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公司新闻

2020争抢中国市场,澳洲两大超市Coles和Woolworths接连发力

2019年年末,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澳大利亚两大超市巨头先后宣布新动作。时间分先后,目标无差异,两大零售巨头都将2020年的焦点对准了中国市场,尤其是中国中产阶级消费者,引发澳大利亚国内业界以及媒体的关注和热议。

020争抢中国市场,澳洲两大超市Coles和Woolworths接连发力"

27日,澳大利亚超市巨头Coles宣布已经提出了一个新中文商标“客澳市”的申请,旨在瞄准中国市场、吸引更多富裕的亚洲消费者购买肉制品。

月初,Coles竞争对手Woolworths宣布保留对华酒类分销业务,以满足中国市场上客户不断变化的饮品需求。 围绕中国市场和中国消费者展开新战略,两大零售巨头却各有烦恼,也将面对各自的挑战。  

1 Coles申请中文商标“客澳市”专注对华出口却遭受质疑 

Coles申请的新商标包括三个中国汉字“客澳市”,新商标的食物和服务品类包括维他命和补充剂、咖啡、果酱和肉类。

一名发言人证实称,商标注册是Coles出口策略的一部分,将进一步加强Coles长期以来针对中国食品出口的策略。 “Coles从事澳大利亚食品出口已经20年了,我们在亚洲市场出售澳大利亚肉类、红酒和其他产品。

作为我们智能销售策略的一部分,我们希望未来5年能迅速扩大市场,最初集中在肉类出口上。”这位发言人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中国都是Coles最大的市场之一,中国消费者对澳大利亚高质量产品的需求也在持续增长。”

11月,Coles在接受《澳洲金融评论》采访时称,计划明年3月在上海开设办公司,目标是将澳大利亚顶级肉类出售给中国中产阶级消费者。

“中国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人群有巨大的需求,猪肉的消费量在减少,牛肉的销量却在增长。那里有对澳大利亚优质食物的需求。”

Coles出口部门主管Thinus Keeve表示。 目前,Coles还没有在中国开设门店的计划,但表示将考虑出口其他品类商品至中国市场,包括奶粉和燕麦等。  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9月20日,Coles在2019年年报中“管理风险与机遇”一章节中的“战略与转型”里这样提到了出口:“我们正在运作多个大型项目,旨在追求出口的高增长。”尽管没有明确指出是“对华出口”,但申请中文商标不难看作是其一大项目,目的就是扩大对中国市场的出口价值。 

“我在搜索引擎上搜索了‘客澳市’一词,但是都跳出‘HAKKA CITY’的字样,不太明白这超市指代的是什么。”《悉尼先驱晨报》记者表示。

 除了商标指代不清的问题,还有人士质疑这是否太过于讨好中国消费者了? “即使是在日本的超市,商品都是用英语、日语、中文以及韩文等多种语言标注的,提供的是高质量的服务,而不是让消费者一味买买买。”

“所以,我认为这只是一个专门用于出口的品牌罢了。” 在11月23日对股东的公开信中,首席执行官Steven Cain言简意赅地指出,“我们正在在良好品牌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业务,我们也正在在重要的亚洲市场上站住了脚。” 

这似乎可以解读为:不管质疑与否,进一步巩固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无疑是Coles2020年的最重要战略之一。 

2 Woolworths保留对华酒类出口分销欠薪丑闻缠身能否顺利解套 

无独有偶,本月初,Coles竞争对手——澳大利亚最大食品零售商 Woolworths也提交了商标申请“W food you feel good about”(你喜爱的W食物),年初还申请了“Plantology”与“Plantitude”标签,主要覆盖如巧克力蛋糕等植物性甜点。对于Coles申请新的中文商标,Woolworths暂时未发表任何评论。

实际上,Woolworths要早一步对中国市场发力。 

月初,Woolworths宣布,将保留正蓬勃发展的对华酒类出口与分销业务Summergate Fine Wines and Spirits的完全所有权,尽管此前计划将旗下的酒类业务与Mathieson家族的酒吧与酒店业务合并成立一家新的公司Endeavour集团(Endeavour Group),后者将被分拆出来上市。 

2014年,Woolworths曾以3600万澳元收购了Summergate,后者将继续留在Woolworths国际业务部,目标是出口杂货到中国市场。回到Woolworths也意味着Summergate不会加入新成立的Endeavor集团。

与此同时,Summergate中国首席执行官Craig Aldous在掌舵仅一年后宣布辞职。 “Summergate为Woolworths对华出口业务的增长提供了一个强大的平台。近几个月来,Summergate业务已恢复增长势头,并在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打下了基础。”

Woolworths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兼Summergate董事Chris Cramond表示。 据悉,Summergate代表了大约80个全球酒品牌,包括一家小型的高级葡萄酒零售商Pudao,在上海和北京设有两家商店,以及小型的在线和直接零售业务。 

7月,Woolworths决定将Summergate从其酒类部门Endeavour中分离出来,纳入其国际业务部。8月,Woolworths发布年报显示,Summergate或将因贸易受阻而遭受2100万澳元的巨额损失。 

不过,Summergate业绩显示出正在改善的势头。“Summergate拥有一支强大而有才华的团队,重点仍放在Summergate的长期可持续未来以及与我们的供应商的合作关系上,以满足中国市场上客户不断变化的饮品需求。”Chris Cramond表示。

相比Coles,2019年对于Woolworths来说实属不易。 

在月初《澳洲金融评论》评选的2019年澳大利亚标普ASX 200表现优异与糟糕的公司里,Woolworths首当其冲成为表现糟糕的头号公司。  

“2019年,对大多数澳大利亚企业来说是普遍付不起工资的一年,不管是澳航、还是超级零售集团Bunnings都身陷支付困难中。但是,这些企业中的‘金牌’得主当属澳大利亚超市巨头Woolworths。”

《澳洲金融评论》指出,Woolworths还应该向员工支付高达3亿澳元的薪金。因此,其首席执行官Brad Banducci降薪260万澳元以解决燃眉之急。 

寄希望于Endeavour集团分拆上市和在对华酒类出口与分销业绩改善的基础上乘胜追击,从而从困局中解套?“Woolworths前路漫漫,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悉尼先驱晨报》评论表示。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