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生活

在澳洲,GDP 能多大程度反映生活水平?

澳洲经济已保持连续增长100个季度, 但实际上澳洲令人艳羡的总体GDP增长率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强劲的人口增长驱动的。如果用人均收入评估经济发展,那得到的结果就客观的多。大多数经济报道和社评都会更重视于解读总增长,比如GDP和就业率的增长总是霸占着报刊杂志的头条位置。但事实上,总增长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靠,因为更多的人口就意味着更多的消费。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用经济指标的总增长来对比几个人口增长率完全不同的国家,那么结果是并不可靠的。

 

原创 | 在澳洲,GDP 能多大程度反映生活水平?

由于海外移民的不断涌入,澳大利亚人口增长速度非常强劲,也就意味着经济需要以更快的速度增长才能实现充分就业。这当然也意味着澳洲的经济有能力以更快的速度扩张。毕竟人口红利带来的生产力就是潜在的增长引擎。

 

“从图表中就可以看出:由于人口迅速增长,澳大利亚的国民生产总值发展势头已经明显优于世界经合组织中的其他国家。

 

拥有较高的人口增长率对于总增长率(如GDP等)的影响是巨大的,让经济很难进入衰退状态(GDP连续两个季度下降)。但是,作为普通民众,我们最关注的还是自己家庭生活质量的变化、目前国家经济是如何以人均基础进行分配的,而不是在报刊杂志头条报道的总增长的变化。

 

1.人均国内生产总值

让我们从一些好消息开始。澳大利亚的国内生产总值正在以强劲的速度增长,这也就意味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也在提高。最新数据显示,截止至2016年第2季度的一年时间里,澳大利亚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2%;这也是自从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最快的一年,目前看来一切都很美好。

 

原创 | 在澳洲,GDP 能多大程度反映生活水平?

但事实上,作为澳大利亚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加速器的是矿业投资热潮带来的红利,矿产资源的净出口也为澳大利亚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矿业毕竟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这种生产力的提升都是短期的,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消失。

 

另外,由于硬商品(一般是指金银等可以充当货币的商品)的价格已经到达峰值并开始出现明显下跌。净出口量的增长并没有像最初设想的那样,使国民收入出现增长。 所以,即使从表面上看,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看起来很健康,未来几年也将保持强健的增长势头。但事实上,一切还未有定论。

 

2.人均国民可支配净收入人均实际国民可支配净收入(Real net national disposable income per capita )确实是很绕口的一个名词。澳洲统计局认为RNNDI可以较准确的体现澳大利亚人的购买能力,所以RNNDI可以被作为一个衡量国民生活水平的很好的指标。我也同意这种说法,虽然这项指标并没有考虑到收入分配不公平这一点。但不可否认,RNNDI已经是评估民众家庭生活水平变化的很好的工具。

 

原创 | 在澳洲,GDP 能多大程度反映生活水平?

从图表中,我们可以看到RNNDI在经历了近4年时间的下行后,在近段时间已经开始转为上行增长趋势,澳大利亚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低迷已拖累澳大利亚国民收入的增长,具体表现为:澳大利亚企业利润薄弱,政府财政收入低迷和居民工资收入水平下滑等。澳新银行称,澳大利亚人均实际国民收入录得连续四年下降后,有可能自此开启升势。澳大利亚居民收入衰退的现状或将终结。

 

但从图表中也可以看出,对比2012年RNNDI达到的顶峰值,RNNDI最新读数低于2012年的峰值4%左右。所以说,在这四年的时间里,虽然国民生产总值、人口数和就业率都有所增长,但事实上人均实际国民收入出现了下降,影响到许多家庭的生活质量。 人均实际国民可支配净收入的驱动力有四点:生产力、就业人口比例、贸易、净国外收入。“

 

由此可看出:人均实际国民可支配收入增长的阻力因素颇多且在历经近五年的衰退后,如果没有可持续的贸易条件,预计人均国民净收入在一段时间内都会保持疲软的状态。

3. 失业率

澳大利亚统计局在昨天公布了最新就业人口报告显示:经季度调整后,失业率为5.6%,低于市场预期的5.7%。

 

原创 | 在澳洲,GDP 能多大程度反映生活水平?

据悉,自从2015年7月澳大利亚失业率达到顶峰6.3%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失业率持续下降,尽管与矿业相关的失业率依然不乐观,但目前失业率的下降情况已经超出了澳联储以及市场此前普遍预测:在2016-2017年里,失业率会停留在6%以上。 随着失业率的下降,民众对工作安全感的担忧也随之减少。这也有助于促进消费,因为一个人的支出就是另一个人的收入。

 

但盲目乐观也是不可取的,据最新就业人口报告,原先预期就业人口将增加1.5万人,但报告显示就业人口却减少了9800人,而且减少的这些工作的性质多为全职工作:“从事全职工作人员减少了5.3万,抵消了上个月1.15万的增值,与此同时简直就业人口却增加了4.32万人。就业参与率为64.5%,低于此前预计的64.8%。所以,决策者仍需要下功夫调控就业市场。

 

4. 失业率与未充分就业率

未充分就业率指的是有一部分民众拥有一份工作,但其工作并没有完全发挥其产能,想再找一份工作却没有如愿。根据最新的就业报告,澳大利亚的未充分就业率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8.7% 。这也就意味着在目前劳动力市场上存在的闲置产能非常高,其原因就在于目前澳大利亚全职工作减少,兼职工作增加。

 

原创 | 在澳洲,GDP 能多大程度反映生活水平?

失业率和未充分就业率偏高将会对工资水平和通货膨胀产生不利影响。如果政策制定者过度关注失业率,没有足够重视未充分就业率的话,他们将会高估劳动力市场力量、低估剩余产能,错误预测工资增长和通货膨胀。 经过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的验证:同时使用失业率与未充分就业率能够更准确的预测未来通货膨胀率。

 

据数据统计表明,目前澳洲的人口就业率大致保持在61.1%左右,基本符合人口增长状况。但与此同时劳动市场的参与率却在下降。据分析,是由于不断壮大的“灰色军队“;也就是澳洲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团体导致了劳动市场参与率的结构性衰退。

 

很多人认为这样的现状是政府以矿业为主导思维的PopulationPonzi Scheme (人口庞氏计划)导致的。如今,矿业衰退,政府的这个庞氏计划注定要搁浅。这个庞氏计划简单的说,就是靠资源输出,来换取高速人口增长,从而改变澳洲人口老龄化结构以及获取更廉价劳动力。(简单说就是引入年轻人来养老人,但这些年轻人老了还的引入年轻人来养,如此循环)。

 

“澳洲进口了大量的移民,这些移民并没有真正起到改变产业结构的作用,澳洲仍然沉溺于这种过时的传统的经济模式,财富被矿业主和地主所牢牢把持。而且绑架了政客。他们需要可能更多只是廉价的劳动力。其他创造性行业在这场盛宴中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5. 住宅价格、家庭债务与收入比率

住宅价格与收入比是一个评估居民生活水平以及当前与未来居民经济福祉的一个很有趣指标。自2012年底起,住宅价格增长已经远远超过了收入的增长。

 

原创 | 在澳洲,GDP 能多大程度反映生活水平?

不断拉大的住宅价格与收入比例意味着拥有房产的人都成为了赢家,而那些渴望拥有房产却没能付诸实践的人都成为了输家。现实对于年轻人来说尤为残酷,他们往往连购买房产的首付都无法凑齐。

 

强劲的人口增长,加上较低的贷款利率促使住宅价格与收入的比例不断拉大。澳洲生产力委员会指出:在工资收入增长缓慢的情况下,移民的不断涌进将会使澳洲首府城市的房产可负担性进一步恶化。

 

和住宅价格与收入比率一样,澳大利亚的家庭债务与收入比率也在不断升高。从2012年年中至2016年6月,澳洲家庭债务与收入比率从148%上升到了历史最高纪录163%。这也使澳大利亚成为全球家庭债务最高的国家之一。

 

“实际上,家庭债务在经济市场中的角色往往不能被正确解读,许多经济评论家并没能理解家庭债务对过去,现在、未来消费的意义。现实情况是,债务与收入的比例增加意味着家庭需要预支未来的收入来满足当前的消费。如果债务出现下降,家庭就会减少透支未来收入,减少消费。长此以往,将会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6. 人均公共投资

在基础设施上提高支出的必要性有目共睹,目前在政府的重视之下,人均公共投资额在长达六年的衰退后开始出现增长,但由于此前的大幅度衰退,此次复苏只能从一个较低的起点开始。

 

原创 | 在澳洲,GDP 能多大程度反映生活水平?

据悉,人均公共投资从2010年第一季度到2015年末一直保持下降趋势,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全球金融危机的刺激,另一方面是由于执政党与反对党都不愿意为筹集基建资金而承担额外的债务。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在践行高移民引入量政策的同时应该伴随着公共投资额的相应增长。

 

“如果没有及时的增加公共投资,那么现有的公共基础设施就会被大量增加的人口所稀释,从而导致生活水平的降低。

 

7. 交通拥堵

相信很大一部分人在谈到生活质量的时候,都会将交通拥堵情况和通勤时间作为衡量幸福指数的重要指标。另外,城市交通拥堵也会造成巨大的经济代价,对生产力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都会产生不利影响。

 

原创 | 在澳洲,GDP 能多大程度反映生活水平?

由于悉尼和墨尔本人口的强劲增长,通勤者的平均出行时间不断增加。据澳大利亚基础设施建设部门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道路联通性能已经与人口增长呈负相关。换句话说,随着人口的增长,道路网络已经不能那么有效起到疏散联通的作用了。 这意味着,忽略其他情况,但从交通情况来看,人口的增加确实导致了生活水平的降低。

 

总结总体来讲,澳大利亚令人艳羡的总体GDP增长率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强劲的人口增长驱动的。如果用人均收入评估经济发展,那得到的结果就客观的多。当地政策制定者应该重视人均收入对经济的影响,而不是只推崇被人口增长影响的总体GDP的增长率。

 

矿业热潮消退后的经济转型伤害在了澳洲人最脆弱的点上,澳洲人习以为常的生活质量增长突然面临严峻的障碍。工资增长速度不足以跟上生活成本的上涨,按照实际价值计算,澳洲民众的生活质量有所下滑。如果基础设施建设依然赶不上人口数增长的步伐,澳洲人民的生活水平前景不容乐观。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