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从备胎继承人到跨国“黑社会”,澳上市公司违规交易背后的辛酸史

阅读导航

  • 前言
  • 新州高院正式展开调查
  • 老谋深算
  • 根红苗正皇太子 – 小帕克
  • 备胎继承人 – 何猷龙
  • 相见恨晚
  • 万众瞩目

前言

一个是澳大利亚前首富精心栽培的独子,一个是澳门赌王放养长大的备胎继承人。南半球最大赌场之一的皇冠赌场(Crown Resorts)和港澳新濠国际公司(Melco Resorts)私下违规买卖股权的背后,究竟是强强联合,还是各怀鬼胎?

新南威尔士州监管部门的突然介入又是“面子工程”还是“伸张正义”?

《澳洲财经见闻》(AFN)今天带您走进这对“难兄难弟”的戏剧化人生。

1

新州高院正式展开调查

2020年1月,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NSW Supreme Court)对一直问题缠身的皇冠赌场启动正式调查,主审大法官为裴翠莎·贝尔金(Patricia Bergin)。此次由新州政府带领的公开调查早已酝酿多时,该调查从取证到庭审预计将耗时至少数月。而此时距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期待已久的皇冠悉尼巴兰加鲁(Barangaroo)赌场开业仅不到12个月时间。

即将于2020年12月开业的皇冠巴兰加鲁VIP赌场

据了解,调查重点包括:

  • 皇冠赌场是否违反新州政府此前颁发的“有限执照”(Conditional/Restricted License)
  • 皇冠与新濠国际之间的股权交易是否直接或间接导致赌王何鸿燊获益
  • 一直“发配边疆”的何猷龙与父亲何鸿燊之间是否存在密切经济关系
  • 皇冠赌场利诱员工到中国大陆吸引VIP赌客是否属于“明知故犯”
  • 皇冠赌场是否利用其VIP客户包厢从事洗钱活动

如果这还不足以让帕克焦虑,那么接下来维多利亚州博彩部门(Victorian Gambling Authority)以及联邦政府的执法部门公正委员会(Commission for Law Enforcement Integrity)蓄势待发的另一轮独立调查及听证会,加上皇冠赌场大量股东组织集体诉讼,也会让这位澳洲前首富之子吃不了兜着走。

这一摊烂摊子还要从帕克相见恨晚的好兄弟何猷龙说起。

2

老谋深算

2019年5月,帕克与何猷龙签订了价值17.5亿澳币的皇冠赌场(Crown Resorts)股权交易合同,并于6月将半数股份成功交予何猷龙。

但是如此巨额的股权转让立刻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新州、维州的博彩监管部门立刻叫停了剩余股权的转让。

主审大法官裴翠莎·贝尔金(Patricia Bergin)

澳洲政府的重视和介入并非空穴来风。早在2014年,美国新泽西(New Jersey)政府就在庭审上证实何鸿燊(Stanley Ho)与亚洲地区黑社会存在关系。

该消息引起了全球各国的密切关注,而澳洲政府立刻将一条附加条款加进皇冠赌场的博彩执照里:皇冠赌场不得在任何情况下同任何与澳门赌王何鸿燊及其名下企业及相关个人进行直接或间接利益活动。

老道的澳门赌王何鸿燊老谋深算,早已料到会有这一天,所以其名下至少注册了59家公司,“相关企业”更是不计其数。这分身术背后隐藏的复杂利益链为各类调查都带来了巨大难度。这些五花八门的企业中最为主要的包括:

  • Sociedade de Turismo Diversoes de Macau (澳门旅游娱乐股份有限公司)
  • Sociedade de Jogos de Macau (澳门博彩控股)
  • Shun Tak Holdings (香港上市信德集团,主要经营香港船务、房地产、酒店以及旅游)
  • Grand Lisboa casinos (澳门葡京酒店)
  • Great Respect Limited (注册于英属维珍群岛)
  • Lanceford Company Limited (何鸿燊于1981年注册的空壳香港公司)

然而,各国的情报部门显然也不是吃素的:何猷龙正是上述被禁公司Lanceford Company Limited的执行董事。这一事实自然而然成为了本次新州高院的调查重点。

澳门赌王何鸿燊(Stanley Ho)与次子何猷龙(Lawrence Ho)

如果新州高院对何猷龙的指控成立(与父亲何鸿燊存在密切经济关系),那么最大输家必然是帕克和皇冠集团。

3

根红苗正皇太子 – 小帕克

38岁就继承72亿澳币家产的小帕克(James Packer)经常骄傲地谈起自己的父亲凯利·帕克(Kerry Packer)。身为澳洲前首富,凯利虽然性情暴躁但却在暗中一步步帮助儿子成长。尽管期望与无奈交织,但是凯利依旧认定儿子是自己唯一的接班人。

据小帕克回忆,自己被父亲送到澳洲北领(Northern Territory)的巨型家族农场,开始成为帕克家族接班人的修行。一年之后,他又被送到伦敦的NM罗斯柴尔德投资银行(NM Rothschild Investment Bank)实习。

澳洲前首富凯利·帕克(Kerry Packer)与独子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

不久之后,小帕克成为澳大利亚联合出版社(Australian Consolidated Press)的首席执行官,并身兼九号电视网(Nine Network)主管一职。4年后,他顺利晋升为澳大利亚出版及广播公司(Publishing and Broadcasting Ltd)的执行主席,而该公司正是父亲倾其一生打造的传媒帝国,同时也是上述两家公司的母公司。

事与愿违,多年的培养并没有让小帕克成为“合格”的继承人。他先是与跨国媒体集团大亨默多克(Rupert Murdoch)之子拉科兰(Lachlan Murdoch)合作创办通信公司,损失超过15亿澳币,又在父亲去世后遭受人生与事业的双重打击,一度精神崩溃。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差点与美国女歌星玛利亚·凯莉(Mariah Carey)结婚(玛利亚对婚约有明确的经济利益要求,包括每年600万澳币生活费以及价值1320万澳币的订婚钻戒)。

2006年,一个有着截然不同经历的年轻人出现在小帕克的生活里 —- 澳门赌王何鸿燊之子何猷龙。

4

备胎继承人 – 何猷龙

与小帕克恰恰相反,每当话题提及父亲何鸿燊时,何猷龙总是避之不及。何猷龙的母亲蓝琼缨作为父亲四房姨太之一,为赌王育有5名子女。而何猷龙作为唯一的儿子却一直没有被父亲予以众望,反而被“发配边疆”至加拿大,一直到多伦多大学商科毕业后才回到澳门。

在何鸿燊的近20名子嗣中,与其说何猷龙一直我行我素,不如说没有得到展现才华的机会。赌王何鸿燊一直重点培养长子何猷光,而这位哥哥天资聪颖并颇具商业天赋,只可惜年仅33岁就死于“离奇车祸。”

痛失爱子的赌王只好将注意力转移到二房姨太蓝琼缨的长女何超琼身上。那年何超琼19岁,而何猷龙只有4岁。

年迈的赌王何鸿燊及部分家眷

但是俗话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是比特币总会暴涨的”,何猷龙终于在23岁时开始进入花旗银行打拼,从底层一路做到经理助理,并创建了亚洲网上交易系统有限公司。何猷龙的成绩被父亲看在眼里,所以何鸿燊决定将名下一家名为新濠国际(Melco Resorts)的公司交给儿子打理。

但是,新濠国际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企业,而是一个连续亏损超过4年的烂摊子,整个公司员工数量居然不到10人。何猷龙并没有退缩,而是大胆整改,在一年之内将新濠国际扭亏为盈,并一战成名。

赌王大喜,在2006年卸任新濠国际一切职务,并将该公司主席兼行政总裁一职转交于何猷龙。

5

相见恨晚

2006年,命运仿佛暗中安排了这对“难兄难弟”的相遇。何猷龙遇到了刚刚丧父的小帕克,二人一拍即合。刚继承72亿澳币家产的小帕克不仅人高马大,更是财大气粗:一口气以9亿美元(折合约为12亿澳币)的价格拿下了澳门的第六张博彩执照。何猷龙成功地在不靠父亲的情况下杀入博彩界。

何猷龙(Lawrence Ho)和小帕克(James Packer)

如果说二人的相遇只是运气,那么2007-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对二人的考验就是宿命。小帕克对何猷龙深信不疑,顶住巨大的经济压力在全球经济和股市暴跌的情况下继续追加投资,硬着头皮完成了综合性旅游度假村的建设,并效仿拉斯维加斯赌场的法国太阳杂技团(Cirque du Soleil),斥资上亿美元打造全球最大水上表演《水舞间》。

二人一时间风生水起、意气风发。

然而小帕克在婚姻家庭破碎以及工作的重压之下终于倒下,据澳洲7号电视网络(Seven Network)报道:在情绪失控时,小帕克经常会躲在淋浴房里掩面哭泣长达40分钟,并且极度依赖酒精。

2018年3月,小帕克再次辞去皇冠赌场董事一职,并开始分批出售皇冠赌场的股份(小帕克共占股超过47%)。

一年之后,2019年5月,小帕克将价值17.5亿澳币的股份转让给了何猷龙。正是这次股权交易引起了新州监管机构的高度重视,同时也是出于对澳门赌王何鸿燊与亚洲黑社会的各种瓜葛,这次股权转让被强制叫停。

6

万众瞩目

目前,全世界范围内的多家博彩监管机构(美国、澳洲、澳门、塞浦路斯以及日本等地)都在密切关注新州高院对该事件的调查。也就是说,“兄弟”二人接下来的挑战更为艰巨。因为一旦在新州高院“战败”(即新州高院证实何猷龙与父亲赌王何鸿燊存在密切经济关系),那么完全可能导致多米诺骨牌效应,引起其他各国监管部门效仿。

当然,从社会安全的角度来看,我们希望新州及维州政府的此次公开调查不是走走过场,更不是为了在皇冠巴兰加鲁新赌场开张前下绊子割韭菜。毕竟博彩业本身对社会的危害就不容小觑,再加上如果与外地黑社会有说不清的关系的话,那么对澳洲社会安定及经济发长的长期伤害将远高于短期利益。

参考来源:

https://www.theaustralian.com.au/business/companies/crown-inquiry-to-unravel-hos-family-ties/news-story/9e226c53c8f6bd9050374dc218e4e35b

https://www.theaustralian.com.au/business/court-thwarts-legal-tilt-at-crown-resorts/news-story/be001474519560e79edc8ee450d26d87

https://www.theaustralian.com.au/business/companies/shakeup-at-crown-as-regulators-turn-the-heat-on/news-story/4a2bf77bfeb4d65511baa845c4d7edef

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0/jan/17/crown-inquiry-begins-in-nsw-as-casino-group-battles-shareholder-class-action

https://www.afr.com/companies/games-and-wagering/lawrence-ho-looms-as-james-packer-s-9b-man-20190531-p51tac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