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市场

动力煤价格跌至10年来最低 澳矿商举步维艰

动力煤价格跌至10年来最低 澳矿商举步维艰

动力煤价格跌至10年来最低

2019年,由于动力煤价格一降再降,澳大利亚煤炭出口量创10年来最大降幅,从而使业内对煤炭需求增长的预期表示怀疑。Globalcoal交易平台数据显示,12月27日,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为66.19美元/吨,较一年前的102.68美元/吨下降超三分之一。

2019年,由于动力煤价格一降再降,澳大利亚煤炭出口量创10年来最大降幅,从而使业内对煤炭需求增长的预期表示怀疑。

Globalcoal交易平台数据显示,12月27日,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为66.19美元/吨,较一年前的102.68美元/吨下降超三分之一。

澳大利亚政府最新发布的《资源与能源季报》显示,2019年,澳大利亚煤炭行业出口额预计将由2018年创纪录的260亿澳元下降至206亿澳元,2020年进一步下降至188亿澳元。

煤炭价格下跌,主要是由于中国国内坑口存煤消费量增加,同时收紧了进口煤政策,尤其是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

近日,国际能源署(IEA)表示,继2017和2018连续两年增长之后,2019年全球动力煤消费量开始下降,而随着印度需求增加抵消欧洲和美国需求下降,未来5年煤炭消费量或有所增加。

几家智囊团对全球煤炭趋势进行更详细的分析后表示,2019年,全球燃煤发电能力下降3%,创过去超40年以来最大降幅。过去,燃煤发电一直是造成全球气候危机的主要原因。

煤炭需求下降,主要是由于欧洲燃煤发电需求降幅达到创纪录的23%。今年1-9月份,美国燃煤发电需求也同比下降14%,这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复兴当地煤炭行业的承诺相悖。

亚洲市场是澳大利亚煤炭出口的主要目的地。分析显示,2019年,中国燃煤发电量同比微增0.5%,而受季风季节影响,印度水力发电量大增,该国燃煤发电量也有所下降。

对于澳大利亚煤炭出口商而言,其面临的最大变化是中国在面对与美国间贸易战的同时带动了国内煤炭行业的发展,以及澳大利亚煤在中国部分港口的通关受到限制或延误。

能源经济和金融分析研究所蒂姆•巴克利表示,中国限制澳大利亚的煤炭进口,同时增加了蒙古国等其他国家的煤炭供应。

巴克利表示,除中国增加国内煤炭产量外,煤炭消费量下降还受到越来越廉价的可再生能源和液化天然气的影响。液化天然气是一种化石燃料,研究表明,同等质量的液化天然气燃烧后产生的二氧化碳约为煤炭的一半。

巴克利表示,动力煤价格下降不一定会持续至2020年,但目前的趋势表明,澳大利亚煤炭行业不能依赖于南亚和东南亚的需求增长。

巴克利的评估结果与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报告相矛盾。国际能源署认为,随着印度和东南亚需求的增长,到2024年,澳大利亚动力煤出口量将以每年1.6的速度增长。

澳大利亚资源部长马修•卡纳万表示,为使亚洲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增速达到预期,澳大利亚所需要的不仅仅是类似阿达尼集团的项目。卡纳万表示,亚洲国家需求不仅仅将带动阿达尼集团卡迈克尔煤矿项目的开发,还将带动昆士兰州加利利盆地的其他煤矿项目的启动。

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之前的分析发现,加利利盆地任何新建煤矿都将与该州以及新南威尔士州的现有煤矿形成竞争。

巴克利表示,国际能源署再次低估了可再生能源的增长速度,亚洲很可能会遵循与欧洲和美国相类似的发展模式。巴克利以越南为例,表示尽管基准较低,但今年越南太阳能装机容量增加了10倍。

“燃煤发电能力正在下降,因为煤炭是大多数市场中边际成本最高的电力来源。”他说。“目前,可再生能源可以较低的价格获得大规模电力,而这种情况也将越来越普遍。”

澳大利亚政府发布的《资源与能源季报》显示,动力煤价格暴跌为美国煤企带来了重大问题,过去4个月,美国有7家公司先后申请破产。

季报显示,由于煤炭品质较高,加之澳大利亚货币走弱,澳煤企经营状况较好,但也将受到市场状况的影响。分析人士表示,目前,占澳大利亚煤炭出口收入60%的冶金煤价格也出现下降。

巴克利表示,中国对澳大利亚煤的进口限制仍在继续。“澳大利亚煤船在中国港口通关遭到延误,且今年晚些时候情况更加严重。”

去年,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表示,想要实现巴黎气候协定中提到的目标,即将全球变暖温度限制在1.5摄氏度之内,要求到2030年煤炭作为能源的使用量较2010年的水平下降59-78%。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