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澳元贬值、房价下跌、澳洲损失逾12万百万富翁

阅读导航

  • 前言
  • 澳元贬值、房价下跌、澳洲损失逾12万百万富翁
  • 房产成为富人标配
  • 澳洲各地富豪俱乐部的门槛
  • 澳洲贫富差距并没有预期的糟糕

前言

根据全球金融服务机构瑞信(Credit Suisse)发布的《2019年全球财富报告》,过去一年,多达12.4万澳大利亚富人跌出了“百万富翁”的榜单,为所有国家/地区中降幅最大的一个。

澳元贬值、房价下跌是导致澳大利亚百万富翁人数减少的两大主要原因。

但是同期,澳大利亚拥有十万美金的成人比例却是全球最高的,达到66%。仅有7%的澳大利亚居民净资产低于10,000美元。

作为通往富豪阶层的标配,不同地区高档房产的门槛差异明显。其中,悉尼著名富人区高档房产门槛接近千万,但是在达尔文,拥有百万级房产即可打败98%的房主。

1

澳元贬值、房价下跌、澳洲损失逾12万百万富翁

全球金融服务机构瑞信(Credit Suisse)于近日发布了《2019年全球财富报告》。

报告显示,过去一年,多达12.4万澳大利亚富人跌出了“百万富翁”的榜单,为所有国家/地区中降幅最大的一个。

采用美元作为计量单位,这份报告对全球家庭财富情况进行了统计和排名,即家庭拥有的金融资产和不动产价值减去负债。截至今年9月,澳大利亚拥有118万百万富翁。

数据显示,就平均财富而言,澳大利亚已经从2018年全球排名第二富有的国家跌落至2019年的第四位。澳大利亚成年人的人均财富已从411,060美元(599,000澳元)降至386,060美元(564,069澳元),仅略高于2011年的384,640美元(561,028澳元)。

除财富均值出现下滑外,澳大利亚2019年的财富中位数同样录得下跌,从2018年191,453美元的峰值水平降低至2019年的181,361美元,被瑞士以227,891美元的中位财富反超。

报告指出,房价下跌和澳元贬值是导致澳大利亚百万富翁人数大幅减少的两大主要因素。

瑞信澳大利亚首席投资官安德鲁·麦考利(Andrew McAuley)表示:“这份报告表明,房子汇聚了居民大量的财富。因此,房地产对消费者信心和经济活动至关重要。”

他说:“2018年至2019年期间,澳大利亚整体住房价格下跌了6%,为报告中唯一一个跌幅超过2%的国家。”

报告指出,高水平的实物资产不仅表明土地和自然资源相对人口禀赋更大,并且也从侧面反映出大城市房价“贵”。

在接受澳媒采访时,麦考利表示,澳大利亚在2019年的排名下滑证明当地居民财富过度暴露于单一资产类别。

数据显示,包括房产在内的非金融资产占澳大利亚总的家庭财富资产比例高达58%。相比之下,美国仅为35%、日本为39%、瑞士为45%。

他说:“对于投资者来说,拥有多资产类别的投资组合,混合海外资产和澳元资产至关重要。”

同时,麦考利也表示,增加对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和印度)的暴露尤为关键。过去一年,中国和印度两国居民总财富分别增长了3.1%和5.2%。

2

房产成为富人标配

如上文所述,房产占澳大利亚总的家庭财富资产比例高达58%。可见,房产是澳洲富人的标配。

另据全球知名地产咨询机构莱坊(Knight Frank)提供的数据,澳大利亚净资产超过3000万美元(4480万澳币)的超高净值人士中,住宅物业占总财富的比例超过三分之一(35%)。平均每位超级富豪拥有至少三处住宅。

到2019年底,超级富豪中有六分之一可能会在澳大利亚购买第二或第三套房屋。

莱坊澳大利亚研究主管米歇尔·西耶尔斯基(Michelle Ciesielski)表示,超级富翁们并不局限于一处住房,他们往往拥有主要的家庭住宅、市区住房和乡村庄园。

例如,澳大利亚科技巨头、亿万富翁迈克·坎农·布鲁克斯(Mike Cannon-Brookes)已经拥有了全澳最贵的一处庄园。但是,他近期又斥资1450万澳币买下了新州南部高地一处占地155公顷的物业。

以澳大利亚地产巨头联实集团(Lendlease)位于Barangaroo的“悉尼1号(One Sydney Harbor)”开发项目为例,三栋大楼中最高一栋的两层顶层公寓和次顶层公寓,已经通过预售形式卖给了一位澳大利亚居民,成交价超过1.4亿元,创下了全澳最贵住宅的纪录。

整个项目的预售金额已经超过10亿元,其中许多买家都是本地客户。

根据澳大利亚房产研究机构CoreLogic发布的最新数据,截至今年9月的一个季度内,高档住房(房价最贵25%的住房)涨幅为3.6%,明显高于中档住房(中间50%的住房)1.4%的涨幅和低档住房(房价最低25%的住房)的0涨幅。

事实上,多名地产中介表示,澳大利亚两大首府城市,悉尼和墨尔本买房人的经济实力不容小窥。在新一轮房价回升的过程中,两地买家目光瞄准的都是热门地区的高档住宅。

3

澳洲各地富豪俱乐部的门槛

既然在澳大利亚,房产已经成为富豪的标配,那么单单就房产一项而言,想要迈入富豪俱乐部,在各地需要怎样一套住房?

最新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不同地区2%的豪宅和98%住宅之间的分界线并不统一,差异非常显著。

根据澳大利亚房产研究机构CoreLogic提供的数据,就悉尼整体而言,您需要拥有一套价值321万澳币的独栋屋才能排进当地2%的高档住宅。就公寓而言,2%对比98%的门槛是188万澳币。

少数富人区的这一门槛更高。例如,在悉尼东部Woollahra地区,如果您想要进入2%的富人俱乐部,那么您至少得拥有一套价值816万澳币的房产。排名第二和第三的依次是Mosman(779万)和北悉尼(604万)。

在墨尔本,独栋屋和公寓的这一门槛分别为253万澳币和119万澳币。位居榜首的是内东区Stonnington,2%和98%的分水岭则是一套价值688万澳币的房产。另外,墨尔本市和Boroondara的这一区分门槛则为大约390万澳币。

无一例外,这些数字都远远高于同一座城市的中位房价。

CoreLogic研究主管Tim Lawless指出:“在全澳范围内,如果您想排进前2%,至少得拥有一套价值216万澳币的独栋屋(高出中位价160万澳币),或者一套价值143万澳币的公寓(高出中位价93万澳币)。”

4

澳洲贫富差距并没有预期的糟糕

全球范围内,位于金字塔尖、最富有的1%人群中,澳大利亚占比2.6%。同期,澳大利亚成人仅占全球成人人口的不到0.4%。

此前,澳洲经济学家参照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指出,澳大利亚最富有的10%群体掌握了全国超过50%的财富,较截至2016年的四年内比例显著上升。

相比之下,中产阶级所拥有的财富比例则出现下降。即40%-90%的居民家庭占澳大利亚整体财富的比例为47.1%,低于2012年的49.1%。至于最贫穷的40%的家庭,他们仍然只占国家财富的2.8%。

但是,在全球范围内,澳大利亚的贫富差距、收入分配不均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

瑞信澳大利亚银行业务负责人迈克尔·马尔(Michael Marr)指出,澳大利亚的基尼系数(财富分配不均的衡量指标)为66%,远低于加拿大(72.8%)、英国(74.6%)、德国(81.6%)、印度(83.2%)和美国(85.2%)。

调查发现,澳大利亚成人中拥有财富超过10万美金的比例高达66%。报告作者指出,这一比例高于全球任何一个国家,大约为世界平均水平的六倍。

另外,仅有7%的澳大利亚居民净资产低于10,000美元。

马尔说道:“在报告的所有国家中,澳大利亚仍然是收入分配最均匀的国家之一。”

END

报告也指出,尽管过去一年澳大利亚的平均财富下降了6%,并且在全球榜单上的排名也出现下降,但是澳大利亚的财富增长前景依然坚挺。

瑞信澳大利亚银行业务负责人迈克尔·马尔(Michael Marr)说道:“尽管自2018年报告以来,澳大利亚的经济环境变得更具挑战性、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低于趋势水平、房地产市场表现疲软,但是整个投资市场的增长确保了澳大利亚在全球最富有国家排名中始终占据一席。”

参考来源:

https://www.afr.com/property/residential/australia-s-super-rich-population-to-grow-by-20-per-cent-20191001-p52wjd

https://www.afr.com/wealth/personal-finance/australia-loses-124-000-millionaires-due-to-dollar-property-prices-20191021-p532le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