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澳洲失业大潮不断蔓延!现在轮到资深专业白领了

自3月被裁员以来,法律助理希妮(Sinead Simpkins)已经投出了600份简历。

她说:“求职极其艰难,而且严重伤害了我的自尊心。我常常感到情绪消沉,因为虽然我想去工作,但却做不到,因为根本没有就业机会。我想自力更生,却没法再赚到钱。”

对于求职者来说,坏消息是,会有更多人体验到熙妮的亲身经历。

新冠大流行开始时的失业与阻止病毒传播所必需的强制封锁有关。

但现在,裁员正蔓延到更广泛的经济领域,包括会计、零售和媒体在内的行业裁减了数千个工作岗位。

毕马威澳洲(KPMG Australia)的首席经济学家林恩(Brendan Rynne)说,最新的劳动力数据显示,自大流行以来,年轻人首当其冲地失去了工作,但现在情况正在改变。

林恩博士说:“最初流失的[80万份]工作,有45万与30岁以下的人有关。但现在,失业潮正在向年龄较大的劳动力转移。令人担忧的是,年龄较大的高技能劳动力失业的速度要高于其他技能水平的同龄人。”

例如,毕马威澳洲和澳广(ABC)本身就是正在缩减员工规模的大型白领雇主之一。

这让人想起了艰难的过去。 在1991年澳洲的上一次经济衰退中,失业率达到11%,并且将近十年都没能恢复到从前的水平。

这次低迷打击了年长的工作者。

许多人,例如罗伯特(Robert Heywood),再也没能找到全职工作。

他的儿子杰里米(Jeremy Heywood)还鲜明地记得当时的情况。 他说:“当时我父亲和我一样,都是40岁出头,工作也跟我一样,是一位图形艺术家。

他在1991年的经济衰退中被裁员,之后再也没能回到这个行业。他曾是一名管理人员,却不得不去接受别人的面试。”

年轻人背负着衰退的伤疤

经济不景气给年轻人的生活和职业留下了长久的伤疤。

在对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十年间的就业市场进行调查之后,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发现,年轻工作者的职业生涯“受了伤”,从2008年到2018年,他们更加难找到理想的职业,而如果第一份工作起点不好,后续也会比2008年之前更加难以攀上职业阶梯。

“ 伤痕很深。全球金融危机之后,35岁以下群体的就业机会在五年内就恢复了。但大多是低薪的临时岗位,很少有稳定的全职岗位。

报告指出:“从2008年到2018年,20-34岁工作者的实际工资增长率几乎为零,而15-24岁工作者的全职工作大幅下降,而兼职工作则有所增加。”

杰里米(Jeremy Heywood)经历了那艰难的十年。他在上一次危机中失业,此后一直在辛苦维持。

“自那之后,我所从事的三份工作中,第一份的工资只有从前的50%,最好的一次达到了从前工资的75%,但还是远远比不上我从前的财务水平。”

他的前同事们也都忍受着更低的薪水、更苛刻的待遇和更疲软的就业前景。

居家工作或更有利于精通科技的年轻人

还可能会有更多严峻的消息传来。

全国强制性的居家工作时间加速了职场对科技的运用,副作用之一是有些公司会发现他们可以用更少的人员实现相同的工作效率。

林恩博士说,这无疑是一种风险,也是联邦政府担心的问题。

JobKeeper(工资补贴)计划的整个设计都在努力使企业与员工保持联系。因为一旦这种联系被打破,人们会更难在这样的劳动力市场找到新工作。

但对求职者来说,并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熙妮觉得自己永远也买不起房,或者还清助学贷款。

“我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买栋房子给我的孩子们住,我只能租房,也会很难找到稳定的工作。”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