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展望:2020年的澳大利亚经济将会何去何从?

展望:2020年的澳大利亚经济将会何去何从?
  • 2020年展望不怎么看好
  • 2020年经济增长的预期比2019年好
  • 当前的减税和降息不足以刺激家庭消费
  • 2020年现金利率将可能停在0.25%
  • 明年澳大利亚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很微小
  • 澳元波动不会太大
  • 最大的潜在惊喜是事情进展得比预期的快

经济增长放缓。这是因为家庭把减税和利率下调所带来的额外收入用来增加储蓄及偿还债务,而没能花出去。

失业率居高不下,高于澳联储最新设定的4.5%的“充分就业”目标,而这一目标是刺激工资增长所必需的。目前,工资增长仍处于低迷状态,并朝着错误的方向执意前行。

尽管经济学家和澳大利亚央行(澳联储)呼吁用增加基础建设支出,或减税幅度更大的形式进一步进行财政刺激,但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却坚持己见,表示,虽然财政盈余的规模小于最初的预测,但还是将在本财年结束时实现首个财政盈余,

所有这一切将让澳大利亚经济在2020年何去何从呢?11位经济学家发表了他们的观点。

一句话展望2020年经济

简而言之:不怎么看好

展望下2020年,接受问卷调查的经济学家们并不很乐观。

“澳大利亚的经济将难以获得动力,”资本经济公司(Capital Economics.)的马塞尔·提里安特(Marcel Thieliant)说。

“2020年比2019年稍微好一点,但没有什么可以欢庆的,”联邦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加雷斯·艾尔德(Gareth Aird)说。

当被要求对经济前景做一个简短的总结时,问卷调查的答案大多主题相同,只是略有变化。

德勤进入经济(Deloitte Access Economics)咨询公司的尼基·亨特利(Nicki Hutley)说:“澳大利亚经济带着严重的流感步入2020年,它需要澳大利亚央行和财政政策给予一些关注”

大多数人认为,这种关爱与照护应该以增加财政刺激的形式进行。到2020年中,货币政策已起到了很大的提振作用。而澳联储至少还会再下调一次官方利率。

随着房地产市场转好,其他经济学家稍微感到一丝乐观。其中,就包括澳交所上市公司,房地产服务商REA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内里达·科尼斯比(Nerida Conisbee)。

“澳大利亚经济正在缓慢复苏,但仍存在问题……与今年相比,2020年的形势会好得多,”她说。

对经济增长的预期

简而言之:比2019年要好,但低于潜力所在

对澳大利亚2020年经济增长的预测从最低点的2%到最高点的2.75%不尽相同。

投资管理公司IFM 投资者(IFM Investors)的首席经济学家亚历克斯·乔伊纳(Alex Joiner)说:“我预计经济增长率将在2.25%至2.5%左右,尤其是在政府没有实行任何进一步实质性刺激的情况下”。

摩根大通(JP Morgan)的高级经济学家本·贾曼(Ben Jarman)预测,澳大利亚经济将强劲地复苏,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达到2.75%左右,但他也表示,这不足以抵消今年经济放缓后的闲置产能。

联邦政府也有着同样的预测:到2021年中,下一个财政年度,经济增长率会达到2.75%。

澳联储的预测甚至更加乐观,预计2020年澳大利亚经济将增长2.75%,2021年将升至3%。

“我们对澳大利亚央行乐观的增长和通胀预测表示怀疑,并认为澳大利亚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在2020/21年期间仍会受限在2%左右,”AMP资本(AMP Capital )高级经济学家戴安娜·穆西纳(Diana Mousina)表示。

“闲置产能仍将是一个问题,这将让通胀和工资增长保持低位。”

在12月份的董事会会议记录中,澳联储开始降低对当前前景的展望。

该会议纪要写道:“董事会成员们一致认为,在2020年2月重新评估经济前景非常重要,届时澳联储将准备更新最新预测”。

当前的减税和降息足以提振家庭现状吗?

简而言之:也许不行

“这是2020年一个关键性的问题,”BIS牛津经济(BIS Oxford Economics)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萨拉·亨特(Sarah Hunter)说。

对澳联储和政府来说,令人不快的消息是,零售开销和家庭消费数据显示,人们选择将降息和退税带来的额外现金用来偿还债务或增加储蓄了。

亨特博士说:“尤其是对于减税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时间性的问题,例如,如果退税在第三季度末收到,家庭可能就没有机会花掉它,或者把它存起来用于圣诞节花销”。

“同样,家庭也可能变得更加谨慎,诸多家庭主动选择储蓄更多收入,改善自身财务状况。

圣乔治(St George)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亚努·陈(Janu Chan,音译)说:“[从减税和降息]对增加收入中显示,消费者支出可能在之后有所提升,但我们预计影响不会太大,尤其是在短期之内”。

西太平洋银行的月度消费者情绪调查支持了这一观点。这一调查的受访者对经济前景和他们个人的财务状况越发悲观。

房地产市场自11月份出现了全国房价19个月来的首次年度增长,这一刚刚冒出的萌芽预示着房地产市场正在复苏之中。

“强劲的房价增长并不总对消费者信心有帮助,”REA集团的内里达·科尼斯比说。

“与拥有多处房地产的婴儿潮一代现在的感受相比,一个30多岁的悉尼租房者试图进入市场的感受会大相径庭。

“我认为房价上涨本身不足以让消费者再度开始消费……我们真的需要看到工资开始上涨、失业率下降或更多的减税措施。”

就业网站Indeed的经济学家卡拉姆·皮克林(Callam Pickering)赞同工资增长是关键因素的说法。

“只要工资增长保持低位,我们就应该预计家庭消费将以中等速度增长,”他说。

2020年官方利率将停在哪里?

简而言之:0.25%

在接受问卷调查的11名经济学家中,9人预计到2020年底,澳联储将再降息两次,将现金利率降至0.25%。

此前,2019年曾有关三次降息,使官方利率降到了0.75%的历史低点。这几次降息其中一部分利益转给了房屋贷款借款者,但不是全部。

澳新银行高级经济学家费利西蒂·埃米特(Felicity Emmett)说:“作为对失业率上升的回应,澳联储可能会在[明年]2月和5月再降息两次,但到了[今年下半年],我们预计领先指标将会走高,[澳联储]将固守,除非受到冲击”。

其余两位经济学家-REA集团的内里达·科尼斯和BIS牛津经济的萨拉·亨特预计官方利率将进一步下调至0.5%,但亨特博士却认为她的预测存在下行风险,因此认为0.25%是一种可能。

今年,澳大利亚央行行长菲利普·洛(Philip Lowe)表示,如果有必要的话,央行将准备做“非常规的事情”。

然而,经济学家们对2020年是否会是澳大利亚央行采取量化宽松政策的一年却存在分歧。

资本经济的马塞尔·提里安特预计,量化宽松计划将于今年下半年启动。

“我们怀疑澳联储会购买政府债券,而不是其他资产,”他说。

Indeed公司的卡拉姆·皮克林认为,如果没有进一步的政府刺激政策的话,量化宽松年底前“很有可能”开始。

但并不是每个经济学家都认为量化宽松是一个可能性。

“尽管澳联储最终需要引入量化宽松的风险很大,但我们的预测显示,2020年不会有触发[新一轮量化宽松的]因素,”澳新银行的的埃米特女士说。

我不相信它会轻易走这条路,”IFM投资者的亚历克斯·乔伊纳也表示赞同。

你如何评价澳大利亚明年陷入经济衰退的可能性?

简而言之:可能性不大

澳大利亚已连续28年没有出现过经济衰退了,预计明年也不会改变这个现状。

对于那些愿意对澳大利亚2020年陷入衰退的风险进行数值评估的经济学家来说,预测的可能性从5%到30%不等。

技术性经济衰退被定义为连续两个季度出现经济萎缩。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要想最终出现这一结果,还需要一场巨大的冲击。

卡拉姆·皮克林说:“由于高人口增长,澳大利亚不太可能会出现技术性经济衰退……也就是说,对许多澳大利亚人来说,他们好像已经感到了好像自经历经济衰退一样,[目前],就业状况不稳定,工资增长令人失望”。

联邦银行的加雷思·艾尔德同意人口增长将支撑整体需求,但他也指出,“人均经济衰退和失业率上升”是真正的风险。

尼基·亨特利指出,如果这些风险增加,“仍有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力量可以使用”。

澳元会怎样?

简而言之:不会变化太大

经济学家们对澳元与美元的兑换率的预测从64美分到71美分不等。

这些预测的下限是自八月以来,从兑换率67-69美分这一区间的进一步下滑。

展望:2020年的澳大利亚经济将会何去何从?
(彭博社提供:澳元在2019年间对美元的贬值走势表)

澳联储希望澳元贬值,这有助于提高澳大利亚的国际竞争力,但由于其他国家央行也在降息,这可能将难以实现。

IFM投资者的乔伊纳博士说:“全球货币政策的触底竞赛将限制澳元的任何实质性进一步贬值,各国央行都希望本币贬值”。

“在没有大宗商品价格受到冲击的情况下,澳元兑美元汇率最有可能在67美分至71美分的区间内,”Indeed公司的卡拉姆·皮克林说。他指出,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可能会导致澳元汇率跌至60美分的低位。

澳大利亚经济最大的潜在惊喜

简而言之:事情进展得比预期的快

大多数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的经济学家表示,最大的惊喜是,情况会变得比预期更好、更快、更大。

对一些经济学家来说,令人吃惊的是,如果他们认为最需要的东西能够兑现。圣乔治银行的亚努·陈说,就他而言是政府“为经济增长提供了强劲提振的重大财政政策刺激”。

BIS牛津的萨拉·亨特认为,出人意料的刺激措施可能是以提前实施2023财年及以后所得税减税的方式。

“如果我们看到政府准备在明年预算中削减所得税的迹象,这将进一步提振人们的支出,”她说。

房地产是步入2020年的另一个首要问题。今年年底这方面出现了积极的好转,但尚未触及到其他经济领域的复苏。

AMP资本的戴安娜·穆西娜预测房价将会上涨10%,因此上涨15%至20%将是一个令人吃惊的结果,这“可能会看到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ustralian 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 简称APRA)再度使用宏观审慎工具”。

马塞尔·提里安特说:“如果房价继续以目前的速度上涨,房价将很快变得极其难以承受。这可能会导致房价再次下跌”。

其他经济学家则在海外寻求意想不到的经济发展。

“全球经济的提升提振了本地的情绪,推高了大宗商品的价格,激发了扭转经济的信心,”对于德勤进入经济公司的尼基·亨特利来说这才是最大的惊喜。

总的来说,一群经济观察人士期许着2020年澳大利亚会出现一个对经济具有正面意义的惊喜,但并不抱有希望。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