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地产

消费者信心指数下跌,澳洲家庭负债情况不容乐观

澳新银行-罗伊摩根(ANZ-Roy Morgan)的每周消费者信心调查报告显示,澳大利亚消费者信心指数下跌0.7%,稳定在119.3(乐观者:悲观者=119.3:100)。下降主要是由于家庭对其财政状况的看法有所恶化。家庭对经济前景和“现在是否是购买大型家居用品的好时机”的看法有所改善,抵消了部分下跌。

 

与一年前相比,家庭对其财政的看法下降了4.8%,远远超过了前一周的增长。与此同时,在上周急剧反弹之后,家庭对未来财政的意见只下降了0.7%。两项指标均远高于长期平均水平。

 

相比之下,虽然家庭对未来12个月经济状况的看法较为平淡,但对未来5年经济前景的看法却上升了0.6%。

 

家庭对“现在是否是购买大型家居用品的好时机”的看法再次录得可观的增长,上周上涨1.1%。这个指数正位于近五个月内的最高水平, 这也可能反映了住房市场的持续强势。

 

通货膨胀预期的四周移动平均指数连续第二周走高,从12月中旬的4.0%上涨至4.3%。通胀预期上升可能反映了最近汽油价格的加速。

消费者信心指数下跌,澳洲家庭负债情况不容乐观

消费者信心指数下跌,澳洲家庭负债情况不容乐观

就在澳新银行-罗伊摩根(ANZ-Roy Morgan)公布消费者信心报告一天以后,西太银行-墨尔本研究所(Westpac-MI)公布消费者情绪月度报告,则呈现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结果。

 

调查显示,消费者情绪指数为97.4,与12月相比几乎没有变化,仍低于100的水平,这表明悲观情绪已经超过乐观情绪。这是该指数连续两个月创下自2016年4月以来的新低。

消费者信心指数下跌,澳洲家庭负债情况不容乐观

西太银行高级经济学家Elliot Clarke认为,尽管澳大利亚股票和劳动力市场近期均有所增长,本月度消费者情绪指数的结果仍令人失望。

 

家庭对就业前景、经济走势、家庭负债和收入水平的担忧可能是造成的消费意愿下跌的原因。

 

周四公布的月度劳动力报告可能会影响消费者的信心

 

西太银行-墨尔本研究所(Westpac-MI)消费者情绪指数结果显示,家庭对劳动力市场的预期略有改善。本月的失业预期指数下降了0.8%。失业预期指数表明了“对工作前景的忧虑程度”。自从2015年9月的周期性高峰以来,该指数已下降12%。这表明,消费者预计失业率将会下降。然而长期来看,它仍然保持在高位。

 

报告显示,去年12月澳大利亚失业率上涨至5.8%,达到了半年来的最高点,抵消了2016年后半年就业率的恢复。

 

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失业率的增长只是由于新增工作岗位数量高于预期。经济发展预计可以带来10,000个新增岗位,而实际上,去年12月经济发展带动的新增工作岗位数量达到13,500。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本周四透露,12月份新增的全职工作岗位数量为9,300,兼职职位数量达到4,200,而实际劳动参与率(即在职人群和正在找工作的人群在总人口中占比)仅仅从11月份的64.6%小幅上涨至64.7%,这使失业率仍有所增加。

 

报告数据表明,2016年澳大利亚经济带动的新增职位数量为85,600,这是自2013年以来的最低点。德勤(Deloitte)经济分析师克里斯.理查德森表示,2015年的就业情况一片大好,而2016年的情况则略显逊色。去年就业率的低增长被归咎于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昆士兰和西澳这些矿业为主的地区的失业率也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出现了猛增。最近,和中国相关联的各项指数出现好转。他还说道:“2017年不会再出现像2016年导致新增工作岗位数量下降的主要因素。”

 

也有专家指出,2017年劳动力市场的状况仍不容乐观。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保罗.戴尔表示,劳动力市场仍然疲软。不完全就业率的高水平意味着劳动力市场还不如失业率这一数字所显示的情况那么好。2016年,澳大利亚损失了50,000个全职工作岗位,见证了历史上不充分就业率的高位。

 

经济学家预测,失业率将稳定在5.7%的水平,因为一部分人会放弃寻找工作。工党发言人表示,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须成为政府的首要事务。

 

回顾2016年,就业状况波动较大,多数时间劳动参与率下滑,表明闲置生产力比就业数据所体现的更严重。不过,也有让人感到乐观的好消息:12月份和11月份数据显示劳动参与率升高,全职就业人数增加。但是,央行依然认为就业市场的不确定性是经济增长所面临的一个重要风险。

 

上一季度的GDP萎缩对消费者信心产生了持久的影响

 

西太银行(Westpac)认为,9月份澳大利亚经济0.5%的萎缩令人意外,这一结果无疑对消费者信心产生了持久的影响。但其董事会对2017年的经济前景仍充满信心。

 

“商品价格上涨助推贸易环境,主要房地产市场持续强劲,就业前景指标保持积极,这些都大大减少了从矿业衰退对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阻力。2017年,经济增长率预计会从目前的1.8%提高到3.0%,这同时也排除了澳联储(RBA)进一步降息的可能。”

 

收入水平与家庭负债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公布的全球家庭债务最新数据显示,在接受调查的44个国家中,澳洲家庭债务与其国内生产总值(GDP)比值为各国之首,达125%。而该比值在2000年时约为70%,与其他发达国家持平。

消费者信心指数下跌,澳洲家庭负债情况不容乐观

近期的数据显示,在澳联储此前多次降息之后,澳洲经济似乎已经逐步走出矿业衰退的困境。然后,在低利率的刺激下,澳大利亚家庭债务已飙升至危险水平,这导致了该国经济风险再度上升。

 

根据金融服务企业AMP和全国社会经济模型中心的报告,超低利率叠加房价走高的影响,已使得过去30年该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比率已从64%上升到185%,扩大了3倍多。报告称,对于大多数负债家庭而言,前景令人堪忧。如果利率上升,许多家庭偿还房贷可能面临困难。

 

消费者信心指数下跌,澳洲家庭负债情况不容乐观

德勤(Deloitte)合伙人鲁本斯(David Rumbens)指出,“澳洲家庭负债增长多数系因房价上涨拉动。近年来房价日渐脱离了国民收入水平,居民债务水平随着资产价值增长,但偿还债务的能力却没有改善。

 

消费者信心指数下跌,澳洲家庭负债情况不容乐观

在澳洲,不断膨胀的政府和家庭债务未能产生有意义的经济增长红利,反而提高了经济的风险。

 

据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计算,去年澳洲的GDP每额外增加1澳元,就用掉了超过9澳元的债务,大约比美国经济等量增长所需的债务多出3倍。

 

据《澳洲人报》报道,澳联储一项针对家庭财务状况的季度报告显示,在过去5年中,家庭债务飙升32%,达5500亿元。和5年前的67%相比,债务平均高于可支配收入87%。

 

澳联储统计的数据代表着全澳的平均水平,有近40%的家庭持有抵押(按揭)债务。数据显示,澳洲是第六大负债国,排在丹麦、荷兰、挪威、爱尔兰和瑞士之后,而住房债务程度一直是信用评级机构关注的主要问题。

 

尽管债务上升,但澳联储通过下调利息使得所有家庭支出的利息从过去5年的11.4 %降至 8.4%,而利息下调等同于全年为全国贷款者节省340亿澳元。据悉,上一次家庭利息负担最轻时还是在13年前,当时官方现金利率(Cash Rate)为4.75%,而现在仅有1.5%,平均家庭债务比当年可支配收入高出47%。

 

另外,住房和其他资产(如股票和退休金)的价格上涨则意味着整体家庭财务状况有所改善,家庭资产的价值也略高于家庭债务。

 

据统计,2011年末,家庭负债相当于家庭总资产的23.7%,而债务比率现降至22.1%。在过去5年中,房屋价值上升40%,达5.8万亿, 这仍然是家庭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金融资产的价值在过去五年也在迅速增值,涨幅达60%,至4.6万亿元。

 

家庭存款增长48%,至1万亿澳元左右,而养老金投资上升67%,达2.2万亿。独立于养老基金的股价上升52.7%,达7,800亿澳元。目前,家庭总资产已达10.8万亿元,而家庭债务为2.3万亿元。

 

尽管家庭资产负债表看起来比之前更佳,但实际上风险已增加,家庭面临着利率上升、房屋或其他资产价格下降的风险。

 

当今世界正在迎来一次消费升级。面对消费环境的低迷,在澳生活更需管理好财务状况,理性消费。你不理财,才不理你!

 

本文信息来源:澳洲金融评论报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