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屠城狂想曲还是狼又来了?数字银行的狼子野心叫板四大金刚

阅读导航

  • 前言
  • 挑战者出现
  • 澳洲数字银行现状
  • 狼子野心叫板四大金刚

前言

21世纪是一个充满混沌的时代,优步(Uber)与出租车、特斯拉(Tesla)与传统能源以及民粹主义与传统媒体这些新旧势力的碰撞无处不在。而在泡沫与黑天鹅事件频发的金融界更不例外:数字银行终于开始叫板传统银行。

银行作为任何国家中最重要的金融机构,在金融、经济、政治等各方面扮演着不可替换的角色。从吸收公众存款、发放贷款、货币兑换等普及化业务到调控市场的重任,银行是商品货币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

而银行的存在和其在经济体系中的地位永不可动摇。

至少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之前是这样的。

1

挑战者出现

随着近年来几个关键词条开始逐渐占领各国金融媒体的头条,这种新兴机构也慢慢出现在公众的视线范围内:Challenger Bank(挑战者银行)、Neobank(新兴银行)以及Digital Bank(数字银行),这些五花八门的金融科技公司在汉语中被全部统称为数字银行。

而所谓的数字银行是指不再依赖于实体分行网点,并以数字网络作为核心运营工具,为客户提供各类在线银行业务的新兴金融机构。

虽然数字银行这个概念听起来既新鲜又充满投机色彩,但是从全球金融业发展角度来看,似乎也是必然的产物。而从1472年的世界第一家银行 —- 锡耶纳牧山银行(Banca Monte dei Paschi di Siena S.p.A. )在意大利诞生到500多年后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信息时代又令银行产生了哪些变化呢?

1970年代银行自动化:ATM横空出世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台自动柜员机(ATM)于1969年9月问世。这台元老级的柜员机被安装在纽约市中心,而其所有者则是大名鼎鼎的摩根大通银行(当时名为美华银行 Chemical Banking Corp.)。自动柜员机的出现逐渐取代了技术含量较低的人工业务,比如取款和存款。

据世界银行(The World Bank)统计,50年后的今天,全世界范围内一共有300万台ATM机器。

然而,ATM的数量却在日益减少,因为电子银行时代早已到来。

2000年代银行电子化:电子平台增加线上业务

随着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爆裂,全球正式在动荡中进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的普及和智能移动设备的兴起,让电子银行开始被广泛使用。从最初期的网页版到现在的智能移动设备等多平台化,银行在线业务也从单一的转账、查看结算单等初级功能扩张到了如今的网上理财、借贷、金融产品交易等高级业务。

2015年银行数字化:意在取代传统银行

如果ATM的问世代表了机器人横扫人类劳工市场的野心,那么说数字银行想要彻底取代传统银行是一部狂想曲也不足为过。

但是,这一轮的数字化转型其实并不突兀,因为数字银行的诞生依旧是建立在传统银行业务以及银行自动化所打下的地基之上的。从宏观角度来看,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等是数字银行的特征,但是从生活角度来看更为直观:纸币数量的下降以及面对面人工服务的减少,就是数字银行的招牌。货币虚拟化以及服务在线化,也正是新银行时代的产物。

2

澳洲数字银行现状

在一贯慢半拍的澳洲,数字银行的发展却意外地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2020年1月,数字银行Volt成功募资7000万澳币后,总资达到1亿澳币。而该数字银行创始人斯蒂夫·韦斯顿(Steve Weston)表示,Volt银行将于2020年下半年登录澳洲证交所。据统计,在Volt银行目前的176位股东中包括一家澳洲本土巨型机构,其管理资产规模达到600亿澳币。而评估机构对该银行的估值也达到了近3亿澳币之高。

除了Volt以外,澳大利亚慎监局APRA还在2019年对另外3家数字银行颁发了银行执照,它们分别是:Xinja、86 400以及Judo。

以Judo银行为例,截止2020年1月17日,其发放贷款总金额已经达到10亿澳币,而目前还有价值3亿澳币的贷款尚未完成发放。虽然该业绩暂时不能与澳大利亚中小型企业贷款(SME)市场总额的3500亿澳币相比,但是这家新兴企业在短期取得的成绩足以说明3个问题:

  • 天时:强大的竞争对手 —- 四大银行自2017年开始就不断遭到各类调查,一度声誉扫地
  • 地利:莫里森政府自从上台后大力扶持新兴行业,而仅在1年内就对3家数字银行颁发执照,准许全面营业
  • 人和:千禧一代对电子及数字科技的青睐,以及对包括银行在内的传统企业的不买账,再次成就了数字银行

正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而东风正是此轮2019年末开始的股市大涨,将澳大利亚标普200(S&P/ASX200)指数有史以来第一次带上7000点。

但是这四家新兴数字银行本身是否已经准备好迎接强风了呢?或者说在上述近乎“温室”条件下成长的企业,离开花房后究竟能否继续存活?

3

狼子野心叫板四大金刚

据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永(Ernst & Young)一项2017年的调查显示,客户使用传统银行及金融机构主要出于两个目的:

  • 保证资本安全
  • 使用附加服务(如理财、保险、投资等)

在澳洲,有超过半数的客户表示相信传统银行能够更加安全地保护他们的资产,该水平与英国、美国以及德国几乎一致。

但是在澳洲只有20%的客户认为传统银行提供的附加服务是中肯的,该水平远远低于国际发达国家平均水平。

安永的另一份报告显示,数字银行已经在许多国家的市场获得消费者青睐,而且该趋势还在持续增长中。

在澳洲已有32%的消费者开始使用纯电子银行(没有实体网点),并预计将有另外21%将在未来几年加入该行列。

但是这些非常乐观的数据背后却有更为巨大的暗流涌动 —- 实力雄厚的传统银行也早已投入资金进行数字银行业务开发。

据彭博(Bloomberg)以及普华永道会计事务所(KPMG)统计显示,美国四大银行:摩根大通、美国银行、富国银行以及花旗银行仅在2019年就对数字化银行业务投资共384亿美元(558亿澳币)。

而在澳洲,已经霸占市场长达数十年的四大银行,每年也在数字化业务上投入上亿资金。联邦银行(CBA)、西太银行(WBC)、澳新银行(ANZ)以及国民银行(NAB)四家具有垄断地位的传统银行在澳洲证交所(ASX200)中占比超过20%,而总市值也达将近4000亿澳币。

在如此巨大的四大金刚面前,新兴数字银行真的具备挑战资格吗?

资金、地位以及市场份额的劣势,加上四大银行进入数字化业务的低门槛,无疑令纯数字化新兴银行在飓风中显得无比被动。

另外,没有实体分行网点的纯数字化银行虽然在节省成本方面略占优势,但是却无法吸引较为保守的客户及投资者。而传统银行所具备的实体网点以及现成人力资源,在业务的覆盖率以及客服等方面也远占优势。

说白了,Judo、Volt、86 400以及Xinja与中小型借贷机构相比并无太大差别,目标只能定在借贷(企业及个人)服务上。这四家澳洲境内的数字银行尚未表示有意进入保险、理财、金融交易等核心业务。而当天时、地利、人和这些条件消失时,这些刚刚发芽的花朵是否能够茁壮成长?

究竟是黑天鹅还是灰犀牛,只有时间能够证明。

参考来源:

https://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15/03/a-brief-history-of-the-atm/388547/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where-are-the-kings-of-the-1990s-dot-com-bubble-bust-2016-12/?r=AU&IR=T

https://www.afr.com/companies/financial-services/neobank-volt-raises-70m-eyes-2020-ipo-20200117-p53sct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FB.ATM.TOTL.P5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