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澳洲独角兽公司卷入诈骗案!在又一轮资本热潮前,下一个黑天鹅离我们有多近?

阅读导航

  • 前言
  • 涉嫌卷入诈骗案,澳洲独角兽公司1800万美金遭冻结
  • 迟到的澳洲“独角兽热潮”,并不一定值得初创公司欢呼
  • 估值神话背后,难以摆脱的“黑天鹅”阴影
  • 结语

前言

17世纪之前,西方人普遍认为天鹅肯定都是白色的,这个世界上也不存在黑色的天鹅。

然而,当他们进入澳大利亚并发现了黑天鹅,这个不可动摇的信念崩溃了。

实际上,在资本市场里也有两类难得一见的“珍稀物种”:「黑天鹅」与「独角兽」。

虽然两者出现的可能性都极小,但人们对于它们的态度却截然不同。

这或许是因为,前者往往给市场带来不可预料的巨大冲击力和损失;而后者则自带光芒万丈的彩虹背景、披着价值超过十亿美金的新装,吸引着投资者们前赴后继地追逐财富。

但谁也不能保证,如今人见人爱的独角兽,就不会是下一个黑天鹅。

涉嫌卷入诈骗案,澳洲独角兽公司1800万美金遭冻结

据《悉尼晨锋报》和《澳洲金融评论》报道,澳洲金融科技初创公司Airwallex(空中云汇)近期因涉嫌卷入一宗跨国诈骗案,被香港警方冻结了1800万美元(约合2600万澳元)资金。

而距离上一次该公司登上澳大利亚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仅仅不过半年有余。

2019年3月,随着在C轮融资中估值突破10亿美金(约合14亿澳元),空中云汇也由此成功跻身为澳大利亚的第三家独角兽公司,同时也是成长速度最快的一家。

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主要为机构及商户提供跨境支付一体化解决方案。最初总部设在墨尔本,并于2019年迁至中国香港。自成立后的短短四年间,空中云汇如今已在全球拥有9家办公处,雇佣员工400余人,其中包括位于墨尔本的90名员工。

而公司成立的初衷,实际上源自于联合创始人们在此之前搭伙做的一笔咖啡生意。

Jack Zhang / 来源:Paul Jeffers

空中云汇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ack Zhang曾在采访中表示,“我们当时从中国香港和大陆,以及其他地方进了很多货,因为我们既想要保证质量,也得考虑到成本效益。”

他补充,“但当我们用银行或西联汇款等传统方式付款时,成本可能就太高了,我说的是好几个点,中间还得过好几层。”

于是,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几个来自墨尔本大学的校友聚集在了一起,这才有了Airwallex的雏形。

Airwallex创始人团队从左至右依次为:Max Li, Xijing Dai, Jack Zhang, Lucy Liu and Ki-lok Wong / 来源:SMH

Jack Zhang表示,“我们希望能够建立远远更强大、更实时、更符合成本效益、也在对于其他客户定价上具有更高透明性的平台,这样,我们就可以让这些商户的日子变得更为轻松。”

实际上,在今天,空中云汇的用户可向130多个国家或地区汇款。Jack Zhang称,通过“了解客户”(know your customer)审核之后,用户可以在该平台上开立50种不同的币种的银行账户,并使用较低的银行间汇率即时在国际上汇出和接收资金;比如对于从中国进口的电子商务销售商,费用不到0.5%。

然而作为一个挑战传统市场的全球金融科技支付平台,是否真的做到了“足够”了解所有用户?

据报道,2019年4月,融通四海进出口贸易公司与香港中梁贸易有限公司在涉嫌诈骗乌拉圭公司Ciklus之后,通过空中云汇将1820万美金分别汇至这两个公司账户中,再转至其他第三方个人或公司账户。

9月,香港警方向渣打银行发出“不同意处理书”(no consent letter),命令冻结空中云汇银行账户资金。(在打击反洗钱行动中,“不同意处理书”不存在有效期限,当局也无须赔偿这笔资金遭冻结的损失。)

与此同时,空中云汇一直试图要求香港警方解冻这笔资金,但都没有成功。该公司现已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对冻结令进行司法审查,理由是香港警方违反了私有财产保护原则。

空中云汇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已经依法对两家汇款公司进行了适当的“了解客户”程序和尽职调查,公司也未知晓或涉嫌诈骗,所有的汇款都已经转给了第三方。公司是“无辜的第三方”,正在与警方合作。

另一方面,与这宗规模1800万美金的诈骗案、以及上亿的C轮融资金额相比,空中云汇的账面却看起来有点“冷清”。

「根据该公司向监管机构提交的最新年度澳洲业务财务记录显示,在截至2017年6月30日的财年营收仅为14803美元,亏损高达806195美元。」

虽然根据Jack Zhang的说法,这一数字并不包括国际收入,该业务现在“远远超过”其预测的2000万美金;除此之外,最新在C轮融到的资金也将用于扩展空中云汇的国际收款和支付产品,并支持其开拓美国、英国、欧洲和东南亚市场;

但对于去年领投了C轮的DST Global,以及在2018年领投8000万美金B轮的腾讯与红杉中国而言:

这个在CEO口中、因融资极其顺利而“三年内没有上市计划”的独角兽公司,会不会等到最后却等来了“黑天鹅”呢?

迟到的澳洲“独角兽热潮”,并不一定值得初创公司欢呼

创业市场的竞争何其激烈,一千家公司中成功走过 B 轮、C 轮融资的少得可怜,能够翻身成为独角兽(10 亿美金)估值的公司更是屈指可数。

据统计,在2009年,全球范围内称得上是独角兽的公司仅有4家;

但在十年后的2019年,这个队伍已经扩充成400余个,融资规模高达3450亿美金,累计估值达1.6万亿美金。

这些独角兽主要分布在美国与中国地区,而澳大利亚虽然起步较晚、数量较少,但也已有起势之态。

截至2017年的独角兽分布地图上,澳大利亚还是一片空白 / 来源:CBINSIGHTS

据统计,在2019年年共涌现了58家全球金融科技独角兽公司中,澳大利亚仅占其中5家。这包括了上文提到的空中云汇,还包括在去年12月刚刚晋身的Tyro支付。

如果把“门槛”放低到1亿澳元,那么自2011年以来,共有52家澳洲初创公司的估值已经超过了1亿澳元。这些公司的累计估值高达300亿澳元,并为澳大利亚创造了1万个新岗位。

其中,金融科技无疑是一个自带着光环的创业领域。在上述的名单中,金融科技类公司所占比例为29%,并创造了超过120亿澳元的企业价值。

这似乎也在冥冥之中印证了,澳大利亚风投基金黑鸟(Blackbird VC)在2012年第一支基金的备忘录中的那句预言:

“我们相信,在未来五年内,澳大利亚将出现一批世界级的互联网和软件公司。”

可以预见的是,澳大利亚在未来或许会迎来越来越多像空中云汇、Canva、Tyro支付这样的明星独角兽公司的诞生。然而在这轮全新“独角兽热潮”袭来的同时,越来越多的澳洲初创公司却有可能还在早期融资的生死线挣扎。

Canva联合创始人Melanie Perkins / 来源:Smart Company

根据2020年度最新澳大利亚初创公司报告,2018-19年度,在澳洲的天使和种子轮融资数量出现大幅下降,下降幅度高达46%,其中只有138家公司筹集到了7500万美元的资金(约合1.09亿澳元);而在2015-16年度共有273家公司,筹得资金为1.8亿美元(约合2.62亿澳元)。

澳洲初创协会的首席执行官Alex McCauley表示,包括Envato、AirTasker在内已经紧锣密鼓在向“独角兽”进军的公司,已经强烈地引起了风投的兴趣——但这也使得这个市场的“新进入者”更难获得资金的支持。

“如果你是一名投资者,那么你首先看到的是澳大利亚的高成长型公司,你可以看到20到30家初创公司,它们都已经过了A轮。”

Alex McCauley补充,“这些是真正成功的企业,已经降低了风险,但没有降低回报。当然,投资者们会希望追随这些公司。”

在他看来,这些处于发展早期的初创公司不仅需要来自市场的资金支持,还有政府的税收优惠政策,也可能挽救一个徘徊在“生死边缘”的初创公司。

毕竟,多的是初创公司还没等变成独角兽,就死在了创业的漫漫长路上。

估值神话背后,难以摆脱的“黑天鹅”阴影

成为独角兽之后,也并不意味着就是万事大吉。

实际上,在一个又一个估值神话的背后,往往都缠绕着难以摆脱的“黑天鹅”阴影——就连被冠为“超级独角兽”的WeWork也不能例外。

2019年11月6日,软银集团在2019财年第二季度财报中宣布了近十四年来的首次亏损,且一亏就是三个月64. 19 亿美金,创下软银成立以来之最。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巨额亏损与所投资的WeWork估值下降带来约46亿美金巨额减记脱不开干系。

总部位于纽约的WeWork曾是美国共享办公社区巨头,如今却光景寂寥。在经济大环境的影响下,WeWork由于业务对象主要是创业公司,业绩出现连续下滑,并且连续下调两档信用评级,再加上IPO计划搁浅、创始人离职以及2000多人的裁员…

——这些连续的黑天鹅事件造成的最直接后果,就是让WeWork的估值从470亿美金暴跌至90亿,豪掷100亿美元的日本软银集团也遭受暴雷套牢。

WeWork位于悉尼的共享办公空间 / 来源:WeWork

“这些公司怎么就能值那么多钱?”

早在2017年《华尔街日报》的一篇调查报道中,就毫不吝啬地叙述了对于包括WeWork在内的独角兽公司估值泡沫的质疑。

以WeWork为例,与其近乎梦幻的利润预测截然相反的是,尽管该公司2017年有8.86亿美金的营业收入,但亏损仍高达8.83亿美金。而据《金融时报》披露,虽然其2018年的营业收入增加到了18亿美金,但净亏损也增加到了19亿美金。

但就算一个WeWork“倒下”了,自然还是会有千万万万个WeWork,吹着资本的泡泡向着独角兽和IPO的终点冲刺。

结语

一位在科技创业圈纵横多年的人士,在聊起新一轮的创业热时这样说:

“有一件事情我们都心知肚明。在当今社会,如果你只是被雇佣,而不是创立这个公司时,那么你获得巨额现金回报的可能性非常低。虽然一旦成为了那个被猎头竞相追逐的人,你的回报也的确会增加,但与此同时,你也会有被更大的鱼赶出游戏的危险。”

“但问题是,你或许认识那么一小群人,他们在之前发生的科技泡沫中套现赌赢了。这令你的欲望膨胀,而这份欲望甚至会开始超过你对于自己可承担风险的认知。但毕竟现在已经不同当年了,当年的风投也不是现在的风投。”

本文参考来源:

Police freeze $26m of Aussie tech unicorn’s funds after alleged fraud, SMH

Airwallex has $26m frozen by Hong Kong police in fraud probe, AFR

A unicorn a year: More than 50 Australian startups founded since 2011 are valued over $100 million, Smart Company

It’s hard to hate a unicorn, until it gores you, The Conversation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