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终于加入低息俱乐部!经济何去何从引全球关注

全球金融危机过了十多年,澳大利亚人依然对全球经济政策制定者为克服低速经济增长而祭出的非常规政策的奇特武器感到困惑不解。 

在中国推动的大宗商品繁荣的庇护下,诸如“负利率”、“量化宽松”以及“直升机洒钱”等奇特的术语完全就是“外国话”。 

随着今夏澳大利亚的官方现金利率四舍五入趋近于零,全世界面临的低增长困境终于在澳大利亚海岸登陆。 

澳大利亚经济发展委员会(CEDA)负责人西伦托(Melinda Cilento)说:“我想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澳人在场边观望世界其他地区的情况,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我们一直望着远方,说:

『在欧洲和美国,情况肯定是真的很严重了』。但这周突然之间,一切都变成了:『哇,我们现在跟他们一样了』

事情开始变得有点奇怪。在决定不把降息全额传递给借款人时,联邦银行(CBA)指出了一个奇怪的事实:

它已经为1600亿元的存款支付了零利率——或微乎其微的利率——这相当于澳人全部存款的四分之一。为了维持利润率,银行必须降低支付给存款人的利率,以抵消借款人利息收入的损失。而再下一步,就是对存款人把钱放在银行这件事收钱了。

瑞士和丹麦的存款人正在支付这种“负利率”。但这是不正常的。到目前为止,它尚未在这里发生。.

Shaw and Partners的银行分析师勒梅瑟里尔(Brett Le Mesurier)猜测,储行下一次减息25点时,银行只会传递约13或14个基点。“这取决于他们给储户带来多少痛苦。” 

由于当前利率处于历史低位,人们对储行的行动是否恰当提出了严重的质疑。本周新数据显示,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在9月份反弹了1.7%,引发了人们对房地产泡沫再起的担忧。 

前储行行长格伦威尔(Stephen Grenville)认为,利率并不是阻碍经济发展的因素,并警告说,追求超宽松利率设定会增加“风险”。

他警告说,低利率对房屋价值有不良影响,“就负担不起的住房和家庭过度借贷的全球排名而言,我们已经登上了领奖台”。他说,归根结底,对货币政策的过度关注忽略了解决低增长问题的另一个关键部分:财政政策-政府的税收和支出决策。

CEDA的奇伦托(Cilento)赞同,政府可以做更多的工作来消除对商业投资的束缚,包括更加明确地说明关键的技术工人签证,并对新的投资实行更大的补贴。 

咨询公司Port Jackson Partners的经济学家康利(Blair Comley)表示:“澳大利亚的长期问题是,工资增长受到抑制会加剧这种『谁在受益?』的感觉。” 他总结说,在这种情况下,储行本周采取的行动——试图将有工作的好处扩大到尽可能多的澳人身上——是完全合理的。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