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1周4天工作制那么好, 澳大利亚为什么不实施?

阅读导航

  • 前 言
  • Versa的成功故事
  • 为生活而工作
  • 澳大利亚不跟进
  • 雇主的不信

前 言

澳大利亚一家数字营销公司每周只用上4天班,工资不少拿,利润非但没有下滑,反而比改革前增加了3倍。

同期,多个国家和多家跨国企业也在宣传减少工作时间的好处。

然而,澳大利亚工薪阶层平均工作时间却在持续攀升。

尽管一些工会和学者可能认为,澳大利亚应该采纳欧洲国家的法律和安排。

但是,澳大利亚商界则明确表示:“在生产力没有同等提高的条件下,减少每周38小时标准工作时间没有可能。”

如果减少工作时间可以让多方获益,为什么澳大利亚不选择跟进呢?

1

Versa的成功故事

澳大利亚数字营销公司Versa每个周三都会休息,员工不用工作。

一周仅工作4天,每周仅工作37.5个小时。

在这一制度运行近20个月后,公司的利润和生产力非但没有下滑,反而在飞速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了Versa的理念之后,首席执行官凯瑟琳·布莱克汉姆(Kathryn Blackham)表示,后来事态的发展变得“有些疯狂”。

她说:“我获邀前往英国国会发表演讲,并赢得了多项国际奖项。收件箱里都是各家企业HR的来信。”

“这个理念很简单,即周一周二上两天班,周三休息一天,然后周四周五再上两天班,周六日继续休息。”

在执行该制度一年后,Versa收入增加近30%或40%,利润几乎则是一年前的三倍,客户群显著增长,而求职者的数量和质量也显著提高。

她说:“从理论上讲,工作时间减少了20%,我们的各项业绩指标会出现下降。但是,实际上,我们却看见这些指标非但没有降低,反而大幅增加。”

“自从一周4天工作制实施以来,员工变得更有效率,同时员工流失率大大降低。另外,重复工作率也明显减少,更少的人需要被替换,员工们也比以前更加快乐和健康。”

2

为生活而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于今年4月首次报道了Versa的理念之后,不少国家/地区开始对这一工作理念表现出广泛的兴趣以及效仿的热潮。

英国工党影子内阁财政大臣麦克唐纳(John McDonnell)说道:“我们应该为生活而工作,而不是为工作而活着。随着社会的富裕,我们可以花更少的时间在工作上。”

他表示,如果工党执政,将在10年内将平均每周工作时间将减少到32小时。

这意味着每周只需工作四天,但也可以减少每天的工作时数,仍然维持上班五天。

过去半年里,一些英国小型企业陆续采取一周四天工作制,同时工资维持不变。参与的企业来自各行各业,包括医疗咨询、灯光设计、内衣和照相设备制造等。

此前报道称,芬兰新总理,现年34岁的Sanna Marin支持更加灵活的工作时间,其中就包括一周4天工作制。

一些跨国公司也在宣传减少工作时间的好处,包括微软去年在日本试点每周4天的工作制。微软报告称,试点结果是生产力提高了40%。

负责管理信托、遗嘱和地产的新西兰公司Perpetual Guardian现在向雇员支付5天的工资但是允许他们只工作4天。

该公司报告称,这个改变提高了240名雇员的生产力,同时给他们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和进行休闲活动。

位于堪培拉的设计工作室Icelab也实施一周四天工作日,但是工资也相应折算。

3

澳大利亚不跟进

澳大利亚人目前工作时间很长,许多人希望减少工作时间。

在经合组织国家(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国家)中,澳大利亚长时间工作工人(通常每周工作超过50小时的工人)的比例排名第九。

2015年的一项全国调查发现,在所有就业人员中,有26%的人更愿意减少工作时间。

尽管工作时间很长,但实际真正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可能并不那么长。

2016年一项对1989名职工的调查发现,在一天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人们平均只会用2小时53分钟的时间来工作,其他时间都用于读新闻、刷社交软件、吃零食、聊非工作的话题、休息甚至是搜索新工作机会等与工作无关的活动。

经理人培训公司“未来职场环境”(Future Workplace)和美国软件管理和服务公司Kronos共同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减少工作时间并不意味着完成的工作也变少了。

他们对来自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八个国家的3000名企业员工进行调查,发现近一半的受访者认为在没有其他干扰的情况下,他们可以轻易的五个小时内完成一天的工作量。

就在不少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和跨国企业宣扬一周四天工作制的种种好处之时,澳大利亚商界则明确表示:

“在生产力没有同等提高的条件下,减少每周38小时标准工作时间没有可能。”

例如,澳洲工业集团(Ai Group)首席执行官英尼斯·威洛克斯(Innes Willox)表示,雇员拿全职工资,却享受兼职待遇的想法不可行。

Willox 说:“如果没有相应的提升生产力、或者按比例降低周薪就减少目前每周38小时的工作时间将对就业、投资和生产力带来极大的损害。”

“很多雇员兼职工作,这本身并没有问题。但是,兼职工作的雇员拿全职工资的想法毫无价值。”

尽管一些工会和学者可能认为,澳大利亚应该采纳欧洲国家的法律和安排。

但是,Willox解释称:“现实是相比澳大利亚,大部分欧洲国家的失业率更高,经济增长率更低。”

以法国为例,为了解决失业率居高不下的问题,每周标准工作时间已减少到35小时。相比之下,欧盟平均为每周41.2小时。

出于相同的原因,瑞典的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已经在尝试缩短工作时间,以改善员工的生活水平。

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Australian Council of Trade Unions,ACTU)和一些专家警告称,4天工作制存在很多弊端。不少已经实施4天工作制的企业都是希望员工在4天里完成5天的工作量。

悉尼大学性别与就业关系教授玛丽安·贝尔德(Marian Baird)对企业雇主的采访显示,虽然一些雇主表示,一周工作4天的女性富有效率,并且专注。

但是,对于很多休完产假重返工作岗位的女性而言,她们很清楚,获得更大灵活性意味着在家要承担更多的无薪工作。

4

雇主的不信任

对于澳大利亚服务业而言,每周工作50、60甚至70个小时的情况非常常见。

对于一周工作4天的制度,不少雇主表现出了强烈的抵制情绪。

Blackham说道:“为什么会这样,可以归结于一个词,即恐惧(fear)。”

“并且,我认为很多雇主不敢信任自己的雇员会做正确的事情。”

“人们将更少的工作时间与偷懒划上等号。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ACTU副秘书长斯科特·康诺利(Scott Connolly)表示,雇主一般会通知一周工作4天的员工休假无薪。

她说:“虽然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在社区中是一个重要问题。但是,对于低薪阶层,这基本上就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澳大利亚研究所未来工作中心经济学家吉姆·斯坦福(Jim Stanford)表示,尽管4天工作制有可能提升生产力。但是,绝大多数雇主都仍然抱有怀疑的态度,认为无法收回企业支付的成本。

他说:“雇主可能会获得一些好处,比如生产力、士气和员工保留率的提高。但是,我想很多雇主不认为这样能提高利润。”

END

自1950年代以来,帕金森定律(Parkinson’s Law)(又称“官场病”或“组织麻痹病”)的思想开始盛行。

这是指伴随企业的迅速扩张而员工积极性下降的一种现象。

例如,一个人可以在10分钟内看完一份报纸,也可以看半天。一个忙人20分钟可以寄出一叠明信片,但一个无所事事的老太太为了给远方的外甥女寄张明信片,可以足足花一整天。

尽管目前对一周4天工作制度持开放态度的澳大利亚企业相对较少,但是伴随技术的进步,采用灵活工作制度的企业只会越来越多。

参考来源:

https://www.smh.com.au/business/workplace/damaging-for-jobs-why-the-four-day-working-week-doesn-t-stack-up-20200107-p53pi5.html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1-08/no-work-wednesday-concept-goes-global/11847240?section=business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