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公司新闻

李嘉诚“虎父无犬子”,澳洲成为长江集团海外逐利主战场

长江基建集团有限公司(Cheung Kong Infrastructure Holdings Ltd. ,1038.HK, 简称:长江基建)向澳大利亚管道运营商和电力分销商Duet Group发出规模约73亿澳元(约合54亿美元)的收购提议。这是香港富豪李嘉诚一手建立起的李氏集团为巩固旗下基础设施旗舰公司在澳大利亚的地位而进行的一次新尝试。

 

Duet周一在声明中称,公司董事会正在评估这项长江基建发出的每股3澳元的现金收购提议。

 

在围绕外商收购交易的争论升温之际,这样一项收购提议将是对澳大利亚政府向外商投资开放程度的一次考验。

 

8月份,澳大利亚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做出阻止长江基建和中国国家电网公司(China State Grid Co., 简称﹕国家电网)收购电网运营商Ausgrid控股股权的决定,该交易规模超过100亿澳元。

 

收购Duet的交易将需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包括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核委员会(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 FIRB)的批准。

 

Duet集团

Duet发言人称,该公司董事会计划本周决定是否给予长江基建进行尽职调查的机会。这份上周收到的收购报价较Duet上周五收盘价溢价28%。

 

Duet股价一度跳涨20%至2.82澳元,创下2008年9月10日以来的最高水平。悉尼时间周一(12月5日)上午11:08该股涨18%报2.77澳元,UniSuper发言人在电话留言中表示,该公司的投资团队正在等待关于这笔交易的更多信息。

 

李嘉诚“虎父无犬子”,澳洲成为长江集团海外逐利主战场
 

目前Duet持有的资产包括:将西澳海上North West Shelf的天然气储量与珀斯和周边地区的客户以及澳大利亚东南部墨尔本附近的天然气和电力分销网络连接起来的西澳Dampier-Bunbury管道、电力分销集团United Energy部分股权、天然气管道营运分支Multinet Gas、DBP Development Group与Energy Developments的管道项目等。

 

长江基建

据悉,这家总部位于香港的公司已经是澳大利亚基础设施领域最大的海外投资者之一。该公司拥有南澳大利亚州的电力分销商SA Power Networks、墨尔本电力供应商CitiPower、天然气分销商Australian Gas Networks Ltd.,以及维多利亚州南部的一个电力分销商和一项可再生能源输送业务。

 

李嘉诚“虎父无犬子”,澳洲成为长江集团海外逐利主战场

长江基建的投资顾问公司是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Duet的顾问公司是麦格理资本。业界认为,长江基建对新州政府将要出售的Endeavour能源业务也表现出兴趣,但其所有的潜在交易都有可能再次被外资审查委员否决。

 

加皇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驻悉尼分析师Paul Johnston称,尽管收购Duet的交易获得反垄断监管部门的批准应会比较容易,但这笔交易将可能需要与一个澳大利亚合作伙伴进行联合投资,以获得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并指出澳大利亚本土养老金基金UniSuper已经持有16%的Duet股份。

 

尽管长江基建很少与其他投资者合作投资基础设施资产,但曾与Spark Infrastructure Group合作投资了SA Power和维多利亚州的VicPower。

 

长江基建与国家电网争购,底气何在?

 

根据《澳大利亚人报》未引消息来源报道称,中国国家电网和新加坡电力据信正在着手发出针对Duet的竞争性报价。

 

毫无疑问, 澳大利亚已经成为了一块“大蛋糕”,人人都想要分一口。

 

李嘉诚“虎父无犬子”,澳洲成为长江集团海外逐利主战场

 

竞购者的国家电网的实力当然不容小觑。根据《财富》发布的最新“2016年全球500强企业排行榜”,国家电网以3296.01亿美元的营业额跃居至第2名,成为“中国最强企业”。而且,国家电网在澳大利亚的能源和电网领域投资了多家企业。

 

李嘉诚“虎父无犬子”,澳洲成为长江集团海外逐利主战场
 

长江基建虽没有国有成分,但实际上该公司的一个重要业务重心便是澳大利亚,多年来已经扎下深厚的根基。长江基建成立于1996年,基础建设业务范围分布于英国、澳洲、加拿大等地。

 

目前,长江基建连同香港电灯是现今澳大利亚最大海外投资者之一,投资项目包括配电网络、天然气配气、交通及水处理业务。

 

天然气业务

长江基建最早在澳洲的投资其实是天然气,在1999年7月,长江基建斥资1.5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天然气供应商ENVESTRA 19.3%的股份,打响了进军澳大利亚市场的第一仗。这家公司在2014年被长江基建全资收购后,由Envestra更名为Australian Gas Networks。目前,AGN是澳洲最大的天然气分销商,在澳大利亚全境拥有约2.3万公里的天然气输配网络,资产约34亿澳元。

 

电力业务

电力业务方面,长江基建自1999年起进军南澳,一出手就以35亿元签下了一项为期200年的南澳电力设施租用协议,在当地发展起了电力业务。其后集团继续扩大其在澳洲的电力业务,于2000年收购维州的CitiPower及Powercor电力公司,令其持有澳洲三大电力公司共计51%的股份。

 

其他业务

其他方面,李嘉诚的在澳大利亚的投资都是大手笔。澳洲的收费公路城市机场等基础建设项目,长江基建都有竞购过。以及长江集团在澳纽坐拥的葡萄园有5800公顷,李嘉诚是全澳第2大葡萄园的主人。此外,李嘉诚在阿德莱德北部Dry Creek区购买了当地的齐盛盐业(Cheetham Salt),把全澳最大盐业生产商的桂冠也戴在了头上。

 

除了在南澳的投资外,长江集团的资产遍及全国各地,持有50% Vodafone的股权,以及澳洲最大植物保护产品承造商Accensi及澳洲水务公司AquaTower,李家还在本地成立了长江生命科技集团(Amgrow),管理本地农产品业务。

 

利润

实际上,澳洲业务是长江基建重要盈利贡献来源。以2016上半年为例,长江基建的营业额为140.56亿港元,较去年同期微减。

 

具体来看,上半年澳洲业务溢利贡献较去年同期上升178.5%(按港币计算,溢利贡献增加162%至14.36亿港币)。

 

收入大增主要因为集团6月出售Spark Infrastructure的少数股东权益而获得1.36亿澳元(约7.81亿港币)的一次性收益,若除去此项收益,澳洲业务收入按澳元计算将增长27%(以港币计算,业绩上升19%)。另外上半年电能实业的溢利贡献为13.51亿港元,同比上升7.4%。

 

根据长江基建2016年中报,这家企业利润分布如下:

李嘉诚“虎父无犬子”,澳洲成为长江集团海外逐利主战场
通过上述表格可以看出,长江基建业务增长最迅猛的地区是澳大利亚,其次是欧洲大陆、加拿大,中国内地出现了显著下滑。

 

英国业务如果按照英镑计算,实际增长了6.6%,但换算成港币只增长了0.2%。原因很简单,英镑对美元在贬值,而港币跟美元是联系汇率制,或者说是绑定美元的。

 

相关人士透露,长江基建及其母企在澳洲已经默默布下一个“基建帝国”,在澳洲业务已开展多年,资金和经验实力雄厚。

 

海外布局背后真正的主导并不是李嘉诚

 

李嘉诚“虎父无犬子”,澳洲成为长江集团海外逐利主战场

 

长江基建集团有限公司,为长江集团旗下主力于交通基建、能源基建及基建材料材料等业务的公司。而长江基建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却并不是李嘉诚,而是其长子李泽钜。

 

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英国,李家所面临和遭遇的变局,外界更习惯于贴上李嘉诚的标签。而实际上,变局和进退策略的选择上,李泽钜发挥的能量绝对不小于李嘉诚。

 

抛售中国地产缘由

李嘉诚“虎父无犬子”,澳洲成为长江集团海外逐利主战场

 

李泽钜没有任何中国内地生活经验。李氏集团去年大力抛售其内地产业的行为,也被外界解读为因为接班人李泽钜的缘故(未曾在内地生活的李泽钜很难顺利继承李嘉诚在内地的“政治资产”,即错综复杂的政商关系)。

 

李泽钜的接班被认为是近些年李家钟情海外投资,减持甚至抛售内地和香港物业的重要原因之一。

 

遭遇

李嘉诚“虎父无犬子”,澳洲成为长江集团海外逐利主战场

对李泽钜来说,1996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当时李泽钜负责分拆长江基建上市,获得超额认购25倍的功绩。同年5月,李泽钜遭到世纪悍匪张子强绑架,媒体报道,李嘉诚支付了10.38亿港元的巨额赎金之后,李泽钜很快脱险。而当时32岁的李泽钜,在脱险第二天后便如常返回公司上班,丝毫不见慌乱。

 

能力

1999年,李泽钜花2,000万港元购买了“TOM网”域名,仅用两个半月,就将其运作上市并成功运营,上市首日收盘价飙升了335.4%,创下香港创业板上市首日涨幅的纪录。

 

近年来,由李泽钜主持的长江基建成为李嘉诚商业王国向外扩张的主力军。从1999年开始,长江基建与香港电灯合作,以34 亿澳元投得南澳洲ETSA电网权益,是长江基建业务国际化踏出的第一步。

 

影响

2012 年,李泽钜正式掌控市值逾8500亿港元的产业,账面身家资产超过李嘉诚。正是在李泽钜的主导下,李家投资先后大规模进入英国。

 

从很大程度上而言,李家的商业帝国已经进入李泽钜时代。李泽钜对整个家族产业的影响也在一定程度上正在超越李嘉诚。

 

李泽钜的个性和人生经历正在替代李嘉诚影响到李家整个商业帝国。

 

运作

随着香港中环中心的出售、内地上海世纪汇项目的出售、总部公司注册地由香港迁至开曼群岛,李嘉诚在内地和香港的产业越来越少了。而海外资产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不少已经有稳定收成。这样的投资风格,让很多人都看到了李泽钜的影子。

 

在李泽钜长达十几年的运作后,今日的长江基建在地域上的投资已跨越四大洲,遍及香港和内地、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及菲律宾,业务也更为广泛,包括能源、公路、水处理、基建材料及环保业务。

 

拿土地换基建,李氏在布更大的“局”

 

假如你玩过大富翁,就会明白:论保值,没有什么能超过电信、港口和公用事业等等基础设施行业。

 

李嘉诚“虎父无犬子”,澳洲成为长江集团海外逐利主战场
 

长江集团早期在英国的业务大多属于基建行业。换言之,无论脱欧之后,对英国的经济冲击有多严重,但英国民众照样需要吃、喝、住、行,这就阻挡不了李氏集团在英国的业务继续盈利。

 

相比从去年开始长江集团在英国这些基建行业的“买买买”,李嘉诚自三年前也开始在中国内地和香港“撤撤撤”。市场估计,这三年来撤出的资金上千亿。

 

相比买入的基建业务,李嘉诚撤的大多都是地产项目。

 

再回过头来看,李嘉诚在英国买下的水务公司、铁路租赁公司、电网、天然气、大型港口等基建资产,已经控制了英国大部分关乎国计民生的业务,近乎半垄断,回报稳定,竞争稳定。大型保险公司喜欢把基础建设行业当作避险港,不就是因为这些行业受大环境的影响相对而言比较小吗?

 

商业地产和住宅只是李氏王国的增值业务,源源不断为其商业版图提供廉价现金的,正是各种人们生活离不开的基建设施。这与巴菲特用保险公司源源不断的的廉价浮存金进行并购投资异曲同工。

 

据了解,李嘉诚在英国投资达到了520亿美元(约4034.47亿港元)。目前,英国天然气近三成市场、电力分销四分之一市场和供水约5%的市场皆由李家控制。有英国媒体甚至因此形容李嘉诚“买下了大半个英国”。

 

地产、港口、煤气、水务、运营商、铁路、电网、零售等传统业务是基本构成,较少涉及实体制造。这些业务基本都是偏基础设施提供商方向的,除了地产和零售外,在国内基本都是国企、央企依靠行政特权垄断的领域。

 

李嘉诚“虎父无犬子”,澳洲成为长江集团海外逐利主战场
 

李氏集团在香港,凭借和殖民政府的关系,同样做到了垄断,甚至在地产、零售这样的在国内比较市场化竞争的行业,李家在香港同样实现了类垄断状态,这些所有垄断,基本都是和特殊资源相关。

 

这些公共设施领域的垄断存在,给他的资本运作提供源源不断的稳定现金流供给。李家控制了土地、煤气、电力、电信等基础设施,堪称香港国资委。央企们靠什么生存,他也靠什么生存。

寻求垄断收益是大资本的特性,而基础设施行业大多是“自然垄断”。以长江基建在澳大利亚投资的天然气和电力而言,澳大利亚的公用设施费用相对昂贵,这也充分说明了李氏集团布局澳洲的原因:无利不起早。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