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天灾人祸不单行,新型冠状病毒第一线到全球股市第一线

阅读导航

前言

武汉疫情第一线

新旧疫情对比

病毒对经济杀伤性

前言

如果说美军无人机将伊朗革命军少将送上西天是2020年送给金融市场的第一个下马威,那么接下来澳大利亚的数百起巨型山火以及中国近期爆发的新型传染性疾病则预示着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注定不会平凡。

1

武汉疫情第一线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最新报道,目前在武汉爆发的全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导致全城封锁:出入市区的省级高速公路已全部封闭、火车停运、机场所有离境航班取消。

截至发稿时,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发布的最新疫情数据显示:目前已在24省(区、市)确诊新增病例131例,新增死亡患者8例,其中男性5例,女性3例。除1例53岁以外,其余均为65岁以上老年人,并分别患有癌症术后、肝功能损坏、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慢性、基础性疾病。全国范围内累积确诊人数达到571例,重症95例,疑似病例393例,死亡17例。

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正在接收一位疑似患者

该病毒属于冠状病毒(Coronavirus)家族中的新型病原体,目前据推测起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患者在受感染后到病毒发作时的潜伏期约为两周,发作后患者会出现高烧、呼吸困难以及肺部病变等症状。

据《澳洲财经见闻》(AFN)了解到,父母都在武汉的Tyler对目前的疫情表示非常焦急。Tyler与妻女原计划于近日返回武汉与家人团聚,但是却被父亲强烈要求取消机票,不准返回。

Tyl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武汉市民目前对于疫情爆发以及锁城等一系列事件,情绪相对还是比较稳定的。他说:“因为我们真正感受到疫情的严重性和扩散速度比较快的时候,其实是在1月20日爆出100多例新增案例之后,然后大家才开始重视的。”

但是Tyler认为在经历了03年非典疫情后,中国政府在应对措施、资源调配等各方面都有显著提高。比如武汉政府在智能手机平台上推出了APP,方便市民直接前往预设的多个接待点,并在各大医院有设有快速通道。

这些举措让市民的紧张情绪得到有效缓解。

2

新旧疫情对比

从医学角度来看,新冠状病毒对于人体的危害性要弱于非典型性肺炎(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后者于2002年爆发,并从广东一个农民的神秘死亡开始迅速扩散到全国。疫情共持续9个月,总共受感染人数达8000人、死亡人数775人,其中648人来自中国。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在非典疫情爆发期间,中国旅游业重创,入境游客人数暴跌60%,而因为疾病迅速扩散出境,导致新加坡以及日韩游客数量同样下降超过40%。香港行政特区平均酒店入住率从爆发前的79%瞬间暴跌至13%。飞往香港的各大航班乘客人数同样锐减76%以上。

2003年非典期间在学习芭蕾舞的孩子们

下降到微观层面,非典对经济带来的破坏性更为直观:人们足不出户导致小型私营个体大范围倒闭。

餐馆、宾馆、购物中心以及其他相关生活娱乐生意,因为在短时间内大量失去客源而无法维持,最终导致纷纷破产。

据德国新闻网(DW)统计,2002-2003年期间,非典对中国总体经济造成直接损失至少1-2%(该期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达1.471万亿美元,1-2%约为147亿~294亿美元)。

对长期依靠旅游业发展的东南亚国家所造成经济损失同样巨大,而且受经济模式单一化所限制,这些国家蒙受损失的比例更为巨大。

由于非典时期的多种特殊条件限制,各国政府及各类机构对于SARS造成的经济影响难以统计。

据国际发展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统计,非典型肺炎仅对中国本地经济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就高达250亿美元。

澳洲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则在接下来几年内对SARS所造成的全球经济损失进行了长期的统计,统计结果令人咋舌:全球总共经济损失范围在600-1000亿美元之间。

武汉全面戒严的海鲜市场

但是当9个月结束后,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各国经济开始迅速复苏。旅游业、航空业、零售业等行业迅速回温,正式标志着SARS的结束。

以国泰航空(Cathy Pacific Airways Ltd)为例,该公司股价在非典期间遭到重创,一度跳水超过30%。但是当疫情结束后,又强力反弹并突破前高。

3

病毒对经济杀伤性

总体来说,受传染性病毒影响首当其冲的包括旅游业、交通业、零售业,以及在疫情爆发后导致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消费者消费力断崖式下降-> 企业流水账搁浅-> 企业被迫裁员-> 国家失业率上升-> 消费者消费力叠加式下降

而在供给侧,企业和员工同样面临同样的挑战:

消费者消费力断崖式下降-> 市场无法消化现有供给->  供给侧出现过剩并无法得到流动资金-> 企业出现破产 -> 企业被迫裁员 -> 失业率上升,经济增长衰退。

当然,在人类医学发已经展达到一定高度的今天,如此大范围的毁灭性病毒灾害出现频率已经大大降低。近10年来在人类史上出现的大规模传染疫情主要包括:

  • 2019中国猪瘟疫情 —- 扑杀生猪63万头
  • 2014非洲埃博拉病毒 —- 超过28000人死亡
  • 2013中国H7N9禽流感 —- 上万只禽类遭到扑杀

在造成生命损失的同时,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和潜在威胁却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金融市场的运作题材。

自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澳洲资本市场的一些相关企业也已经出现波动:

受益企业:

医药巨头CSL(联邦血清实验室)股价在一路强势冲破300澳币后继续上涨

健康及保护解决方案供应商(产品包括医用手套、防护服及医疗安全设备)安思尔有限公司(Ansell Limited/ASX:ANN)上涨

重大病毒性疾病药物研发公司Biotron(ASX:BIT)上涨

受损企业:

悉尼机场(Sydney Airport/ASX:SYD)下跌

澳洲航空公司(Qantas/ASX: QAN)下跌

机票及旅游服务公司Flight Centre(ASX:FLT)下跌

毫无疑问,金融市场成为多空投机势力博弈的战场,而长线投资者以及养老金账户持有者自然也就成为了牺牲品。投机者短线套现的行为对长线投资者的养老金以及各类基金储蓄账户带来的浮动亏损难以计算,而这些股价浮动带来的经济损失也无法统计。

所幸,一些良心企业在危难关头的态度令人欣慰。例如美国3M公司(Minnesota Mining and Manufacturing)中国分部就在疫情爆发时通知所有线下零售商,呼吁禁止私自囤积防护面具等各类应急货品、抬高价格,严禁不道德商业行为。

油罐车正在向一架空客A380客机加油

目前,跨国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达米安·柯福林(Damien Courvalin)在至客户的邮件中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是否能够得到有效控制,在接下来3周尤其关键。

因为如果疫情失控,将会引起航空公司航班的减少,并导致航空燃料以及原油价格受到影响。

高盛表示,以2003年非典作为参照,2020年的新型病毒如果发生同等规模扩散,将导致原油需求量每天下降17万桶。

换句话说,等同于国际原油价格每桶下跌2.9美元。

END

就如美国著名作家苏珊·杰费斯(Susan Jeffers)所说:“我们无法控制整个世界,但是我们可以控制我们自己的反应。(We can’t control the whole world, but we can control our reactions.)”

希望在天灾面前,人类的良知可以团结起来杜绝人祸,一起共渡难关。

参考来源:

https://www.theaustralian.com.au/business/economics/coronavirus-threat-to-china-economy/news-story/f830c8b60305654f7e16fdab18e0b34a

https://www.marketwatch.com/story/what-the-2003-sars-epidemic-tells-us-about-the-potential-impact-of-chinas-coronavirus-on-oil-and-metals-2020-01-22

https://www.dw.com/en/sars-remembered-how-a-deadly-respiratory-virus-hit-asian-economies/a-52088462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frica-28755033

https://edition.cnn.com/asia/live-news/coronavirus-outbreak-intl-hnk/index.html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1-21/assessing-early-impact-of-china-virus-on-equities-taking-stock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