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悉尼房东心里苦!一边要减租,房贷仍要还,各种市政管理费也得付

研究显示,由于各地租房市场表现不同,租房者在协商租金折扣时,成功与否全取决于他们所居住的地方。

相反,并非所有的房东都面临着降低租金的压力,拥有更大、更适合家庭居住的房子业主,最有可能安然度过租赁市场最近的动荡。

租金价格数据显示,自新冠肺炎(COVID-19)危机爆发以来,悉尼一些最昂贵地区的租金出现了最大跌幅。

悉尼下北岸和东区的独立屋租金已较去年的水平下降逾10%,一些房东甚至提供多达一个月的免费租金来吸引租户。

最新的SQM研究数据显示,CBD的单元房租金下降了约14%,而Glebe等周边郊区的单元房,租金同比下降13%。

悉尼内环郊区的公寓业主所提供的折扣也相当大,原因是近七分之一的出租房屋处于空置状态,这些出租屋原本是租给留学生或酒店工作人员。

St George地区,上北岸,Parramatta, Hills,内西区的减租幅度较小,约为5%。

西悉尼、中央海岸、Liverpool和Sutherland Shire的租金相对没有变化。

此外,根据房屋类别的不同,租金折扣也存在差异,单元房租金的降幅往往大于独立屋。

墨尔本也出现了类似的趋势,在租金昂贵的内城区,房东已大幅削减广告租金,但在更远的地方,租金折扣就没那么常见了。

Realestate.com.au首席经济学家康尼斯比(Nerida Conisbee)表示,租房需求降幅最大的时候是出现在联邦政府3月底宣布重大封锁措施后不久。

她表示,自那以来,租金需求已缓慢企稳,但许多租户仍在“四处比价”。

她说,“租金下降的幅度可能比广告上显示的要大得多,因为大多数租户会私下协商折扣。” “一些房产比其他房产更容易受到(变化)的影响……大型建筑里的公寓租金更低,因为如果租客拿不到更好的交易,他们总是可以沿着走廊搬到另一处房产……而住在大房子里的家庭往往没有同样的选择。”

新州房地产研究所首席执行长麦吉宾(Tim McKibbin)表示,考虑到租赁市场的疲软之势,政府在保护房东方面做得不够。

他说,租户得到了很多方面的支持,包括暂停驱逐令,这项禁令可保护他们不会因拖欠租金而被房东赶出去,但这对房东来说是一个代价高昂的负担。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房东的经济状况却无人顾及,”麦吉宾表示。“房东需要减少和/或允许租客推迟缴交租金,但同时他们还得支付市政费、水费、保险费、管理费和维修费等。”

麦吉宾说,即使没有收到租金,如有维修需求,房东也要迅速做出反应。

他补充称,银行允许业主“延迟偿还抵押贷款”,但这解决不了问题。“任何推迟偿还抵押贷款的做法都不是免费的,银行仍对余额收取利息。” “那些被要求降低租金,却无力偿还房贷的房东会遭受双重打击,租金收入减少,贷款利息增加。”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