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2019, 年收入在澳洲平均水平线以上/以下的人, 分别是什么样子?


阅读导航

  • 前言
  • 年收入超过5万澳元,你就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澳大利亚人
  • 澳洲“高端人口”白描:情理之中与意料之外
  • 澳洲低收入人群特写:“圣诞节是别人的”

前言
到底什么才是“普通人”的水平?在一些网络互动平台上,你似乎总是可以看到有人用“颜值中上”、“收入中上”来形容自己。但那些真的敢于晒出照片与工资的人,却十有八九往往会在评论区收获一大片群嘲。而正如朋友圈美图前后的差别——每个人认为自己所处的定位与客观定位之间,都可能存在着非常大的差距。事实上,根据澳国立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近95%的人都对于他们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地位存在误解。
那么对于在澳大利亚的华人来说,究竟怎样才算得上是一个“普通澳洲人”(Everyday Aussie)呢?是有房有车有身份,还是能够安然地享受这片好山好水好无聊,周末搞一搞BBQ,再偶尔蹦出几句澳洲俚语?澳洲统计局在2019年底公布的一篇报告中,给出了另一个答案。

1

年收入超过5万澳元,你就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澳大利亚人
这份题为「在澳洲的私人收入」(Personal Income in Australia)报告,经统计并分析了1370万澳大利亚人的报税数据后得出:澳大利亚人的最新税前年收入中位数为48,360澳元(2016-17年度数据)。这也意味着,如果年收入超过5万澳元,你就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澳大利亚人。实际上,这个数字与上一个年度相比增长了1.4%,与五年前的2011-12年度相比则增长了12.5%。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根据ABS数据整理作图
而在澳大利亚的不同地区,收入的分布差异也非常显著:其中,收入中位数最高的地区是“政客云集”的首领地,为63,038澳元;而位于塔州的工人们则拿到了全澳最低的年收入,仅为44,437澳元。除此之外,在首府城市与非首府城市地区,也往往有一条赫然的鸿沟:比如在北领地,达尔文市区的收入中位数为61,375澳元,而该领地内其他区域的收入则仅为52,420澳元。如果再根据人们的各项收入来源细分:
名列首位的是工资收入,年收入中位数约为4.9万澳元;其次为养老金收入,约为2.1万澳元——不过,仅有1.7%的澳大利亚人以此作为主要收入来源。

好了,你现在大概知道了自己与在澳洲的“普通人”相比,大概是个什么水平。那么与澳大利亚的“高端人口”相比又如何呢?

2

澳洲“高端人口”白描:情理之中与意料之外

事实上,根据澳洲统计局数据显示,对于那些处于最高收入阶层的澳大利亚人而言,税前年收入得至少达到15.6万澳元以上,也就是每周3000澳元。在最新一次的人口普查中,澳大利亚约有近60万人高于这一收入水平,占在澳洲有收入者人口总数的3.8%。而这些所谓的澳洲“高端人口”都住在哪些地方?做着什么类型的工作?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高端人口”比例越高,所在区域颜色越深 / 来源:ABC以新南威尔士州为例,在该地区拥有收入的所有人口中,其中4.3%的人位于收入顶端的区间,比澳大利亚的平均水平高出0.5%。

如果范围扩大至澳大利亚全国,那么前10个高收入人口比重最高的地区,实际上都集中在这两个地方:新州与西澳。其中,澳大利亚高收入人口最集中的地区是位于西澳北部的Ashburton,所占比例高达35%——也就是说当地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是高收入者。原因其实也比较简单:主要是因为采矿业在该地区十分盛行。

位于Ashburton的铁矿石脉 / 来源:当地政府官网
实际上,还有5个高收入人口比重最高的地区,都聚集分布在不远处的珀斯的周围:

  • Peppermint Grove(30%)
  • Cottesloe(23%)
  • Nedlands(21%)
  • Claremont(18%)
  • Cambridge(18%)

而前10榜单中剩余的4个地区,则围绕在悉尼地区:

  • Mosman(24%)
  • Woollahra(23%)
  • Hunters Hill(19%)
  • Ku-ring-gai(17%)

实际上,除了喜欢“扎堆”居住之外,现实中的高收入人群与大众的刻板印象相比,其实有一些细节符合“情理之中”,不过也会有一些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比如在职业方面,常受华人移民青睐的律师与医生,确实都是高收入者集中的职业之一。事实上,医生与CEO等类似高管职位在该类人群中各自占据了7%的权重。

如上图所示,图中列举的5类职业实际上占据了高收入群体的近三分之一(29%)。“比你有钱的都比你努力”,这句话或许也没有说错:在澳洲的高收入者中有42%的人,每周工作超过49个小时,但同样努力的“普通人”却只占其中的10%。另外,虽然澳大利亚的性别收入差距仍然不可忽视,而且收入区间越高、差距越为显著——高收入者中甚至高达75%的人口全为男性;但似乎我们总算也迎来了这个“英雄不必再问出处”的时代:在高收入人群中,在澳洲出生的人口比例为66%,这与平均收入水平中的该人群所占比例(67%)相差无几。「意料之外」

除去这些我们比较熟悉的方面之外,澳大利亚的高收入者与普通人相比还有哪些特别的地方呢?俗话说,“美好的婚姻相当于一场成功的投资,而失败的婚姻也有可能折腾得你倾家荡产”。实际上,在澳洲高收入人群中已婚的人群比例高达73%,显著高于平均收入水平的已婚比例;而该人群中从未结婚与离婚的比例分别为15%与7%,都低于普通人水平。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实:高收入者为某个组织或团体进行志愿工作的可能性为29%,相比于在澳洲平均收入水平的人群比例(21%)更高。这似乎也印证了来自电影《寄生上流》中住在贫民区的忠淑自嘲的那句经典台词:“如果我有钱,我也会很善良。”

来源:电影剧照

3

澳洲低收入人群特写:“圣诞节是别人的”这些都是图表中颜色最为浓郁的“高光面”,那么统计结果另一端的灰暗面又告诉了我们什么?事实上,在澳洲的有些角落,你或许根本找不到“高端人口”的踪影存在:这包括北领地的Belyuen,昆州北郊的不少地区,还有一些你甚至可能根本都不知道存在的地方——Wujal Wujal。在这些地区之中,其实也存在着一些共性:比如它们都位于偏远郊区,定居人数稀少,而且往往有远远超过平均水平的原住民人口比例,在很多地区的比例甚至超过80%。而在统计结果的两极之间,更多的实际上是那些“沉默的大多数”,也是在统计中往往被充当“分母”的人(点击阅读更多《沉默的大多数、逃离的移民:“乌托邦”式政策下的澳洲偏远地区》)。

位于维州西部、年收入低于当地平均水平4万澳元的乔琪娜(化名)就是其中之一。她每周的收入为491澳元,而这些钱被用于交房租、电费、车贷、车险、注册、家庭保险、汽油,还有食杂费。虽然已在位于Horsham的一处大型零售中心工作了18年,但是她至今仍然无法确保自己能每周工作超过25个小时。乔琪娜感慨道,“澳大利亚的整个零售业环境已经转向临时工,如果你还没有得到合同,那么你可能永远也得不到合同了。”

在这个即将过去的十二月圣诞购物季中,乔琪娜所在的商店也一样人满为患,人们忙碌地为亲朋好友选购节日礼物。然而讽刺的是,身在商店的她却没有“资格”过圣诞节,甚至连同事组织的圣诞派对也无法参加——和往年一样。“我不想说我负担不起,但就算我不说,他们也知道,”乔琪娜说。

圣诞打折日,悉尼Parramatta的某商场中由于抢购物礼券发生多人踩踏受伤事件
她指出,不论是澳大利亚的政客还是媒体报道的关注点,似乎永远都是围绕着那些“高端人口”,却往往忽略了那些在底部的澳大利亚人。
“从下往上看,其实比从上往下看会容易的多。”
她的话颇有些耐人寻味,“你永远会向上看,但在上面的人可不会向下看。”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