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这场把澳大利亚烧成“世界末日”的大火过后,还有一个更难的挑战在前方等着我们

阅读导航

  • 前言
  • 澳洲总理的20亿澳元「危机公关」:“每一笔钱都花在刀刃上”
  • 灾后重建:“故乡成了一个回不去的远方”
  • 自然灾害过后,是更为艰巨的经济灾难
  • 结语

前言

在你的心目中,如果有一天世界末日真的来临,那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在燃着熊熊大火的森林中四窜逃散的动物,被染成血红色的天空,还有数千人被迫在海中逃难的景象…

或许,澳大利亚已经提前为我们交上了一份淋漓尽致的现实版答卷。

在大火已经烧至维州东部的Mallacoota,有成千上万人逃往海边等待被疏散 / 来源:ABC News

事实上,澳大利亚因为一系列自从去年9月燃起、直至最近火情全面升级的森林大火,已经一再登上了全球社交网络的热搜。

大火沿着海岸线肆虐全国各地,其中新州东南地区、维州东北地区和位于南澳的袋鼠岛首当其冲,而通往西澳的主要公路也仍然处于被切断状态。随着上周六在Batlow,一位47岁的澳洲男性为在火中抢救一栋房子而心脏病突发去世后,这场大火自去年9月以来已在澳大利亚夺去了24个人的生命。

澳大利亚山火严重的地区被标为红色 / 来源:BNHCRC

而作为澳洲总理,Scott Morrison(莫里森)的夏威夷假期可能也过得并不愉快(点击阅读更多《圣诞节不出国就“输”了?澳洲人的4种度假消费类型,你属于哪一种?》)。

在澳洲人民的一片口诛笔伐中,莫里森不得不提前结束了自己的圣诞假期,并回国紧急召开了相关会议,甚至不惜推掉了前往印度以及日本的国事访问——毕竟国难当头,而澳大利亚眼下最大的国事,大概就是这场百年难遇的“世纪山火”。

但别忘了,更难的事情远远还在后头

1

澳洲总理的20亿澳元「危机公关」:

“每一笔钱都花在刀刃上”

实际上,在长达几个星期被民众抨击对于山火“无所作为”之后,莫里森总理终于抛出了一项价值20亿澳元的“危机公关”。

在1月6日的一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内阁会议后,莫里森宣布:

澳洲联邦政府将在未来两年内增加投入20亿澳元资金,并用于全国范围内的山火灾后重建工作;其中,前联邦警署执行官Andrew Colvin被任命为灾后重建部门的部长,首任任期两年。

与此同时,该部门还承诺继续协调全国政府机构为处于受灾地区的家庭、企业主与当地市政厅发放独立的现金补偿款,以使这些受损惨重的地方能从大火中能尽快恢复过来——据估计,澳洲政府已向受害者发放补偿款约1亿澳元。

比如其中一些受到严重影响的生产商,可收到至多7.5万澳元的政府补助。莫里森表示,类似这种补偿款对于那些在此前一系列灾害中“大伤元气”的农民们来说,无疑相当于一根“救命稻草”。

“这项20亿澳元的承诺是一项额外成本,也是一个初步的承诺,如果进一步需要更多资金,我们将会提供更多的资金。” 莫里森补充,“我们目前关注的,是对人自身造成的损失,以及人民生活的重建成本。

“我们除了关注经济上的损失之外,还有对人的损失,并确保我们能够尽其所能支持复苏工作。”

不过,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愿意去多想,这场山火将给澳大利亚带来究竟多大的损失。

实际上,早在2009年的维州“黑色星期六”大火中,当年那场大火就烧毁了45万公顷的土地,致使173人丧生,并造成了价值约44亿澳元的损失;

更遑论十年后的这场大火,迄今已烧毁土地面积高达630万公顷,相当于两个台湾岛那么大。

2019-2020年澳洲山火与2009年维州黑色星期六大火的对比 /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除了对于受害者的补偿款之外,莫里森还承诺为租赁四架搭载“水弹”的救火飞机花费2000万澳元,并为其运营每年额外提供1100万澳元。而更多的政府支出,或许则来自于他还“史无前例”地批准了强制征召3000名预备役军人参与到地面救火行动中,并派遣三艘海军舰艇和飞机撤离灾区民众。

澳洲国防军现有2万余名现役预备役军人,一般仅应召于海外的行动

随着银子一大把一大把地花出去,财长Josh Frydenberg(弗莱登伯格)也随即更新了这些举措对于“预算盈余”的影响。弗莱登伯格表示,这些举措将在本财年为联邦政府预计带来5亿澳元的财政支出,2020-21年度的10亿澳元,以及2021-2022年度的5亿澳元费用。

不过在这一点上,莫里森总理倒是似乎看得很开,“盈余不是我关注的焦点”,他补充:

我们会把每一笔钱都花在刀刃上。

2

灾后重建:

“故乡成了一个回不去的远方”

对于每一个亲身经历了灾难的人们而言,留下或者离开,也往往成了一个棘手的难题。

暂且先不论在心理造成上的巨大创伤——家不再像家,原本可以安枕而眠的地方,也指不定哪一天又会灰飞烟灭。

实际上,对于那些不得不推倒烧毁的房子重建的人们来说:房子的价值或许下降了,但伴之而来的却是飙升得离谱的保险费用——有些可能高达3.4万澳元/年。

(一般而言,保险年费大于等于替换房产成本的0.5%,即被视为“非常昂贵”。比如对于一处替换需要30万澳元的房产而言,年费大于等于1500澳元。)

2019、2050、2100年悉尼各地区保险年费占替换房产成本的比例(根据大小,颜色由浅及深)

有些房子甚至会在灾后被列为“无法投保”的地址。

实际上,在气候风险过高的情况下,某些地址常常因为以下两种情形而陷入在实际上或潜在“无法投保”的处境:

  1. 保险公司拒绝提供保险;
  2. 保险年费的价格是替换房产成本的1%或以上——这样的价格变得非常昂贵,因此实际上是无法负担的,因此,这也会将该处房产定义为实际上或潜在的“无法投保”状态。

在气候风险分析师Karl Mallon(麦隆)看来,澳大利亚各地保险费用的大幅上涨,与为应对气候风险而贷款收紧,都有可能引发进一步的澳洲房市调整。

据他所在的机构“气候风险”(Climate Risk)发布的最新分析报道显示,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措施、应对极端天气和气候变化带来的不断升级的风险:

那么到本世纪末下世纪初(也就是2100年),在澳洲“无法投保”地址的数量预计将翻一番,达到近72万处(也就是二十分之一);

而且在未来几十年里,将有数千人的保险费翻上一番,甚至三倍。

以悉尼为例,截至2100年,作为澳大利亚最“无法投保”的城市,该地预计将共有9.1万处“无法投保”的地址,是2019年数据的5倍。

这些地方,或许曾经是多少人的故乡,却在多年以后终将成了回不去的远方。

来自昆士兰科技大学的Amanda Gearing(格林),在昆州发生2011年洪水灾害后在该地关注了一年灾后重建工作。结合她本人在此过程中收集记录的资料,格林表示:

「对于那些在灾后从未回去受灾城镇的人来说,他们的心理状况要好于那些回去的人。

其实有些人在洪水退去后的第一时间就回来了,也重建了房子,但后来又卖掉了房子,也离开了。

有些人说,除非他们离开,否则他们就活不下去了。

当几乎所有的人口离开城镇时,整个社区就几乎都消失了。」

3

自然灾害过后,是更为艰巨的经济灾难

不管是山火还是洪水,一场自然灾害过后或许什么都没了——然而房贷却往往仍然需要偿还,即使是无法居住的房屋也是如此。

与此同时,住宿所需的费用增加了;无家可归和破产的风险也上升了,甚至感情关系与婚姻也因此遭受着空前的压力。

实际上,在大多数受到灾害影响的区域中,房地产价格往往出现迅速大幅下跌,这也意味着一些人无法出售和搬离他们的住处。

一些幸存者可能无法返回他们以前的工作岗位,因为他们的工作场所被摧毁了,或者因为见到老地方触景伤情。这也使得许多人不得不依靠家人或补助金来维持生计。

而对于做生意的人而言,还有可能随时面临着生意下一刻就随时可能被再次重演的灾难彻底摧毁。

事实上,对于这些劫后余生的可怜人来说,自然灾害过后等待着他们的,是一场更为艰巨的经济灾难。

END

澳大利亚的这场山火总有一天会烧到头。

那么等这场山火烧完过后,这个国家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实际上,在格林撰写的研究中就提出了不少建议,比如提供灾后心理疏导服务、紧急避难住处、为暂时无法回到工作的人预留岗位一段时间使其度过适应期、建立全新的“灾难保险”体系、改进符合建筑安全的区域规划设计等等。

我们可以预见的是,这些建议的实施想必都不会便宜——但总会值得。

而对于此时此刻正在世界各地密切关注着这场澳洲大火的人们:

希望你可以在未来热搜撤去后的某一天,也仍然对这些遭受了苦难的地方和澳洲人民,保留一些怜悯与关爱。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