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苦苦挣扎的第三性:从毕生寻找的答案到无尽岔路的尽头


阅读导航

  • 丹麦女孩
  • 新世纪跨性人
  • 跨性人生
  • 跨性人群的法律权益
  • 解铃还需系铃人

1

丹麦女孩

1882年冬天,一个名叫艾纳·韦格纳(Einar Wegener)的丹麦男孩出生在了风景宜人的瓦埃勒(Vejle)。也许永远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平凡的男孩最终会改名为莉莉·艾尔比(Lili Elbe),并成为全世界第一个著名的变性人。轰动一时的电影《丹麦女孩》(Danish Girl)正是基于莉莉·艾尔比的生平所拍摄。

莉莉·艾尔比(Lili Elbe)

在医学技术相对落后的19世纪,变性手术可谓天方夜谭。传统思想的禁锢以及对成为女性的强烈欲望令艾纳原本平凡的一生变得奇幻惊异:他首先以妻子“姐姐”的身份开始穿着女性服装,甚至多次顶替模特参加走秀。一次次地以女性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所带来的喜悦,让艾纳一发不可收拾。在获得妻子的支持后,二人终于前往德国柏林进行在当时极具争议的变性手术(Sex Reassignment Surgery)。

令人意外的是,在那个还没有抗生素的年代,莉莉的前三次手术都非常成功,而她也彻底从生理上摆脱了男性特征。已经非常女性化的莉莉开始受到男性的追求,其中一名来自法国的艺术品商人令莉莉无比心动,并决定与其结婚生子。这也是为什么莉莉要求医生们在第四次手术中为她植入子宫。这场实验性的手术最终失败,莉莉的身体对新子宫产生了强烈的排斥反应,并最终因为过度感染而导致心脏休克死亡。

莉莉的死亡并没有代表着变性手术或是跨性人群的消失,反而点燃了燎原之火,“唤醒”了许多易性症患者(gender dysphoria),也让整个世界开始正式认知这个隐形的群体。

1950年代,美军退伍军人克里斯丁·巧根森(Christine Jorgensen)以及英国赛车手罗伯塔·科威尔(Roberta Corwell)分别成功完成变性手术,并成为红极一时的变性明星。而澳大利亚的艾斯黛儿·阿斯莫代尔(Estelle Asmodelle)则在1987年成为了第一个被法律认可的变性人。

克里斯丁·巧根森(Christine Jorgensen)、罗伯塔·科威尔(Roberta Corwell)、艾斯黛儿·阿斯莫代尔(Estelle Asmodelle)

2

新世纪跨性人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LGBT(同性恋、双性恋、跨性人)组织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同样出现的还有各界反对的声音。

另外,虽然在LGBT群体日益得到主流媒体以及自媒体更多支持和理解的同时,他们的健康处境却不容乐观。

据澳大利亚LGBT健康组织(National LGBT Health Alliance)统计:与大众相比,LGBT人群更容易受到精神及心理疾病的伤害。

该群体患有精神疾病、抑郁症、焦虑症以及各类心理困扰的比例高达普通人群两倍以上。

其中16周岁以上的“患者”中有高达41.1%存在精神疾病;另外,37.1%的该群体人群在过去3年内都接受过精神疾病的临床治疗。

除此之外,LGBT人群还有异常高的自残和自杀倾向。其中,跨性人(Transgender)自杀未遂的登记比例是普通人群的11倍之多。

而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2014年统计,澳洲境内的LGBT人数约为52.3万人(总人口比例的3%),其中同性恋人数为26.8万,跨性人人数为25.5万。

这些惊人数据背后隐藏的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人生?

3

跨性人生

从医学角度上来说,跨性人或跨性别(Transgender)及其相关“疾病”其实属于精神疾病。

这种精神疾病的发展过程是递进式的,从最初期的性别困惑(gender confusion)到中期的性别焦虑(gender dysphoria)以及后期的性别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都源于当事人本身对自己先天性别的否认。

这种对自身生理性别产生的焦虑或烦躁感会促使当事人通过异性服装、化妆打扮等方式来达到外表与心理性别的一致性。

美国精神医学会(APA)出版的精神病统计诊断手册第五版(DSM-5)中,就对性别焦虑以及性别认同障碍有着明确的重新定义,在“去病化”的同时也强调二者均为心理疾病。

有着50年从业经验的西悉尼大学(Western Sydney University)教授约翰·怀特霍(Prof. John Whitehall)表示,性别焦虑、易性症相关的一类心理疾病高发期为青春期,因为青少年在这个时期内会经历迅猛的生理和心理变化,而这些变化会促使青少年重新审视自己。

怀特霍教授还指出,青少年如果在这个时期内对性别或者两性问题产生困惑、焦虑甚至烦躁,都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当青春期结束后,这些问题自然而然就消失了。

但是现实和理想的差距证明:这些心理疾病的“治疗”谈何容易。几乎触手可及的多种“变性方式”令本已躁动不安的青少年易性症患者更加坐立难安。

来自悉尼的派翠克年仅13岁,而他的身体已经由于服用雌性荷尔蒙而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改变:高挑的个头、细长的眉毛、柔软的嗓音和已经隆起的乳房,让人难以相信他是一个刚刚步入青春期的男孩。

来自悉尼的派翠克·米契尔(Patrick Mitchell)

在接受采访时,派翠克开始回忆一年前的决定。他说自己从小就不愿意和其他男孩子玩耍,因为他们都粗鲁而暴力。这或多或少导致他更倾向与女孩子一起互动和社交。然而这不起眼的决定导致他越来越反感男性,最终演变成用自杀威胁母亲,协助自己进行第一阶段变性手术。

派翠克在皇家墨尔本医院开始接受雌性荷尔蒙(Estrogen)的定期使用,仅仅12个月荷尔蒙服用产生的生理变化已经让他成为第三性人。

更糟糕的还在后面:派翠克后悔了。

这也应证了怀特霍教授此前的预言:“他们的问题从来不是性别问题,而是心理问题。你以为给他们荷尔蒙药物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西悉尼大学约翰·怀特霍教授(Professor John Whitehall)

被怀特霍教授说中的还有一个可怕的现实:随着荷尔蒙药物门槛的降低,被误诊的易性症患者(特别是青少年)的数量在急剧增加。

4

跨性人群的法律权益

在2004-2017年期间,凡是想进行变性手术(各阶段),当事人都必须通过当地的家庭法庭(Family Court of Australia)得到许可,才能从医生处获得处方和药物(estrogen & androgen)。

在2018年之后,由于法律修改,废除了需要通过家庭法庭许可的这一关键步骤,而是只需当事人与家人之间没有冲突即可。这个变化也间接导致了派翠克可以用自杀胁迫母亲来认可自己盲目寻求变性的悲剧。

雌性荷尔蒙Estrogen以及雄性荷尔蒙Androgen

不可逆转的荷尔蒙药物效果与日益降低的门槛,如果这些条件还不足以让性别问题恶化,那么请看接下来的另一部分法案变更:证件变性。

2018年新法案的出台,允许了联邦以及州和领地政府对官方证件上的性别变更。目前,当事人只需出示一封医生的解释信,即可在全国医保卡(Medicare)上变更性别。

下降到州和领地政府层面,虽然当地法律和政府运作细节不同,但是想要从证件上变性也并非难事。出生证、驾照等证件只需当事人“走个过场”也可以顺利变更。

以首都堪培拉为例,2014年3月起,只要当事人自认为是跨性人群,就可以申请在出生证明上更改性别。而这一“便利”问世前,当事人必须要经过手术才可以更改性别。

新法案同样还再次降低医生所需出示证明的标准:主治医生只需证明当事人已经经过“适当的治疗”(appropriate clinical treatment)即可。而法案对于“主治医师”的定义同样放宽,既可以是外科医生也可以是心理医生。

堪培拉时报记者克里斯丁·罗森(Kristen Lawson)认为法律中没有定义“适当的治疗”是故意“放水”,这样一来主治医师就获得了解释时的主动权,同时变相鼓励变性诊所。

这与2018年之前相比可谓天方夜谭。

此前,所有想要变性的人都必须是单身,因为联邦法律规定禁止同性婚姻。所以一旦当事人已经结过婚,再想要变性,就必须离婚。但是这又与《性别歧视法》(Sex Discrimination Act)相冲突。

根据澳大利亚联邦议会记录记载,时任澳洲总理的吉拉德特赦州及领地政府,可以“拒绝变性人对身份证件上的性别更改的请求,因为他们已经结过婚了。”

5

解铃还需系铃人

假设怀特霍教授以及美国精神医学会对于易性症的判断是正确的,也就是说这种疾病并非生理,而是心理的。那么其根源又在哪里呢?

现年60岁的美国作家雷尼·杰克斯(Rene Jax)就是一名颇有名气的变性人作家。在她出版的一本回忆录中,她写道:“这是一个无尽的、没有终点的人生岔道。我曾经不愿意正视我人生中所面临的问题,而是像懦夫一样选择了变性……我现在回忆起来,真的无比后悔,也已经回不去了(变回男性)。”

雷尼·杰克斯(Rene Jax)与另外两位变性人最终都回归自己继续生活

雷尼从小与单亲母亲生活在一起,父亲的缺失以及周围男生对他造成的负面影响,让他性格内向并且终日郁郁寡欢。加上相对封闭的小镇生活,让他更是无处寄托未来,最终选择变性来掩盖人生的不如意。

雷尼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慈善机构的负责人,她每年都到全美各大高校进行演讲。

她说:“我不希望这些孩子们走我的老路,因为这条路根本没有尽头,更不会有答案。这些孩子需要的是家庭的温暖和关心,变性不是解药。”

参考来源

https://www.humanrights.gov.au/our-work/lgbti/publications/sex-files-legal-recognition-sex-documents-and-government-records#Heading353

https://parlinfo.aph.gov.au/parlInfo/search/display/display.w3p;query=Id:%22legislation/ems/r4459_ems_c086303d-5577-4466-8aaf-8f99dccc7685%22

https://www.canberratimes.com.au/story/6144323/transgender-people-will-be-able-to-alter-birth-certificates/

https://www.bdm.nsw.gov.au/Pages/changes-corrections/change-of-sex.aspx

https://www.buzzfeed.com/lanesainty/transgender-teens-can-now-access-treatment-without-going-to

https://www.thoughtco.com/lili-elbe-biography-4176321

https://www.abs.gov.au/ausstats/abs@.nsf/mf/4159.0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