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劳保的人太多,澳大利亚企业遭遇“招工难”

尽管失业率激增,但是很多企业主还是招不到人,原因竟然是防疫时期的失业救助金高于就业薪酬。

为此,业内人士已经开始呼吁政府取消此类临时救助举措,以避免阻碍失业群体的再就业。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警告称,JobSeeker只是因为应对疫情需要而推出的一项临时举措(即在原来的Newstart基础上将失业救济金提高一倍至每周550澳币),政府不会放任其成为阻碍就业市场恢复常态的“绊脚石”。

高失业率和招工难的矛盾

澳大利亚技术委员会(New National Skills Commission)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面临招工难的雇主中,过半雇主表示,在疫情后重启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缺乏应聘者。

乍一听,一些读者肯定会觉得很意外,并百思不得其解。

毕竟天天在说数十万人丢掉了饭碗,怎么还会有企业招不到人呢?

然而,事实的确如此。

埃迪·纳德(Eddy Nader)是一名商人,在悉尼西南地区经营着四家BP服务站。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诉苦道,自己的Urbanista咖啡馆一直缺三名咖啡师,至今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手。

纳德给出的薪资是每小时28.38澳元,每周工作20-25个小时。如果以每周工作20个小时计算,每周的薪水在567.60澳元左右。

他说:“如果扣掉52澳币的税,每周的薪水为515.60澳元。”

由于目前JobSeeker救助金为每周550澳币,因此很多人宁愿靠政府救济生活,也不愿意靠自己的双手过活。

“毕竟,这么一比较,政府福利金又高,自己还不用那么累。”

在5月25日至6月19日期间,澳大利亚技能委员会对2324名雇主进行了调研。

结果显示,招工难的岗位大多为生活服务岗位,包括零售助理、儿童保姆、卡车司机、接待员和销售代表。

政府不会容忍

在周一的发言中,澳大利亚总理表示,政府已经收到了来自企业的反馈,即一些申领政府失业救济的群体因为救助金相对更高的问题而放弃再就业。

他还警告称,政府不会允许JobSeeker付款成为澳大利亚人重返工作岗位的“阻碍”。

数据显示,截至5月底,接受JobSeeker付款的澳大利亚人数跃升至163万人。相比之下,2月份接受Newstart和Youth津贴的澳大利亚人为815872人,前者是后者的两倍。

伴随澳大利亚经济开始步入疫情后时代的重启阶段,联邦政府官员在对待临时刺激举措的“未来命运”上存在不同的看法。

官方数据显示,定于9月24日到期的JobSeeker补贴(每两周补贴1100澳币)“每两周导致的现金消耗超过17亿澳元”。定于9月27日到期的JobKeeper补贴(每两周补贴1500澳币)“每月导致的现金消耗超过100亿澳元”。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警告称,这些救助计划将进入下一个阶段,即让企业和员工恢复至常态。

澳联邦财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和金融部长马蒂亚斯·科曼(Mathias Cormann)将于7月23日发表经济和财政最新动态,其中包括针对临时刺激举措的计划。

业内人士认为,这两项举措很有可能将到期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更具针对性的小范围刺激计划。

澳大利亚前陆克文政府高级经济学顾问查尔顿(Charlton)指出:“减少刺激性支出将是必不可少的第一步”。

参考来源:

https://www.theaustralian.com.au/nation/jobless-opt-for-dole-as-businesses-struggle-to-find-workers-despite-unemployment-surge/news-story/0ebe5e226775055acdfa90a1bd88751b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