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3. 经济

墨尔本上演“封城2.0”,澳洲经济挑战升级

今年4月,随着全球新冠疫情危机升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Gita Gopinath在新闻发布会上警告称,这是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的全球经济衰退。

拜伦湾玩滑板的青年。随着疫情防控措施放松,旅游业开始慢慢恢复。政府已于7月23日公布最新经济和财政措施,包括经济刺激措施(图片来源Getty)

Gopinath在讨论政府是否应该提高税收以偿还激增的债务问题时,敦促发达经济体在疫情过去并进入经济复苏后,立即在全球范围内采取广泛、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

换句话说,不要太早撤回刺激计划,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要考虑通过增税以缓解日益膨胀的赤字和债务。事实上,Bloomberg彭博新闻社在其标题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敦促采取后疫情时期刺激计划以避免重蹈大萧条错误》的文章中指出,过早结束经济刺激计划以缓解赤字会造成经济痛苦延长。

在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实行了几个月之后,经济环境依然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性,例如,第二波疫情的出现,美国总统大选,贸易冲突加剧。在疫情下一阶段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全球范围内人们对政策失误的担忧亦有所增加。

澳大利亚的银行本周提供了部分信息,承诺进一步支持帮助客户,例如为部分客户提供4个月贷款还款延期。

在7月23日,政府将公布最新经济数据和9月后支持计划的更多细节(政府已于7月23日公布最新经济和财政措施,请前往相关政府网站查询最新的政策详情)。

随着墨尔本最近开始的为期六周的封城,澳大利亚相对稳健的病毒防控遭受新挑战,疫情风险提高。

“客户提到了三个主要风险:第二波疫情爆发,民主党在美国总统大选初选中横扫,以及政策错误。其中第三个是我们最担忧的因素。”

JPMorgan摩根大通全球市场策略师7月初于报告中写道。同样,Macquarie麦格理团队表示:“政策错误是最大的风险,当政策制定者放松警惕时会造成市场恐慌。”

“政策错误”有多重定义,但通常指政府和央行对市场和经济产生消极影响的行动,往往因为太晚采取行动,导致措施不足或过度。问题是,往往在措施落实之后才能清楚其正确与否。例如,资深的经济学家认为澳大利亚央行在20世纪80年代末将利率提高至18%的行为是一个政策错误,最终导致20世纪90年代初“我们不得不”陷入经济衰退。

但在这次由新冠疫情导致的衰退中,各国央行表示今后多年内利率都不会从零上升,加上承诺不惜一切代价支持市场,因此人们对政策错误的关注焦点更多放在了政府和财政政策上。

好消息是,政治家们最初对疫情的态度坚定并迅速,而且他们似乎知道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Westpac西太平洋银行首席经济学家Bill Evans表示,全球各国政府都对进一步刺激经济需求保持警惕,并有“充足的空间利用财政政策解决这些问题”,尤其是在澳大利亚。

在本月末政府公布最新消息之前,Evans先生预测JobKeeper工资津贴计划将会为一些所在行业遭受重创的员工延长至明年年中(政府已于7月21日公布将JobKeeper工资津贴计划延长至明年3月,请前往相关政府网站查询最新的政策详情),2020至2021年度耗资240亿澳元,而JobSeeker失业救济金将设定为每两周850澳元,比之前的Newstart津贴高出40%,导致今年赤字增加约110亿澳元。

他还预测,10月的预算案将作为150亿澳元财政计划的一部分,推进原定于2022年的个人所得税削减,且认为通过增加家庭收入而支持经济需求至关重要。

总而言之,他预测联邦预算赤字将于2019-2020年度增加950亿澳元,于2020-2021年度增加2400亿澳元,净债务将翻一倍,从占GDP的19%到2021年年中达到37%,即7250亿澳元。

但Evans先生在本周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澳大利亚债务状况远好于其他国家。由于经济反弹回升2.5%-3%,政府将能够获得多年廉价债务。

此外,他指出,有关政府债务的负面公开言论有所减弱。

“我的观点是,政府不会再围绕对债务增加的恐惧展开争论。在当前环境下,政府增税是不被允许的。”Evans先生说道。

2022年将是选举年,特别是在舆论正朝着“债务弊端”发展的时候,当世界其他国家面临极高的债务,而在当前利率下很容易进行融资的情况下,没有候选人会想要提出增税。

“如果你的借款利率是1%,而你的经济也在以相同速度增长,你的政府债务并不会给经济增加负担。事实上,随着经济不断发展,它在经济中所占比重会越来越小。”

这种围绕债务舆论方向的转变,恰逢现代货币理论的地位上升,这也许并非巧合。现代货币理论认为政府控制货币,可以通过不断加印货币的方式来应对经济危机,而不需要平衡预算。虽然政府对现代货币理论嗤之以鼻,但就目前来看高赤字情况仍会维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帮助经济度过充满不确定性的恢复阶段,尤其是在墨尔本封城加强疫情防控的情况下。

此举之后,Westpac Economics将其对2020年GDP的预测从-4%下调至-4.2%,并指出以人口数量为衡量,约25%的经济将会受到封城影响。

Morgan Stanley摩根士丹利策略师Chris Nicol在墨尔本重新采取封城措施后表示:“在困难中挑战不断升级,而由危机转向增长是成功恢复经济的关键因素。”尽管他补充称,这可能需要更多的财政支持。

在高赤字的情况下,政府的措施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更大影响,因此与政策有关的风险不太可能完全消失。

毕竟只有在措施实施后才能够完全看清其成功与否。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