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跨进2020!过去十年 眼看着“澳洲梦”在我们眼前转弯


阅读导航

  • 前言
  • 是什么杀死了“澳洲梦”
  • 信息科技时代下,“联系最紧密也最孤独的一代”
  • 人口强劲增长下,中产阶级的“空洞化”
  • 结语

前言

随着上一个十年的翻篇,2020年也已经拉开了帷幕。

对于刚过去的十年,澳大利亚前总理Malcolm Turnbull(特恩布尔)称,“我们生活在最激动人心的时代”。

Malcolm Turnbull

的确,这十年发生了太多令人“心跳”的瞬间。

很多人不会想到的是,十年前的2010年,一枚比特币的价格还不足1美元;而当年时任澳洲总理的Kevin Rudd(陆克文),也不会想到自己在新年过去短短数月后就被挑战下台(点击阅读更多:《真实版纸牌屋:被迫下台的澳洲总理们出路何寻?》)。

过去的十年间,人们看着比特币的价值一度达到了超过1.9万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又经过几度“跳水”,到目前价格约为7000美元(约合1万澳元);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也在十年内忙不迭地换了5任总理。

而在这段风云变幻的岁月里,在澳洲的人们又一路见证了哪些沧海桑田?

1

是什么杀死了“澳洲梦”

过去的十年,是许多人的澳洲梦被埋葬的十年。

实际上,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多来到澳大利亚的人都怀揣着一个简单纯粹的“澳洲梦”:

在郊区拥有一套占地1/4英亩(约合1012㎡)大小的独立住宅、结婚生子——而且最好是有两到三个孩子。

可是对于那些在过去十年间来到澳洲的移民来说,又有多少人真的实现了这个澳洲梦呢?

事实上,在这十年里,我们不仅目睹了澳洲房市的跌宕起伏:

2009-2019年澳大利亚综合各地首府城市的房价中位数变化 / 来源:Domain

虽然房价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出现了大幅回调,但澳大利亚综合各地首府城市的房价中位数还是在十年内上涨了40%,其中以悉尼和墨尔本为甚;另外,珀斯、达尔文和一些小城镇内的房价,则随着矿业繁荣告一段落而大幅下跌。

与此同时,我们也同样经历了澳洲高层公寓的建筑热潮: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单栋独立住宅曾占澳大利亚建筑审批高达四分之三;即便在90年代和2000年初,这一比例仍在三分之二左右;

然而进入2010年以后,这个比例就骤然下降至不足一半,而被取而代之的则是城市天际线上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层公寓。

事实上,自2010年以来,澳大利亚共有高达70多万套公寓、单元房和联排别墅新建。

——但任凭“安得广厦千万间”,对于如今三十岁左右的澳大利亚人而言,想要“三十而立”却并不容易。

据统计,在2016年,25-34岁之间的澳大利亚人仅有45%可以拥有自己的住宅;相比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同龄人,可能性小了26%。

除了买房更难了之外,更糟心的是,就算攒够了钱买到公寓,还难免不了“踩雷”(点击阅读更多“《又一个开发商倒了!击溃澳洲建筑行业的多米诺骨牌已开启》)。

这也意味着,这一代的澳洲人已经逐渐从昔日的“买房族”过渡到“租房族”,甚至是越来越拥挤的“合租一代”(点击阅读更多:《澳洲人民心酸图鉴:260万「租房族」的困境与抉择》)。

怪不得有人会说:

“澳洲梦已经死了,它孤独地死在了高层公寓里。

2

信息科技时代下,“联系最紧密也最孤独的一代”

过去的十年,同样也是信息科技给澳大利亚人的日常生活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十年。

今天的我们很难想象到,十年前的澳大利亚甚至连移动4G网络都没有。

虽然在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冲淡了人们对于电脑与手机的狂热,但也正是在2010年左右,许多移动应用软件伴随着iPad的上市、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出现,也改变了人们工作与娱乐、构建并维护人际关系、以及穿梭在城市中的方式。

打个比方,在2020年的跨年夜,你完全可以和一个在Tinder上认识的陌生人去看焰火,再拍照发到Instagram上,接着坐Uber回家,一起看Netflix上的电影…

悉尼2020跨年焰火

可以说,从早晨醒来睁开眼的第一眼直到晚上入睡,如今的我们无时无刻都无法脱离互联网的包围——在阅读着这一篇文章的你也是如此。

如今,Instagram已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超过10亿活跃用户,其中包括在澳大利亚的800万用户。

这些形形色色的应用软件不仅造就了一批批的“网络大V”,也在占据着我们越来越多的时间。

据统计,澳大利亚人每天花在社交软件Snapchat花费的时间,比在看ABC、九号台、十号台等新闻的所有时间加起来一样长。而在ACCC于2019年公布的一则调查报告中,在我们每天上网5多个小时中,仅有约2.3%的时间被用于阅读新闻,而这一份额与花费在Facebook、YouTube、Instagram和Messenger(近19%)以及Google(21%)上的时间相比,无疑相形见绌。

只是,在社交媒体上收获的新年点赞祝福哪怕再多,也不一定就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

正如某位研究学者所说,“我们可以看到一种自相矛盾的现象,那就是正在崛起的年轻一代——他们是历史上联系最紧密却也是最孤独的一代。

事实上,根据斯威本科技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青少年与年轻人的孤独感已经上升到了被困扰的高度;根据ABC的一项调查统计,仅有54%的人表示自己“从未感到孤独”。(点击阅读更多:《比过劳更可怕的隐形健康杀手,近一半澳大利亚人都身受其害》)。

而在这个科技更迭日新月异的大时代里,除了担心孤独终老之外,未来的我们或许还需要考虑考虑自己的饭碗:

根据思科(Cisco)于2019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

未来十年内,新技术可能会取代63万个就业岗位,占澳大利亚劳动力的7%以上。

3

人口强劲增长下,中产阶级的“空洞化”

过去的十年,实际上也是澳大利亚的中产阶级逐渐被“抽空”的十年。

不管怎么说,澳洲经济在这些年依靠着来自移民的有力后盾,在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下也仍然挺住了“28年保持连续增长”的神话——即便当下的涨势已经变得十分微弱。

“你得掐一掐自己才意识到这不是做梦。2006年,我们的人口不足2000万,现在已经超过2500万。我想不出还有哪一个发达的西方国家经历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莫纳什大学的教授Andrew Markus说。

而在截至去年的五年里,在澳洲,出生地为中国的人口增长了一半,达到65万人(比澳洲总人口的增速快8倍多),到2023年甚至有望超过英国出生的人口;而出生地为印度的人口增长更快,达到59万人,甚至已经超过了传统上仅次于英国的“第二大海外出生地”新西兰。

与此同时,根据澳洲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随着房价和股价飙升,澳大利亚家庭平均净资产在截至去年的十年里首次突破100万澳元。

墨尔本研究所的经济学教授Roger Wilkins表示,“毫无疑问,过去的十年里澳大利亚确实发生了不少重大的变化,只是家庭收入却几乎完全没有增长。”

实际上,根据墨尔本研究所调查的最新数据,一个澳洲普通家庭在2009年的税后收入为80600澳元,经通胀因素调整后与2001年相比增长了32%;但在2017年,同样的一个家庭获得的收入却反而倒退至了80100澳元。

数据来源:墨尔本研究所

“普通人”的日子尚且不好过,更不必说在金字塔底部的人们了。

实际上,处于澳大利亚底层三分之一的家庭的净资产(价值约为10万澳元)在过去十年间出现了缩水。

根据前文提到的ABS发布的同一则报告:

家庭净资产价值不足30万澳元的澳洲家庭数量在此期间增加了11%;

净值超过100万澳元的数量则跃升了45%,其中“超过500万澳元”的数量甚至增长了81%;

最后剩下的则是净资产在30万至100万澳元之间、被“空洞化”的中产阶级:这些澳洲家庭的数量在十年内缩水了10%。

除此之外,还有12.7万个澳洲家庭“净资产为负”,这也是十年来数量增长最快的类别之一,增幅65%。事实上,自2000年以来,澳大利亚向家庭、企业和政府发放的未偿贷款从7400亿澳元已经飙升至2.9万亿澳元。

著名经济学家古德哈特表示,“资产负债率已经升到了一个令央行很难重新加息的水平。我们已经掉进了一个陷阱。”

END

就像如今的年轻人们,时不时总会组织参加一些怀念1920年代、80年代的主题派对;

不知再过十年、三十年以后,未来的人们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定义曾经属于我们的2010年代呢?

或许我们至少可以预料到的是:

在滚滚历史长流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