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历时长达11年! NBN工程结束但故事没完,澳洲政府表示不再买单

阅读导航

  • 前 言
  • 幸运的小岛居民
  • 没有硝烟的战争
  • 并非一无是处,比以前好?
  • 金融机构怎么看?
  • 谁会买走NBN?

前 言

从2009年开始到2020年,历时长达11年,NBN工程即将宣告结束。

如果您足够幸运,您可能属于少数200万“光纤到驻地(FTTP)”家庭中的一员。FTTP简单点讲,就是上网速度更快。

相比之下,对于大多数NBN客户,他们没有享受豪华“顶配版”服务,线路中不是杂交了铜缆,就是混合了各种有线/无线技术。

历经11年的长跑,澳大利亚换了政府的同时也让NBN变得面目全非。

有人说,这是一场数十年来最激烈但并无硝烟的战争。

战争结束时,有人说NBN没有想象的那么坏,毕竟你看新冠期间投诉的人几乎没有。

但是,故事还没有结束。

财经圈正在谋划NBN的未来。这一次,政府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再买单。

1

幸运的小岛居民

下个周末,对于生活在悉尼北部皮特沃特(Pittwater)苏格兰岛的居民而言,“轰隆隆”的手提钻声将打破这里的宁静。

一群身着工作马甲的工人,一卷明亮的绿色电缆,代表这个社区将迎来新生事物。

终于,国家宽带网(NBN)还是来了。

苏格兰岛是澳大利亚最后一批实现NBN连接的地方。这也标志着NBN为期11年的“漫长建设”宣告结束。

有人说,NBN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并且是十年余来最激烈的政治斗争。

作为最后一批可以连接NBN的社区,苏格兰岛很合适。

一直以来,NBN被吹捧为一项社会福利和精明投资,这意味着澳大利亚的富裕阶层通常是最后选择获得NBN的人。

但是,岛上的居民似乎比大多数人要幸运。他们将有幸成为少数接收NBN“顶配版”-光纤到驻地(FTTP)的精英群体(全国不到200万户家庭)。

要不了多久,只要插入电源,他们即可享用被称之为高质量的宽带。

然而,对于澳大利亚大部分地区而言,情况并非如此。

他们使用的是多项技术的“杂交”。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技术依赖于老化的铜线,而不是高级光纤电缆。

因此,尽管NBN的推出在名义上已经完成,但仍然存在很大的问题:NBN能否为澳大利亚人提供进入21世纪中叶所需的连通性?

如果不是,那还不只是价值510亿澳元“昂贵却无用的东西”。

2

没有硝烟的战争

多年以前,工党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与通讯部长史蒂芬·康洛伊(Stephen Conroy)一起于2009年4月宣布启动NBN。

陆克文说,这项耗资430亿澳元的项目将在澳大利亚几乎每一个住宅区铺设高科技的光纤电缆,实现用高速、持久的互联网连接取代澳大利亚电信(Telstra)老化的铜缆网络。

在一次颇具挑衅性的演讲中,陆克文称NBN为“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大的基础设施决策”。

这不仅是对Telstra一家公司的冷落,也是针对整个澳大利亚电信行业的藐视。然而,就在几个月前,澳大利亚电信嘲笑陆克文和康洛伊建立NBN手段并不光彩)。

伴随NBN的诞生,当时的陆克文政府提出放弃传统的铜线并采用光纤入户。然而,新方案带来的水涨船高的预算。

到2010年末,工程总预算已经超过了430亿澳元。如此高的预算遭到了自由党领袖Tony Abbott的强烈反对。

当托尼·阿伯特(Tony Abbott)在2013年取代陆克文成为澳大利亚总理时,当时的通讯部长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迅速着手安排重大的政策转变,这一事实与最初的计划一样具有争议。

快进到2020年,相比陆克文之前高山仰止一般的预期,完成的NBN(只有少数偏远地区可以连接)充其量只是一个小的山丘。

现在,能够连接到NBN的1150万户家庭中,只有不到200户享有“顶配”光纤到驻地(FTTP)服务。相比之下,在2009年,陆克文的承诺是为几乎每个家庭都提供这种顶配服务。

除了少数的200万户家庭外,其它NBN用户使用的通常是摇摇欲坠的光纤和铜缆、电视电缆、固定无线或卫星电视的混合连接。

值得一提的是,多达470万家家庭使用的是臭名昭著的“光纤到节点(FTTN)”服务。这段使用Telstra的铜缆将互联网流量从街道尽头的节点机柜传输到房屋的最后一英里。

这些家庭占澳大利亚NBN用户的近一半,但是却没有资格获得NBN的超高速计划。并且,只要铜缆仍然存在,这些家庭也许永远都无法实现高速上网。

在某些地方,线路实在太慢了,以至于NBN最大零售商Telstra都看不下去,停止向家庭出售每秒100M的上网套餐服务。

另有130万客户使用光纤到路边(FTTC)的配置。这种配置让光纤更接近家庭,但并没有一直到户。250万家庭则使用陈旧有线电视线路的混合光纤同轴电缆。100万户家庭(主要是农村和偏远地区的家庭)则仍使用固定的无线或卫星线路上。

这并不是说,NBN相比旧的铜缆网络并无任何优势所言。

NBN Co表示,在经历了一些初期的问题之后,客户的投诉量直线下降。同时,在新冠病毒期间,NBN网络成功地满足了澳大利亚家庭激增的需求。据其统计,新冠疫情封锁期间,日间流量激增了70%。

但是,对于升级许多NBN网络的需求,没有人否认,甚至包括通讯部长Paul Fletcher和NBN Co负责人Stephen Rue。

因此,尽管相比工党实现快速宽带的计划,联盟党的计划将时间表提前。但是,事实仍然是NBN仍需要大量“补丁”工作。

3

并非一无是处,比以前好?

2009年7月至2013年9月期间,迈克·奎格利(Mike Quigley)成为NBN Co的第一任首席执行官。

随后,Abbott政府当选后,他于2013年辞职。此后,对于特恩布尔的混合计划,他一直是批评最狠的那个。

谈到目前已经结束的NBN工程,他说:“它比我们开始之前拥有的宽带要好。但是,很明显,相比全部使用光纤所能达到的目标,我们还差的远。”

他坚称,特恩布尔的混合技术计划是一个错误,从长远来看将花费更多。

他说:“我认为现在每个人都知道,光纤到节点(FTTN)技术将不得不在某个时候被取代。这根本无法完成承载高速宽带流量的任务。”

此外,奎格利补充道,除了需要升级外,铜的维护成本也比光纤高。

“将所有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将光纤连接到节点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决定。”

针对全部使用光纤到驻地(FTTP)的计划成本超标高达300亿澳元(原预算已经高达430亿澳元)的说法,奎格利也进行了反驳.

他说,这是基于两个谬误、首先这个估计是在特恩布尔启动混合计划之后。其次,它假定部署到户的成本将保持不变。

他指出,新西兰电信基础设施提供商Chorus在同一时期设法将光纤铺设到户的成本降低了25%。

但是,他也承认,陆克文最初的愿景在财务上而言并非更好的选择。

澳大利亚现任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通讯部长,前Optus高管保罗·弗莱彻(Paul Fletcher)将陆克文的计划描述为“一个灾难性的误导项目,并且陷入了绝望的混乱之中”。

他将此归咎于工党缺乏商业经验。

Fletcher反驳了Quigley的说法,即从长远来看,FTTP的推出将比FTTN便宜。但是,他并不否认必须升级FTTN,并且接受FTTN和FTTC无法支持NBN Co出售给FTTP客户的真正高速计划。

但是,Fletcher支持从私人资本市场借款可在需要时为升级提供资金。上个月,NBN Co通过私人债务融资筹集了60亿澳元,证明了私人投资者愿意向其贷款。

4

金融机构怎么看?

New Street Research的Ian Martin是澳大利亚经验最丰富的电信行业分析师之一,他也非常了解NBN以及NBN Co以外方案的财务状况。

据其估计,NBN的总成本将超过490亿澳元,接近600亿澳元左右。长期以来295亿澳元的股权投资未能获得回报是原因之一(政府已向NBN承诺总计490亿澳元,其中295亿澳元为股权投资,195亿澳元为NBN债务)。

相比之下,他认为,NBN的实际价值只有600亿澳元投资的一半,大约在300亿-400亿澳元。

事实证明,他并不孤单。

全球评级机构标普于2018年发表了颇具争论的一份报告。报告指出,NBN价值的减计为必然结果。

但是,Martin也表示,目前无法准确评估资产价值。

他说:“现在不是真实评估NBN的正确时机,因为从已经花光了所有钱的意义上来说,这是最糟糕的时刻。但是,客户买单情况是什么样的?这一点尚不能确定,最终取决于剩余的NBN客户数量。”

Martin表示,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Optus、TPG-Vodafone和Telstra对固定无线技术的处理方式。

固定无线,特别是5G技术,才是所有这一切的真正通配符。Optus已经在出售5G固定无线计划,而TPG和沃达丰(将在本月底合并)也表示将这样做。

Telstra也暗示了这样做的计划。如果有足够多的人转而使用固定无线服务,那么就足以削弱NBN的业务模式并强行进行减记。

他说:“此外,您还有一个巨大的升级问题。只有少数客户可以每秒获得100兆位甚至更多。升级该网络是NBN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尽管如此,Telstra坚信特恩布尔的混合技术组合比陆克文的豪华网络更有意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现金流可以更快地流入。据NBN预计,2022财年下半年将首次出现正现金流。

他说:“您越早收到钱,就越早不支付利息。”

尽管如此,相对富裕的地区可能将是首批升级到FTTP的地区,因为他们是有钱买单的人。

因此,尽管联盟党的计划可能具有更多的商业意义,但它不一定符合NBN的社会利益。

5

谁会买走NBN?

通讯部长Fletcher 表示,政府的意图仍然是出售该网络,但在本届议会任期内将不予考虑。

他说:“我们的政策一直是,NBN在适当的时候将最终归私有所有。但这不是我们目前的优先考虑。”

不过,当确实要出售时,有一个明显的追求者,即Telstra。

但是,Fletcher 也很清楚,如果Telstra想要购买NBN,它将不得不一分为二,以便其基础设施业务与零售业务没有任何联系。

事实上,Telstra已经采取了行动,建立了独立的基础架构部门InfraCo。

Martin说,一个独立的InfraCo很可能会赢得竞标,因为它已经拥有NBN电缆沿线的大部分基础设施。因此,NBN公司必须每年向Telstra支付约10亿澳元的租金。

相比之下,除InfraCo之外的任何潜在买方都将需要支付这笔钱,因此在竞标时,价格可能会打折折扣。

Martin说:“如果与InfraCo合并,整个业务的价值将大大提高。”

结语

当苏格兰岛的幸运居民最终可以打开他们的NBN时,他们会注意到它的巨大进展。

相比其他采用较不先进技术的社区,例如曼利(Manly)沿岸的那些社区也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实现FTC。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提升。

几乎肯定2020年的所有要求会得到满足。但是正如Fletcher所言,今天的需求将与2025年的需求不同,更不用说2035年或2040年了。

他说,2010年,澳大利亚人平均每月使用11千兆位的数据。今天,这一数据超过300千兆位。

他说:“所有的估计都将呈指数型增长。最大的问题是,旧的网络部分何时将不再能够满足家庭的基本需求?当他们确实达到了这个极限时,谁将投入数十亿澳元来支付升级费用?

这一次,Fletcher没有给观众猜想的空间。他说,绝对不会是政府。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