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破的黄脸皮和凋零的紫金花,一篇看懂香港如何从“棋子”变成“弃子”

阅读导航

  • 草木皆兵
  • 价值还是代价?
  • 通往金山的跳板
  • 特朗,并非不靠谱
  • 黯淡的紫金花
  • 香港困局
  • 棋子、弃子?
  • 东方之珠

1

草木皆兵

2020年6月30日,香港《国安法》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以162票全票通过,并于当晚23时正式生效。

这部法案主要由六个章节构成,并将一系列从分裂国家统一到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定性,最高可以判处无期徒刑。

然而,《国安法》的出台却让几家欢喜几家愁——一方面是香港特区政府部署的4000名警力严阵以待,另一方面是美国国务卿继续隔空喊话,威胁将采取各类手段进行制裁。

1997年6月30日,停靠在香港维多利亚港的英军军舰准备撤离

作为1997年香港回归后的第一批游客,笔者对香港的感情复杂而深厚——从早年在紫金花广场拍照留念时遭遇本地人的白眼,到日后目睹包裹在裘皮大衣里的大陆贵客差遣太古广场的服务员,这20多年来香港的变化大到让人感到陌生。

只不过,那个曾经车水马龙却秩序井然的东方之珠,已经在飞舞的燃烧瓶和无数的路障中变了样。

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香港在回归23周年的日子里草木皆兵?一部国家安全法案的出台又是如何演变成大国之间博弈的新战场的呢?

2

价值还是代价?

在媒体对香港铺天盖地的报道下,人们可能已经忘记了中国的另一个特别行政区——澳门。有人将香港比喻做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叛逆少年,而澳门却是每天按时做功课的“好学生”。可能正是因为太过“听话”,所以鲜少有人知道澳门其实也有一部《国安法》。

2009年,也就是澳门从葡萄牙回归10周年之际,这个“好学生”已经自行完成了《基本法》第23条立法,并于2018年成立了“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委)”。此外,澳门版的《国安法》比港版的更为严格,而且覆盖范围更广,但是在过去的11年间却从未在法庭上被动用过。

相比之下,香港版《国安法》对以“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政府”等罪责的覆盖范围只有澳门版《国安法》的一半,但却掀起了轩然大波。为什么两个同样是从殖民者手中收回的失地,同样是“一国两制方针”之下的两个特别行政区(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SAR),仅仅一部“阉割版”的《国安法》却引起轩然大波呢?

澳门葡京娱乐场外熙熙攘攘的人群

其实,将香港和澳门命运分隔的恰好就是两个特区的价值,这不仅是经济价值,也是地缘政治和战略价值。

而这一些列问题背后的主使也不需要费力气去猜测,因为美国政府在公然干涉他国内政上,从来不遮遮掩掩。

那么,香港的价值到底体现在什么方面呢?

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数据显示,澳门特区在2018年的GDP为551亿美元,仅为同年香港GDP的14.3%(香港GDP为3627亿美元)。换句话说,以博彩业为主的澳门根本入不了美国政府的法眼。

在经济和金融上,香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仅次于纽约和伦敦)以及全球最繁忙的港口之一,早在回归之前就是西方列强在远东地区的经济及政治等多功能前哨站。

地理位置上的优势也让香港在越战期间(1955-1975)成为了美军的军备和物资中转中心——美军军舰平均每年访港次数高达60-70次,即便在香港回归后,每年依然有20-30艘次美军军舰访港。

3

通往金山的跳板

到了1970年代末,中国开始实施了一系列以经济为主的改革措施,也为香港带来了巨大商机。这套由邓小平提出和创立的“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让香港的经济价值骤然提升,香港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完成了经济和制造业的第一次转型。

另外,香港也成为了中国与西方甚至是世界经济“对话”的唯一窗口。许多美国企业把香港比喻为唯一能够跳入中国这个拥有 9.5亿人口市场的跳板。而中国这个未开垦的市场有多么诱人,自然不言而喻:

  • 1978年——美国可口可乐公司重返中国市场,同年与中国粮油进出口总公司签订协议,为中国主要城市和景区提供汽水饮料,并在华设厂灌装销售;
  • 1979年——美国IBM公司重返中国市场,同年为沈阳鼓风机厂安装了新中国的第一台IBM计算机;
  • 1979年——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与中国重建贸易关系,随后在华开展航空、医疗、石油天然气、发电设备和水处理、能源管理等大量业务;
  • 1987年——美国摩托罗拉公司开始在华销售移动电话,其产品包括传呼机(BP机)和大哥大,再到后期的智能手机。

这些美国公司能够抢在其他国家之前第一批进入中国市场,都离不开香港这块跳板的功劳。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间,美国正是香港最大的贸易伙伴。

时至今日,美国国务院数据显示香港境内仍有超过1300家美国公司,其中有726家属于分公司,这些公司共为美国创造了21万个就业岗位。在港美国公民人数也超过85000人。

4

特朗,并非不靠谱

当然,分公司、办事处和侨民都可以撤离或重新安置,但是美国在香港每年赚取的308亿美元贸易顺差就属于“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至于香港的价值究竟有多高,从美国政府在香港回归多年前的文件中就可以一目了然。根据美国中情局(CIA)的机密文件显示,美国在1997年之前就对香港的未来进行了规划。在这份名为《香港:展望1997》(Hong Kong:Looking Toward 1997)的文件中,中情局表示:

“中国和英国政府已经在推进《1984中英联合声明》上取得了显著成效,为香港在1997年7月1日回归中国奠定了基础。我们相信中英政府的合作将会在短期为香港带来迅速的经济发展,特别是两岸之间的贸易扩张将为该地区形成商业气候。”

美国国会在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以及中情局披露的机密文件节选

所以,在预测并确定了中英谈判的结果后,美国政府认为香港的未来对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至关重要,而香港未来的路该如何走,必须符合美国的核心利益。

为了巩固香港对美国的价值,美国国会在1992年通过了《美国-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 of 1992)。美国蛮横而奇特的外交政策并不需要逻辑——在香港回归前不找英国唐宁街(Downing Street),在香港回归后也不找北京,而是直接找香港。

这种理直气壮干预他国内政的操作却也符合美国一贯作风。

比如2003年,英美联军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而进攻伊拉克时,英国政府只敢悄悄召见了几大英国能源公司的高层,并在密谈中表示:“伊拉克作为产油大国,我们英国的石油公司不应该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国家冲上去(瓜分利益),而是应该主动去获得份额,这才是我们参加(战争以及)战后重建一个没有萨达姆的政权的根本目的。”

而美国就比英国痛快得多,直接在国务部(Department of State)披露的文件中表示:“这次作战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将伊拉克境内的石油资源通过外资企业(英美石油公司)输送到全球能源市场……这将对OPEC产油国集团有利,而我们就是OPEC的最大受益人。”

回到香港问题,美国之所以没有在香港回归前开始大动作,与其说是碍于昔日大不列颠帝国的颜面,不如说是考虑到西方各国之间对于利益分配的潜规则。特别是在一个新兴崛起的超级大国面前,西方阵营的步调必须保持一致。

美国海军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停靠在香港

在表面上,美国尊重中英政府归还香港的决定,而实际上,却早已开始通过经济和文化渗透的方式未雨绸缪,将香港这颗明珠武装成一个能够制衡新兴力量崛起的重要棋子。

至于如何渗透并影响香港,这对于老练的美国政府来说绝非难事。

首先,美国国务院瞄准了《中英联合声明》中所强调的“一国两制”。当然,美国感兴趣的显然不是“一国”,而是“两制”。

这“两制”正是关键所在——回归中国后香港的关税、财政及司法体系的“独立性”,以及贸易和金融系统的“自由性”,正是可以大做文章的节骨眼。

其次,运筹帷幄的美国利用香港司法体制和民主价值观上的相似点,加大力度长期对香港进行文化影响。比如,在美国对香港政策(U.S. Hong Kong policy)中,明文记载了“坚定支持并鼓励香港的繁荣、自治权以及生活方式。”

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简称NED),仅在2016-2019年期间就向香港提供了239万美元的“民主及人权基金”,这些资金分别流入许多明面上和暗面上的不同组织里,并在很大程度上滋养了许多无形且游离于灰色地带的政治活动。

5

黯淡的紫金花

当然,仅仅是靠文化渗透来破坏香港是远远不够的。煽动民意还需要实质上的“证据”,而这自然就是香港日益黯淡的光泽——从中国通往全世界的唯一跳板,变成了几大主要港口之一,香港在新时代的地位不断滑落。

然而,经济发展的规律是不会随着个人意志而改变的。从北边的青岛港、大连港、天津港,到东南沿岸的厦门港、福州港、广州港以及深圳港,这些主要港口城市都纷纷成为了让中国经济向世界接轨的桥梁。

换句话说,如果早年的香港是中国大陆通往世界的跳板,那么这些新兴的港口城市就是中国永久性打通资本流动渠道的桥梁。只是在大桥之下,跳板的价值自然不如往昔。

朱镕基总理和克林顿总统

2001年,中国成功加入的世贸组织(WTO)就是另一座大桥。

在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以每年万亿美元的速度增长,这就好比一辆辆载满资本筹码的卡车不分昼夜地奔波在这些大桥上。珠江三角洲经济区里的一个个小渔村在短时间里摇身一变成为国际化大都市。

而上海这种老字号的经济中心更是轻松超越了香港,在2019年实现了GDP超过3.8万亿人民币(约合5457亿美元)。以上海和广州为主的自贸区,同样从正面说明了中国对外贸易不再局限于香港转手(Re-export)。

但是,对于香港的百姓来说,这种落差感不仅是心理上的,更是经济上的。香港GDP总值从1995年占到全中国总值的25%以上,一路下滑到了2015年的2.7%。

造成这种落差的不仅是中国经济完成资本积累以后的爆发式冲刺,还有英国政府在交还香港前埋下的诸多伏笔。

据统计,在香港回归前的几十年间,英国政府特批了超过80万富有移民进入香港。这些移民主要来自东南亚,并在入港后聚集到了铜锣湾、大坑和太谷一带。就在一片片高级住宅区拔地而起的同时,这些移民带来的财富也为香港经济带来了爆发式增长。

一群菲律宾劳工坐在香港回归的海报前

当然,这些移民的到来最重要的其实是改变了香港的人文结构。短期出现的“多元化”人口结构并不利于民族团结或者地区安定。

另外,英国政府还在1997年之前有意提升了香港公务员的薪资水平和待遇,导致香港企业被迫也增加工人薪资。

这样一来,中国政府在接手香港之后可以用于凝聚民心的几个关键渠道都被英国堵死。换句话说,英国政府的这波操作完全符合“老子走你的路,让你无路可走”。

所以,英国政府这些“暗里”的动作,配合上美国政府“明里”的手段,都成为了香港转型的重大阻力。

6

香港困局

香港经济侧重金融、贸易、地产以及服务业的特殊产业结构,决定了香港经济发展过程中必然遭遇瓶颈。

带动金融、贸易以及服务业所需要的资金流动性高这个特点是利也是弊——在经济环境好的时候,这些资金可以迅速流入,反之也可以迅速撤离。并不会像实体经济一样长时间停留。

房地产作为香港的另一大产业,在推高生活成本和生产成本的同时,也将大量资本固化到了钢筋混凝土当中,导致这些资金在短期内无法转化为生产力。高昂的房价还加大了贫富差异,一面是售价上亿的高档公寓,另一面是被铁网隔成无数隔间的“笼屋”。

除了缺乏制造业和本地经济自主性以外,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也经历了多次金融风暴——从1997年金融界大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对冲基金连续狙击并引发的亚洲金融危机,到2008年美国由于次级贷款而导致的全球金融危机。这些大大小小的危机都引起金融市场和地产市场的下跌,同样也对香港经济造成负面影响。

除了经济原因以外,2018年由美国发动的美中贸易战同样是导致香港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美国为了全面遏制中国,而香港作为中国的关键一部分,自然不可能躲过这场风波。

所以,香港今天面临的困局不仅是经济上的,更是国际争端和意识形态上的。

7

棋子、弃子?

随着香港《国安法》在6月30日生效,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在7月1日发表声明,表示英国政府将对英国公民海外身份证件(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简称BNO)持有人提供5年居留许可,到期后再过1年即可选择入籍英国。

然而,英国政府在表面上慷慨接纳这批“海外公民”,其实是一步经过深思熟虑的妙棋,因为英国在脱欧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阻力之一,正是移民管制。由于英国政府在移民系统上的漏洞和缺陷,导致了大量外籍员工在经历了脱欧大戏之后,纷纷选择离开了英国。

随着这些员工的离开,英国的劳工市场和经济将遭到灾难性的打击。这些空缺由谁来填补呢?答案显而易见,正是这300万持有英国公民海外身份证件(BNO)的香港公民及家属。

所以,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

另一方面,作为五眼联盟在亚太地区的核心成员,澳大利亚同样发布了类似声明。澳总理莫里森周四在堪培拉表示:“香港局势的发展令人担忧,澳洲内阁部长正在积极考虑向香港公民提供安全庇护措施……如果你问我,我们是否在加紧准备提供支持,我的答案是‘是的’!”

英国和澳大利亚政府的行为已经遭到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而持续升温的中澳关系也被这一事件再次推至高点。

英国公民海外版护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简称BNO)

此外,澳大利亚政府同样在近日宣布,将在未来10年间将国防开支提高40%至2700亿澳币。对此,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琳达·雷诺兹(Linda Reynolds)在公开发言中表示,“亚太地区正在面临二战结束以来影响最深远的战略转向。”

雷诺兹在战略政策研究所的讲话中同样指出:“一些国家在利用不同于武装冲突的强制性手段,比如网络攻击、境外干预以及经济施压的方式,在最大限度地利用战争与和平之间的灰色地带……在这灰色地带里,一旦螺丝被拧紧,所有的经济合作就会变成要挟,投资也将成为陷阱。”

当然了,这自然也少不了美国。此前多次保证将会“通过一切手段保护香港人民自由”的美国,目前已经开始筹划如何对香港特区进行制裁。根据美国皮德森国际经济研究院(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预测,美国很可能会先取消香港的贸易特权,并对香港征收和大陆地区一样的关税。

而美国将如何通过制裁香港来“保护”香港人民,这独特的美式风格也许根本不需要逻辑。

8

东方之珠

至于意识形态和地域文化尊重的究竟是什么,甚至说两岸在文化和价值观上的融合究竟需要多长时间,我们暂且不去断论。但是一个动荡混乱的香港,必然不会变回香港百姓心中那颗璀璨的东方之珠。

国无法,民不安,何谈富强?

也许就像罗大佑笔下的《东方之珠》的歌词一样:

回头望望,沧海茫茫

东方之珠,拥抱着我

让我温暖你那苍凉的胸膛

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

每一滴泪珠仿佛都说出你的尊严

让海潮伴我来保佑你

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

参考来源:

https://www.smu.edu.sg/perspectives/2017/06/30/chinas-pearl-river-delta-development-game-changer-hong-kong

https://www.dw.com/zh/%E5%90%91%E6%B8%AF%E4%BA%BA%E4%BC%B8%E6%8F%B4%E6%89%8B-%E8%8B%B1%E5%9B%BD%E6%89%A9%E5%B1%95bno%E5%85%A5%E7%B1%8D%E6%9D%83/a-54013595

https://ustr.gov/countries-regions/china-mongolia-taiwan/hong-kong

https://www.dw.com/zh/%E5%9B%A0%E5%BA%94%E5%9B%BD%E5%AE%89%E6%B3%95-%E6%BE%B3%E5%A4%A7%E5%88%A9%E4%BA%9A%E6%8B%9F%E5%AF%B9%E6%B8%AF%E4%BA%BA%E6%8F%90%E4%BE%9B%E7%AD%BE%E8%AF%81%E4%BE%BF%E5%88%A9/a-54024536

https://data.worldbank.org/country/macao-sar-china

https://data.worldbank.org/country/hong-kong-sar-china?view=chart

https://2001-2009.state.gov/p/eap/rls/rpt/19562.htm

https://www.dw.com/zh/%E5%BE%B7%E8%AF%AD%E5%AA%92%E4%BD%93%E7%BA%A6%E7%BF%B0%E9%80%8A%E5%92%8C%E4%B8%AD%E5%9B%BD%E5%AF%B9%E7%9D%80%E5%B9%B2-%E4%B8%8D%E6%98%AF%E6%B2%A1%E6%9C%89%E7%A7%81%E5%BF%83/a-54049867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