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政府放宽20000护士学生的签证工作限制,应对百年一遇的疫情

政府放宽20000护士学生的签证工作限制,应对百年一遇的疫情


护理行业表示,政府决定放宽对2万名护理专业国际护学生的签证工作时间限制,在COVID-19的疫情达到峰值的关头,为过度紧张的澳洲卫生系统提供至关重要的支持。

周三上午,莫里森宣布的对COVID-19疫情做出的应对之一是政府放宽护理学生签证工作条件,取消每两周工作不得超过40小时的限制。

新州护士和助产士协会秘书长布雷特·霍姆斯(Brett Holmes)说,护理专业学生的援助将使有经验的护士将全部精力用于应对健康危机。

“额外人手是必须的。熟手最好,但有受过高水平的教育的生手也好,因为他们学习过部分(护理)课程”。

“他们不一定被分配去照顾COVID-19患者,但可以在其他地方协助,释放出技能熟练和经验丰富的护士。

“当我们到达疫情危机的临界点时,国际学生显然能够提供有用的服务,即使他们不是直面危机冲击的一线。

有全澳规模最大的护士专业的天主教大学健康科学学院执行院长米歇尔·坎贝尔说,护理专业学生可以帮助承担洗澡、测体温和发烧门诊的任务。

“他们不是合格的护士,但可以在监督领导下提供较低级别的护理。但是,这对捉襟见肘的医疗服务有帮助,并会腾出更有经验的护士从事其他[任务]。

“虽然他们还没有经过全面培训,但可以是很好的助理,一个三年级的护理学生也是宝贵的战力。

随着病毒高峰的到来,对急救护士的需求也不断增加,医疗保健行业与其它所有行业一样,可能会因为劳动者自身生病而捉襟见肘。

坎贝尔教授说,护理人员女性为主,承担家庭义务的可能性更大,这使卫生系统压力格外大。

莫里森周三表示,保持学校开放的原因之一是,关闭学校将给医护人员带来格外大的压力。

他说:”政府得到的建议是,关闭学校对卫生工作者的提供有30%的影响。这将危及人们的生命”。

坎贝尔教授说,卫生部门已经在危机高峰到来之前寻求学生的支持。

她说:”已经有一些大型的卫生服务机构与我们联系,询问我们的学生在能否从事一些有偿工作。”

霍姆斯表示,养老院和医院需要确保学生得到适当的监督,同时保障老人和病人的安全,并保护学生的未来。

他说:”许多疗养院在所有的轮班都没有注册护士,但对于这些学生来说,他们承担不起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负面事件,对他们提出投诉会影响他们将来的护士注册。

“在紧急部门,甚至在老年护理机构COVID-19的急性期,我们希望确保他们继续得到适当的监督和支持。”

莫里森指出,因为政府试图通过限制海外旅行来平缓病毒曲线,所以不能引入海外护理专业学生来澳大利亚工作。

“我们不能引进国际护士到澳大利亚,”他说。”这违背了旅行建议。但护理专业国际学生在澳大利亚已经一段时间了。

“根据卫生官员的指示,护理专业的国际学生将支援全国各地的卫生工作。”

“这是百年一遇的事件,自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澳大利亚从未出现过这样的事情,但我们会团结一致,度过挑战。”

在莫里森政府为六个月的动荡做准备之际,周三全澳确诊病例增加了110起,增幅超过24%。

澳大利亚确诊病例的增幅大于重灾国意大利和法国确诊病例的增长,与英国的病例增长26.4%持平。

为了遏制病毒的增长,需要进行检测COVID-19的澳大利亚人数量急剧增加。

帮助抗击了西非的埃博拉疫情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流行病学家卡玛利尼·洛库格(Kamalini Lokuge)说,澳洲政府没有做足够的测试来了解疫情威胁的程度。

她说:“这可能造成成千上万甚至几十万澳人丧生的危险局面。”

“如果我们等到[疫情蔓延]再采取强有力的行动,那么就有可能使卫生系统不堪重负,就像意大利那样,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欧洲和美国。”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 Hopkins University)整理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的病例单日增长了38.6%。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