.com/property/residential/3-for-3-million-property-highlights-elder-abuse-risk-20200716-p55cmc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20/jul/27/aged-care-has-been-failing-for-years-coronavirus-has-merely-highlighted-systemic-problems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