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比过劳更可怕的隐形健康杀手,近一半澳大利亚人都身受其害

阅读导航

  • 前言
  • 比癌症更需要引起当代澳洲人重视
  • 在澳洲,哪些人更易患上孤独癌?
  • 在应对这个问题上,或许可以借鉴来自日本的经验

前言

不管是在中国还是澳大利亚,人们的寿命都在不断增加:

过去七十年来,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从1949年的35岁提升至2018年的77岁,整整增长了一倍以上;

而根据澳大利亚健康与福利研究所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出生于2015-2017年间的澳洲男性,预期寿命为80.5岁,女性则预计会活到84.6岁,在世界上排名第八。

随着社会饮食与医疗水平的不断提升,死亡似乎看起来在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有时候却又离我们很近很近。

11月27日凌晨,年仅35岁的演员高以翔在浙江录制综艺节目《追我吧》时不幸猝死,也触发了人们对于职业环境安全性与过劳工作带来的健康隐患的担忧。

但更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还有另一种更容易被人忽略、也更有杀伤力的“病症”,正在不知不觉地侵蚀并缓慢杀死越来越多的当代人。

——它就是社交绝症(social cancer),也被称为“孤独癌”。

1

比癌症更需要引起当代澳洲人重视

事实上,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人选择了“孤身一人”。

据ABS统计,2016年在澳大利亚约有四分之一(24.4%)的人独居,而在1991年,该比例仅为五分之一。

而根据ABC基于5万个澳大利亚人样本的调查统计,仅有54%的人表示自己“极少”或“从未”感到孤独。

但绝大多数人都往往无法意识到,孤独所带来的危害严重程度之大。

在一项由昆士兰大学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发起的联合研究中发现,当人们被要求对他们在将各项因素按照对于健康的重要程度从高至低进行排名时,“社交融入与社会支持”在被排在了名单的末尾。

说实话,在关于医疗保险与养老金规划满天飞的报道和广告之外,你上一次看到关于合理规划社交生活的内容是什么时候?上一次医生提醒你孤独会带来的健康危害又是什么时候?

这些事实都反映出:当我们在讨论健康问题时,我们常常不会联想到“孤独”这个因素。

但实际上,在澳大利亚治疗癌症不断出现突破的今天,人们同样亟需对孤独这个新型健康杀手拉起警报。

正如著名外科医生蒙菲(Vivek H. Murthy)说过,“对于孤独的人们来说,缺乏社交活动与每天抽15支香烟几乎没有区别,甚至比暴饮暴食症对于健康的影响更大…如果更深层次地去看待这个问题,你会发现孤独甚至可能触发心血管疾病、抑郁、焦虑与老年痴呆症的更高风险。”

实际上,一份在2010年经整理并分析了近150项研究的分析报告,也充分地强调了缺乏社交融入和社会支持对健康带来的影响。研究发现,孤独比不良饮食、肥胖、饮酒和缺乏锻炼等因素增加死亡的风险更大,并与重度吸烟带来的危害程度持平。

而对于退休人士来说,他们的社会关系质量对其身心健康的影响力,实际上是其经济情况的足足四倍。

2

在澳洲,哪些人更易患上孤独癌?

在澳大利亚,有一些人比其他人更易患上孤独癌。

事实上,根据ABC调查结果显示,在澳洲有四类人群的孤独问题更为显著:

1. 年轻人

虽然在我们的刻板印象中,一个孤独的人通常是一个年事已高的人,但统计反映的现实却出现了惊人的反差:

实际上,约有三分之二的澳洲老年人表示自己“极少”或“从不”感到孤独;

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18-24岁的人群中,只有三分之一表示自己“极少”或“从未”感到孤独;30%的年轻人表示“经常”或“总是”感到孤独。

“虽然社交网络上的朋友越多越多,现实生活中说得上话、见得着面的朋友却越来越少”,一位受访者说。

2. 住在市中心的人

而打破的第二个关于孤独的刻板印象,是地理位置。

实际上,与住在远离人潮拥挤的郊区地区的人们相比,住在市中心的人们反而更容易被孤独感所困扰。

调查表明,在市中心只有20%的人表示自己“从不”感到孤独,低于郊区比例的15%,但与住在郊区的人们相比,却有更高的几率“偶尔”、“经常”或“总是”感到孤独(50%比42%)。

判断是否孤独的最便捷方式之一,是你能不能在邻居那借到两千块钱 / 原图来源:墨尔本设计学院

3.“一国党”支持者

有意思的是,这项调查还显示,不同党派的投票支持者感到孤独的可能性也有不同。

实际上,在汉森(Pauline Hanson)的一国党支持者中,近十分之一(9%)的人表示“总是”孤独,而其他政党的支持者比例都普遍在大约2%上下。

Pauline Hanson(右) /  来源:Liam Kidston

这或许也意味着,这些人与社会上“大多数”相脱节的经历与感受,往往会促使他们在边缘政治运动中找到慰藉。实际上,这也是不少极端主义者的发展轨迹。

4. 低收入者

这可能是影响澳大利亚人是否感到孤独的最明显的因素:贫穷。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显示,贫穷是影响人们健康最大的因素之一,尤其是在抑郁症和其他精神疾病方面。

实际上,在澳大利亚每周收入低于600澳元的人们中,有21%的人表示“经常”或“总是”感到孤独;而每周收入超过3000澳元的人的比例,甚至不到该数字的一半(10%)。

也就是说,如果你足够幸运,当你退休时有很多钱的时候,那么你就可以有经济能力维持和建立社会关系。

但如果并没有那么幸运呢?

一位受访者讲述了她如何在食物和乘坐公共交通之间做出权衡与选择。

“你知道,我得想想我能用2.50澳元做些什么。那是一包吐司的价钱”。这位72岁的独居女性表示,她甚至负担不起周末去教堂的费用。

她补充,“教堂里其实有一个针对老年人的社交俱乐部,他们组织活动很活跃,但我们不能去参加活动…有时候我觉得做一些对我有吸引力的事情会很好,是的。他们可能有一个下午在别人家里,每个人都被要求带一盘食物。但你看,我并没有钱这么做。”

另一位受访者表示,“你确实很沮丧,我相信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会自杀…我曾经想过,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真的认为这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你知道的…我为这些人感到遗憾,因为这确实很难,一旦你呆在里面,就像陷入沼泽一样。有时候,我不得不告诉自己,’站起来,走出去,去超市’…’假装你需要买点土豆什么的’。”

3

在应对这个问题上,或许可以借鉴来自日本的经验

正如澳洲联邦议员安德鲁·贾尔斯(Andrew Giles)曾在演讲中说:“我相信,我们需要考虑把如何应对孤独作为澳洲政府的一项责任。”

比如在社区建设方面,如何更好地打造在家与工作环境之外满足社区活动的高质量“第三空间”,一直都是在澳大利亚的城市规划中经常被关注的一个问题。

其实在应对孤独这个问题上,或许日本是世界上最有经验也最有资格回答的国家。

在日本,Kudokushi(孤独地死去)已经成为这个国家的主要问题之一:独居在家的人们突然死去,邻居或家人或许需要很久之后才意识到不对并发现尸体。于是,为了满足这些独居者的需要,当地市场萌生了一些新的服务,比如在某人独自在家死亡后进行家庭清洁的服务。

此外,人工智能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吃播”、“云养猫”等网络播客服务的兴起,也重新定义了人们在新时代建立社交联系、与孤独作斗争的方式。

“如果不能打败孤独,那就学着拥抱它。”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