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精选

逃离的富人、受伤的中产!澳洲财政预算喜提未来十年“大盈余”的真相

阅读导航

  • 十年最低的GDP增长 vs 十年财政盈余537亿澳元的宏图
  • “减税”后的3930亿澳元税单,从谁的口袋掏钱?
  • 澳大利亚最受伤的中产阶级
  • 结语

1

十年最低的GDP增长 vs 十年财政盈余537亿澳元的宏图

“现实越残酷,理想越美好。”

这句话用于形容如今澳洲政府对于经济发展的态度,是再贴切不过了。

一方面,是澳大利亚的GDP经济增长速度,已经降至当年全球金融危机刚结束没多久的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据最新统计结果显示,经季节性调整后,澳大利亚的国内生产总值在今年第二季度增长了0.5%,今年迄今增长了1.4%,与2009年第三季度创下的最差年增长率相当。

而另一方面,是澳洲议会预算办公室9月26日公布的预算与长期预测的年度报告中,给出的宏伟目标:

联邦财政预算将在2029-30年将出现537亿澳元的盈余——这也将会以1.6%的GDP,成为自2007-08年霍华德执政时期以来最大的盈余。

说实话,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惊讶。

——毕竟早在今年4月公布的2018-19年联邦预算和最终预算报告中,我们就知道了这一点:

联邦财政预算正在“快马加鞭”地走出赤字,并将在未来十年保持盈余。

然而,在这笔光鲜的预算盈余成绩的背后,真正被牺牲的又是谁呢?

2

“减税”后的3930亿澳元税单,从谁的口袋掏钱?

事实上,澳洲议会预算办公室在最近发布的这份报告中,已经明确给出了这个问题答案:

“这一期间下半阶段的财政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源自个人所得税的预期增加。”

虽然该报告指出,不少影响因素都贡献了澳洲联邦政府未来十年的预算盈余:

其中一个因素便是政府开支在未来十年的大幅下降,下降幅度相当于GDP的1%,使政府开支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4.9%左右降至23.9%左右。而这些开支减少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将来自更严格的政府支出标准以及限制支出增长的措施。

但是报告同样指出,这一因素其实很难持续维持影响:

“过去几年看到的开支限制,在今后几年中可能越来越难以维持,因为实行限制的时间很长,而一些支出领域可能出现压力,并可能需要财政刺激;同时应该注意到的一点是,该因素对预算收支的预期改善是温和地收缩性的。”

这份报告实际上温和地阐明了一个事实:

政府限制开支的时间越长(例如,通过对获得福利施加严格的条件,以及利用收债机构来收回所谓的多付款项),就越难做到这一点;与此同时,政府可能需要通过计划没有考虑到的方式进行支出,包括在经济衰退时采取支持经济的措施。

这也意味着,严格控制支出对预算带来的影响力十分脆弱——而实际上“挑起顶梁柱”的,归根究底还是个人所得税的增长:

“即使在考虑到澳洲政府削减个人所得税的所有阶段的因素之后,这一增长仍会发生。待至十年期结束后,增长率将占GDP的约1.6%。”

报告称,在2029-30年,澳洲政府将征收3930亿澳元的个人所得税,占GDP的12%;而在上个财政年度,政府共征取了2230亿澳元,占GDP的11.5%。

而从这份数据中,我们或许还可以嗅到一点“掩耳盗铃”的猫腻:

哪怕澳洲政府已经初步开始实施其1580亿澳元的“三阶段所得税减税计划”,但未来十年的人均所得税征收仍然要比现在高得多得多。

但并不是每一个澳大利亚人,都“享受”了同样的待遇。

事实上,如果将所有澳大利亚人按收入五等分的话,那么位于最顶层、年收入在9万澳元以上的澳大利亚人,并不会多付一分钱(至少,平均来说不会)。

——而这些赚得最多的澳大利亚人,实际上也是唯一一个不用为了保持预算盈余而忍受痛苦的群体。

3

澳大利亚最受伤的中产阶级

根据议会预算办公室中基于政府预期的计算,在未来十年内,澳大利亚收入位于中档的20%人群,将缴纳比原先更多的税款。

到2028-29年,这些人将缴纳占收入18.8%的税款,而不是目前收入的14.9%。

这还是在考虑到澳洲政府在5月份推动议会通过、并在选举中大力推崇的长期减税措施之后得出的结论。

——事实上,如果没有立法规定的减税措施,他们就会需要多缴6.3%的税;而在澳洲政府“慷慨”的减税措施下,他们只需要额外支付3.9%。

换言之,随着更多的收入攀升到更高的税收区间,政府的减税措施确实可以削弱“税级攀升”所造成的一些损害,但并不是大部分。

税级攀升,指通货膨胀将薪酬推高至较高税收区间。比如,通过“税级攀升”过程,通货膨胀使中产阶层家庭承担了原来只针对富裕阶层的个人所得税 / 来源:John Ditchburn

对于倒数第二层的20%的人群来说,情况仍然类似:

他们将从目前缴纳收入5.3%的税收,增长至9.9%,比例几乎翻了一番。

而顶部第二层的20%,也将从缴纳他们收入的22%,升至23.4%;

最底层的20%,这个本来就不用怎么交税的一个集体,则将从支付收入的0.6%升至1.2%。

这也意味着,所有的政府减税措施的结合,确实会使收入最高的20%人群的平均税率将下降,但中等与较低收入人群的平均税率实际上却都将上升;

而其中对于这份预算盈余贡献最大、受伤也最深的,还是我们最熟悉的中产阶级。

END

未来十年的澳洲财政预算,真的会迎来传说中的“大盈余”吗?

对于澳洲总理莫里森与财长弗莱登伯格来说,现在放宽心可能远远为时过早。

议会预算办公室在报告中指出,这份预算是基于对未来十年大部分时间经济增长高于趋势的预测,以及强劲的工资增长。

但澳洲经济是否真的能如预期的方向发展?

事实上,澳联储已经在本月初采取今年第三次降息,至0.75%历史新低,算是已经“没剩下几枚子弹”了;

而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第二季度的经济学家调查显示,到2020年6月,澳大利亚现金利率预期将达到0.5%。经济学家们表示,如果低于0.5%的利率水平,在现金利率接近零的情况下,澳联储启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理由将会更充分。

这似乎成了一场马拉松式的长跑。

在澳洲政府的眼里,当前的经济增长越弱,财政预算对未来经济增长的预测就越强。

可是当澳大利亚的经济到了最疲软、几乎跑不动的时候,就像现在一样:

财政预算或许反而比经济正常增长时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赶得上正常的速度。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