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澳洲山火肆虐,专家称居民每年交200澳币就能解决!气候成本究竟值多少?


阅读导航

  • 前 言
  • 山火肆虐,总理休假
  • 新州大火,危及电站
  • 气候变化,应对成本
  • 结语

前 言

澳大利亚多地高温持续,山火肆虐。

消防员精疲力尽、数百万公顷土地被烧、近百所房屋被毁……

这个时候,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却休假了,社交媒体上炸开了花。

对于有史以来最为严重、久扑未灭的山火,专家们支招,澳大利亚居民每年贡献200澳币即可解决问题。

那么,每年多花几百澳元真的会有所不同吗?澳大利亚居民会愿意掏这200澳币吗?

1

山火肆虐,总理休假

有人发推文称,莫里森和妻子珍妮还有两个女儿周一(12月16日)被看到登上去夏威夷的飞机。

批评人士对总理放假纷纷表示失望和气愤,原因是目前新州、昆州和西澳多个地方发生林火危机,用莫里森的话来说,“国家灾难(national disaster)”仍在持续。

不少人直接拿此事和前维州警务处长Christine Nixon作比较,后者因为在2009年黑色星期六林火发生期间外出吃大餐而倍受嘲笑。

对于莫里森的行踪,总理办公室也不愿回应,只是确认本周由国家党领袖兼副总理Michael McCormack主持大局。

在接受7号台采访时,莫里森发言人表示称:“我们从来不会说他去哪了。”

”他离开两天,跟他家人和孩子一起。”

对此,澳大利亚联邦外交部长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表示,总理在圣诞节前“完全有权休假”,因为1月份的行程已经完全排满,莫里森需要对印度和日本进行国事访问。

对于有关莫里森没有立即解决山火危机、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的说法,佩恩也予以进行了反驳。

同一天,新州消防和救援长官、气候行动救援组织创始人格雷格·穆林斯(Greg Mullins)呼吁召开紧急全国性峰会,以填补莫里森政府在气候变化及其问题上留下的“领导真空”。

2

新州大火,危及电站

到周一下午5:45分为止,新州有 109场森林大火还在燃烧,其中64起没有控制住火势。

在未来几天内,新州部分地区的气温将攀升至40度以上。

新州气象局预测,周四(12月19日)新州和堪培拉地区的温度将达到40度,而新州内陆西部地区,温度将达到46度左右。

鉴于此,新州消防局宣布,从周三(12月18日)零点开始,整个新州将实行为期四天的全面消防禁令,禁止在室外点燃明火。

随着本周新州最高气温可能最高达46度,让人担心Gospers Mountain 的“超级大火”可能破坏附近的大型电站和煤矿。

尽管,新州乡村消防组织(RFS) 的志愿者们在余烬中保住了Mount Piper电站、Springvale煤矿以及Lithgow附近被弃的 Wallerawang 煤矿。

但是,这些地区仍有残余火势未能扑灭。

考虑到Mount Piper电站提供新州10%的电力,大火可能威胁到该地区的电力供应。

另外,Springvale煤矿上周就因为火灾威胁而关闭。但是,环保组织警告称,一旦火烧到了这些煤矿,就可能持续数周、释放有毒烟雾,加剧新州和悉尼的空气污染。

尽管消防员已经在竭尽全力应对有史以来最为糟糕的山火频发季节,但是前景并不乐观。

东海岸大部分地区发生火灾的可能性均高于正常水平,更大的威胁已经扩展到维州北部、昆州北部以及塔州海岸。

丛林大火和自然灾害合作研究中心(BNHCRC)首席执行官Richard Thornton博士表示,

“这是火上浇油,今年的火季很早就开始了,而且在新州、昆州大部分地区都很严重,最近西澳也发生了山火。”

3

气候变化,应对成本

随着大火燃烧和热浪来袭,气候变化再次成为我们国家意识的前沿话题。

气候变化似乎很棘手,数十年来一直困扰着澳洲政治。

一项针对54,000多名澳大利亚居民的全国性调研结果显示,让他们彻夜难眠的头号大事就是气候变化。

当被问到他们个人愿意花多少钱来帮助应对气候变化时,数目不尽相同。

有些人不愿意花更多钱(21%),有些人乐意花数千澳元(9%),大多数受访者则介于这两者之间。

平均而言,澳大利亚居民表示愿意每年支付不少于200澳元。

那么,每年多花几百澳元真的会有所不同吗?

这个数字听起来可能并不多。

但是,即使我们按照澳大利亚居民的最低支付意愿计算,总支出加起来也会超过40亿澳币。

相比之下,联邦政府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上的花费还不到这个数字的一半,而在国防方面的花费却几乎是其十倍。

例如,仅一艘攻击级潜艇的成本预计至少66亿澳元。

花了这些钱,可以得到什么?

澳大利亚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Richard Denniss表示,有了40亿澳元,我们可以为约100万所独栋屋安装屋顶太阳能系统。

以这种速度,在十年内,澳大利亚所有1000万所独栋屋将拥有太阳能系统。

Denniss博士说:“要知道,如果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这样做,那么大多数人在接下来的20年中将获得几乎免费的电力供应。”

或者,用这笔钱,每年我们可以为大约一半的房屋配备家用电池系统。

据法国能源公司Neoen透露,南澳的巨型特斯拉电池价值9000万澳元。按照这个价格,我们一年可以购买44个。

除了有助于管理高峰需求并减少南澳对天然气发电的依赖,Neoen估计其电池在运营的第一年就为消费者节省了5000万澳元。

或者,我们可以每两年资助与雪山水电2.0计划同等规模的项目,还有钱剩。

大雪山水电的工作原理就像一块巨大的电池,存储的能量可以在没有太阳、没有风时“打开”。

大雪山水电2.0将在给定的时间内存储足够300户家庭用电一周的能源。

或者,我们可以每年为100万家每家分配4,000澳元来优化能源效率,如隔热、智能电表和节能电器等。

从收入最低的家庭开始,这将大大减少电费以及温室气体排放。

Denniss博士说:“每年40亿澳元可以做很多,很多非常迅速地减少排放的事。”

如果40亿不够?

如果40亿澳币不够怎么办?

澳大利亚气候工作组织首席执行官、前银行家Anna Skarbek说,可以利用40亿澳元来获得更多收益。

例如:我们可以用40亿澳元直接购买8万辆电动汽车,或者为购买电动汽车提供补贴。

假设我们给电动汽车提供1万澳元的补贴,使其比汽油车更便宜。

对于企业和个人而言,购买便宜的电动汽车将具有经济意义。

这样,40亿澳元将促进购买价值200亿澳元的电动汽车,从而使40万辆汽油车离开道路。

Skarbek 说道:“如果用于混合投资的方式来释放更大份额的私人成本,事实上40亿澳元可以做很多事。”

从我们这笔钱里注入资金可以消除投资者在新的清洁技术上的风险,而这通常是启动一个可以盈利的行业所需要的。

真的有人愿意每年掏200澳币吗?

虽然还有没一个气候基金可以让我们每人每年捐200澳元,但专家说有类似的东西。

我们大多数人把年收入的一部分存入自供养老金。如果能把这部分资金引入一个气候基金中,那么40亿澳币则会很快积累起来。

目前,澳大利亚拥有全球养老金里的钱加起来数额巨大——多达2.9万亿澳元。

澳大利亚居民平均每年往养老金里存9000澳元,这是我们说要捐到气候资金里的钱的45倍。

Denniss博士说:“任何有兴趣把更多资源导向可再生能源的人可以将其养老金转存到100%无化石燃料基金里。”

清洁能源金融公司(CEFC)的行业合作伙伴Ironstone Capital已经表示,养老金和管理型财富基金对可再生能源投资机会的需求已大大增加。

Skarbek女士说,与其将向清洁能源的过渡视为澳大利亚的经济负担,不如说是看到我们可以抓住的机会。

“这是对这一部门的长期投资。与工业发展有关,是国家繁荣的问题。”

END

作为巴黎气候协定的签署方,澳大利亚曾承诺在2030年前减少电力行业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以2005年排放量为基准减少26%。

但是,在澳大利亚政坛,气候变化往往和成本、利益等字眼联系在一起。

2018年特恩布尔遭到逼宫下台,国家能源担保计划就是一个直接的导火索。

但是,如上文中Denniss博士所言,应对气候变化首先要消除一个误区,即它过于昂贵,而我们无能为力。

他说:“我们总是说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很昂贵,我们没有办法做到。”

“但是,我们身在一个民主国家。我们可以做出我们想要的任何决定。认为澳大利亚负担不起这些事情是荒谬的。”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