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我们都看不到头”:疫情突袭下,在澳洲的华人商户关店还是死撑?

阅读导航

  • 前言
  • 疫情阴影蔓延餐饮业,澳洲华人区“旺街”惨变“空城”
  • 旅游业的灾难:“只要一个倒了,一大串就都倒了”
  • 华人在澳洲山火中积极捐款救助,但在疫情危机中只能自救?
  • 结语

(封面图片与本文采访对象无关)

前言

“这几天生意爆满,因为代购怕所有澳大利亚的航线都会停航。”

在悉尼经营着一家回国礼品店快递生意的陈先生向《澳洲财经见闻》表示,这几天可能是他经历过业务最繁忙的时节之一了。

工作量大概是平时的三倍,” 陈先生补充,这些包裹寄往的目的地覆盖了全中国除了湖北武汉以外的所有地区,主要是口罩、维生素等保健品、奶粉等澳洲商品;而因为需求紧俏,某品牌奶粉的厂商批发价还上涨了一些。

在接受采访的当天,他表示自己从傍晚6点下班一直到晚上10点都在公司打包,期间仅匆匆回了一趟家吃了个饭,便又回到公司继续投入工作。

陈先生当然是一个例外。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在澳洲的华人商户都像他的快递店一样,能够在这场滔滔疫情中幸免。

截至2020年2月4日晚,中国确诊破2万人;澳大利亚共有12例新冠病毒确诊,其中新州4例,维州4例,南澳2例,昆州2例

随着中国新冠病毒疫情的形势日益严峻与澳洲确诊人数的不断攀升,澳洲政府的防疫对策也在短短几日之内,就经历了几乎如同“朝令夕改”的剧变:
从原先温和安抚、建议入境疑似病例自我隔离为主的「保守政策」,急遽变成“除澳洲公民、永居及直系亲属外,全线禁止来自中国大陆的访客入境”的「高压政策」;而在一纸掀起千层浪之后,澳洲政府又模棱两可地扔出一条新规——“在中国境外待满14天的前提下,允许从境外第三国入境澳洲。”
(点击阅读更多:《打响澳洲防疫战:「在澳洲终于体会到了,在中国的武汉人是什么感觉」》)

悉尼市中心的街道上仍然几乎没人戴着口罩 / 来源:Nina Arena


——澳大利亚这场来势汹汹的疫情突袭、动荡的时局,以及到处蔓延着“草木皆兵”的恐慌情绪,无疑令太多的澳洲华人商户都感到了猝不及防;尤其是餐饮业、旅游业及相关行业,更是遭受了极为致命的重创:


究竟有多少商家,已经在这场风声鹤唳的“战疫”中由于突然切断的现金流不幸倒下?


还有多少幸存者,仍然在当下一片萧条的经营环境下想方设法地苦苦支撑?


——带着这些问题,我戴上了口罩,踏上了这趟满目心酸的采访之旅。

悉尼市中心唐人街附近一家关门的奶茶店 / 来源:Nina Arena

1

疫情阴影蔓延餐饮业,澳洲华人区“旺街”惨变“空城”

“这是毁灭性的打击,这是致命性的。” 


在采访中,悉尼知名华人餐饮连锁企业天同餐饮(Taste of Shanghai)集团董事长Jennifer Du(杜女士)声色激昂地一再强调,疫情恐慌对于包括该公司在内的澳洲华人餐饮业造成的巨大冲击,“对于天同来说,基本上除了悉尼世界广场那一家店以外,其余都是全军覆没。”


据杜女士回忆称,疫情恐慌在澳洲的最初发酵或许可以追溯到农历大年初一(1月25日)


随着澳大利亚的第一例确诊在墨尔本医院被隔离,当时的朋友圈也开始纷纷流传在悉尼某些华人区存在疑似感染病例活动的谣言;与此同时,当天该品牌各餐厅的生意就已经受到了影响——只是没想到,次日开始的情形会更为糟糕。


“那天本来就是澳大利亚公共假期(澳洲服务业一般在周末实行双薪制),客人又少,撑到晚上肯定是亏的了。” 


“往年春节都是最忙的时候,但今年肯定是亏了,每一天都在亏” ,杜女士补充,“其实这次疫情对于泰餐、马来西亚餐厅等其他亚洲餐厅来说都基本没有受到影响,主要受到影响的还是中国餐厅。有些客人可能一看到中国人都戴着口罩,就害怕不敢来了。”

位于悉尼市中心的某奶茶店店内大多数员工都带上了口罩 / 来源:Nina Arena


——没有了客源,最直接导致的就是现金流的中断;这也就意味着,手头一笔笔亟需贴算的“人工”与“租金”费用,就成了以杜女士为代表的澳洲华人餐饮业在当下最紧迫的“燃眉之急”。


杜女士表示,她实际上已经尝试过和房东们请求是否能酌情减免房租,但基本上也只有包括Westfield在内的几个澳洲业主表示“继续观察情况发展再作出回应”,而华人房东却都是直接表态拒绝。


“这样的情况下还要交GST,这是非得把这些餐厅逼到不自杀也得自杀的地步吗?”

2月3日傍晚5:30本应是热闹的“饭点”,位于悉尼华人区Eastwood的天同餐厅店内景象 / 来源:被访者供图


那么如果形势继续不好转的话,公司还能撑多久?


当我提问到这个或许有些尖锐的问题时,一向健谈的杜女士突然沉默了一秒,感慨道,“看天吧。”


“…天同应该还能坚持两、三个月”,她补充道,“但我知道的是,还有其他很多华人区餐馆其实早就已经开不下去了,有些已经关门了,有些索性挂出了停业整顿的牌子。”

位于悉尼华人区Burwood的敦煌海鲜酒楼已宣布歇业14天 / 来源:Foursquare

——实际上,这也导致了一些原本是远近闻名、人流攒动的华人区“旺街”,在如今的光景下却惨变成一座座“空城”。


据澳洲连锁餐饮咨询师Lawrence Brown分析称,以悉尼为例,包括Burwood、Hurstville、Chatswood、以及市中心的唐人街与Darling Square等华人聚集区的商户,普遍都面临着50-90%的营业损失——即便房东在这些地区免租也对商家于事无补。

悉尼华人区平时人潮涌动的街道上,前两天却几乎不见行人 / 来源:被访者供图
当我在到访一家位于悉尼市中心唐人街的火锅店时,店内的服务员阿杰(化名)表示,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该店的生意比平时少了许多,有时中午甚至只开两三桌。


另外令我注意到的一点是,当天店内不只是客人少,连服务员也只是寥寥几个。
阿杰解释称,他本人因为没有回中国老家过年便可以正常来上班,但许多从中国回澳洲的同事便只能在家隔离了。

疫情不仅让在中国的海底捞“熄了火”,也让远在澳洲的火锅店受到了波及 / 来源:Nina Arena


“这可能也是「最好的时代」,”——针对类似员工上班少的问题,杜女士有些苦涩地自嘲道,这实际上也是她最近为了安慰员工常说的一句话,“因为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里的每个人都不能工作超过38个小时。”

2

旅游业的灾难:“只要一个倒了,一大串就都倒了”

实际上,除了澳洲华人餐饮业之外,旅游业也在这轮疫情风暴中受到了最直接的致命一击。

空荡荡的唐人街区 / 来源:Nina Arena


“我现在忙着呢。”


——没想到,我在唐人街走访的第一家旅行社就吃了闭门羹。


而当我继续向面前的这位旅行社前台服务人员询问细节时,对方从灰败的脸色上努力地挤出了一丝微笑,完了后继续低着头划起了手机,“现在还能忙什么?都是退票的。”


后来,在澳洲已经从事旅游业八年的吴女士告诉我,这家旅行社或许正是当年在03年“非典”中扛下来仅有的几家华人旅行社之一;而当年的“非典”疫情,导致了该公司当时每一辆价值50万澳元以上的豪华大巴车都被拖走变卖后仍然资不抵债、停业了很长一段时间。


而据她估计,新冠病毒疫情对旅游业带来的灾难,可能会远远比03年的“非典”更为严重。


“我明天就会送最后一批尾团的中国游客去机场,之后我就得闲好一阵子了,” 吴女士幽默地调侃道,“有些游客可能更惨,前几天刚到澳大利亚,结果澳洲就公布了接下来航班会停。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建议对方赶紧取消行程回中国。”


“本来怀着度假或避灾的心情,但这下刚到澳大利亚就被送走,还得自己多掏一张近万元(人民币)的机票,换谁谁也不高兴。” 


她娓娓补充道,“其实对于在澳洲的华人旅行社来说,基本上接待的80%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如果从时间线捋的话,那么差不多从上个月武汉封城时就受到了影响。当时在中国刚出了不能组团的批文后,市面上旅行团的数量就立马减少了大概55-60%;1月26日,中国国家旅游局取消所有旅行团,就少了70%;接着2月1日,澳洲政府的禁止入境又造成了大批的混乱,当天南航、国航都取消了航班,澳航宣布停飞…”


“这个行业就是「你欠我钱,我欠你钱」的关系,只要一个倒了,一大串就都倒了。” 

吴女士指出,从航空公司、旅行社和导游,到包车公司,甚至是高速上一家颇不起眼的餐厅,谁都有可能在这次的疫情中突然倒下。

“做生意总是有赔有赚。”


位于塔斯马尼亚州的阳光旅行社的总经理Felix Liao(廖先生)表示,虽然从中国大陆出发旅行团的锐减确实导致了一定的损失,不过由于地理位置因素,他们其实还额外接待了不少在疫情爆发前就已经到达澳洲的中国游客。


——由于湖北等地的出入通道关闭,这些游客不得不滞留在澳洲,而原本只考虑在悉尼、墨尔本等大城市的行程,也因此拓展到位置更为偏远、也尚无确诊病例的塔州。


“在塔州的人很少,偏僻得连难民都不会过来,” 廖先生补充。


那么,在未来会发生什么?


吴女士表示,“很有可能未来半年甚至到一年,旅游业都会没饭吃,许多人会失业。”


她话锋一转,“不过也说不准像当时04年非典过后的旅游业爆炸一样”,声音又低了下去,“只是,现在的经济增长形势毕竟是没有当年好了。”


“要不,我和你说一个笑话吧。”


见采访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吴女士语气欢快地接了下去,“那天我们送完游客吃了顿饭,所有人包括导游、司机,甚至餐厅的工作人员都在一起握了握手。为什么握手?


——那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下一次看到对方会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


听完过后的我并没有笑。

3

华人在澳洲山火中积极捐款救助,但在疫情危机中只能自救?

迟迟不灭的澳洲山火 / 来源:Dean Lewis

“之前,华人社区在为澳洲山火的捐款中义不容辞,但是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和谁去说这个情况。”


此前代表天同餐饮为澳洲“山火救灾”捐出5000元员工新年红包的杜董事长感叹,“平时我们在澳洲有很多的华人社团和协会,也有很多的活动,但是现在我也不知道能找谁去反映。”


“这可能是很多做生意的澳洲华人都存在的问题。平时顾生意就已经够忙了,太多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我都不知道谁是我们的政府。” 杜女士的语气中难掩焦虑之情,“有一个海鲜餐厅的老板打给我电话,问我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呢?我们两边都看不到头。”


不过,她也并没有在疫情的打击中败下阵来,“我是业主,我们旗下还有那么多加盟店,我可不能倒下,我还得笑着鼓励他们。”


实际上,从上周末开始,天同就开始在各店紧锣密鼓地实施针对疫情的“自救措施”:这包括店内陈列几种方便顾客快速点单的便当、开展快递服务、以及加快推进新品糕点的设计制作与线上售卖等。


而这些措施,不仅为前些天在杜女士口中还是几乎“全军覆没”的天同带来了人气,或许也能为其他业内正在苦苦支撑的同行们带来一点启示。

2月4日晚8点,同样位于Eastwood的天同餐厅店内生意回暖


另外一个令人宽慰的消息是,Ryde市政厅已在2月4日针对该情况召开了紧急动议会。


根据参与了该会的杜女士表示,会上决定对Eastwood区发放50万澳元基金,预计营业额200万以下的企业都能拿到2000澳元的补贴;更重要的是,Ryde市政厅的营销团队将通过各大网络平台为Eastwood“洗刷疫情谣言”,并以“环球采购消费天堂”的口碑对该区进行大幅度的积极正面宣传。

END

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不仅影响着中澳两地的经济,也强烈地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它不仅仅是一场患者的战争,是医护人员的战争,也是整个社会的战争。——而中小企业的创业者,或许正是这次疫情中最容易被忽视的一个群体。


昨天,我们可能还在为利润拼搏;那么今天,我们就是在为生死拼搏。


而对于此时此刻、仍然奋战在另一个“一线战场”上的战友们:


希望你能够延续自己在最开始创业时那份壮志断腕的勇气,也能够坚守在面临危机时仍然临危不乱的信念。


祝福每一个在澳洲拼搏的华人,都能渡过这道难关!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